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四四方方一座城
Friday, September 30, 2016 13:45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原标题:四四方方一座城)

  城墙上的风景 王建明/摄

  城门洞里的记忆 王建明/摄

  孙天才

  西安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我常想,当世界各地的人们来这座古城问史访古的时候,假若没有这一圈城墙,这座古城之古可能就要大打折扣了。

  也许有人会问:不是有大雁塔、小雁塔、钟鼓楼吗?但我以为,那些散落的单个存在的建筑,只能算是这座古城的一些历史碎片。也许还有人会问:不是有阿房宫、未央宫、大明宫吗?但我以为,那些荒芜的遗址只是这座古城的几声叹息。真正让人能感受到这座古城的庞大存在,我以为还是这一圈完整的城墙。那种雄浑博大威严厚重的历史文化氛围,那种从城阙每块砖石中逸散的古色古香的气息,都让人深深地感到,那些层叠垒砌的砖瓦木石,就是西安沧桑变迁的史书,就是这座古城的无字碑。

  关于西安城墙的记忆,是从我很小的时候就有的。

  我们村的打麦场,也像一圈城墙,只不过是用黄土夯筑的。夏秋的夜晚,月光朦胧,皂角树下铺满凉席,村人在那里摆龙门阵。有个和父亲年龄相仿的男人,原来在西安制革厂工作,文革时全家从城里回到了乡下。有一天晚上,他背着手来了,弯腰问我们:去过西安吗?我们说:没有。又问:想不想听城里的故事?我们说:想呀,想呀。他就在一块砖头上坐下来,给我们讲了西安城墙的事情。

  他说,西安城墙与咱村这麦场是一样的,也是四四方方。四四方方一座城,里面一层又一层。城里城外都是兵,不知谁输谁会赢……这句话我是记忆深刻的。

  他说,“二虎守长安”的时候,城内是杨虎城、李虎臣的兵,城外是刘麻子的兵。刘麻子是河南人,带着10万大兵汹汹而来。但西安有一圈城墙,杨、李的兵虽少,但闭门不出,以城死守。城墙四面有稍门,有城壕,有吊桥,有瓮城。刘麻子见久攻不下,就把城外十万亩麦子烧了,半边天都烧红了。城里的人没粮食吃,饿死了上万人,但那城墙却像铜墙铁壁,八个月硬是没攻下来。后来,冯玉祥的部队从西边赶来,把刘麻子赶出了潼关。西安有个玉祥门,就是纪念冯玉祥的解围之功。西安还有个革命公园,里面有两个大土堆,那些饿死战死的人都抬埋在那里。于右任有一首诗:名城高挂残晖,燕子犹寻故垒。兵民负土坟前泪,争祭当年饿鬼。这首记忆模糊的诗,包括那个老伯所说的杨虎城、李虎臣、刘麻子、于胡子,都是我后来到西安上学后才确知其内容和姓名的。

  正是从那时起,我就感到西安有一座城墙真好,虽然它与那种血腥悲凉的记忆有关。但这座城墙在我心中却像个有血性的男人,它为陕西人的硬汉性格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和尊严。

  1978年,我到西安上学。一出火车站,就看到一段像是老家打麦场上的那种土墙,残缺的土垣上长满了荒草。但我不知道,那就是“二虎守长安”的城墙。我三姨住在北大街。三姨父是个教师,他们的学校紧靠着城墙。有一天,我跟着三姨夫到学校玩,发现学校的后门外就是城墙。外层的砖已没有几块了,黄土裸露着,墙上还有许多灶火熏黑的窑洞。三姨夫说,那是日本人轰炸西安时,市民挖的防空洞,也有河南人山东人逃荒来挖的黑窟窿,墙上的砖都让人拆了盖房子了。那时的城墙有许多豁口,是人们为方便进出挖的便道。从一条豁口走出去,外墙的砖块坍落成堆,墙体上还有许多脚窝,像爬山的羊肠小道,曲里拐弯蜿蜒着。那时我才16岁,也是出于好奇,就沿着那呈“之”字形的脚窝往上爬。城墙顶上都是荒草,坑坑洼洼的,有许多瓦渣堆,没有垛墙女墙,也没有流水槽、马道和踏步。城楼和角楼都是灰头土脸的。那种破败的样子,让我的心隐隐作痛。这哪里是我心目中的那个英雄气概的男人?那天,阴云密布,像是有暴风雨要来了,天空中有一群群的乌鸦在飞。眼前的这种景况,让我想到了乡下的荒凉的坟地,也让我想到了村里的那位蓬头垢面的老妇人,颤颤巍巍拄着拐杖,迎风站在高高的土崖上……

  三姨父说,这座城墙是明朝人修的。李自成兵临城下时,看到“长乐门”的匾额,对战士们说:若让皇帝长乐,咱百姓就要长苦了。刀剑所指,“长乐门”就被一把火烧光了。辛亥革命举义,八旗兵龟缩在城里负隅顽抗。“安远门”是满人的弹药库,革命新军用火力攻城,一个统治西安二百余年的封建衙门,如同那个统治中国两千余年的腐朽制度,被彻底推翻了。而那个雄伟壮观的“安远门”也在那声震天的爆炸中灰飞烟灭了……

  西安这座城墙自明以降,历经朝代的更迭和战火的蹂躏,却像大漠中的胡杨树一样不倒不死。

  现在的西安城墙有600余年的历史,是在唐长安皇城的基础上修建的。主持修建这座城墙的人叫濮英,是经略甘陕的地方长官。明初的城墙保留了唐皇城的西墙和南墙,以至于现在的西南城角还是圆弧形状,上面有础石没有角楼,但却更显其雍容大度。在清朝的顺治康熙乾隆同治光绪年间,这座城墙都进行过重修重建,但因战争频仍、风雨侵蚀和人为毁损,直到新中国成立时,已破败得不成样子了。文革时期,这座城墙在几度欲被拆除的危厄中大难不死,能够保留下来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前年,北京的一位朋友来,漫步在城墙上,环视着城墙内外槐柳掩映的街巷,“千万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流连忘返,竟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谈到北京城墙被拆时的情景,他眼含泪花。

  我们应该感谢顺治时的陕西巡抚陈极,康熙时的陕西总督白茹梅,乾隆时的陕西巡抚崔纪行、鄂弼。特别是那个叫毕沅的巡抚,是他前往苏州觐见乾隆帝,奉上《奏修西安城墙事》的奏折,才使这座城池延续了周围14公里,占地11.6平方公里的庞大规模。从1781年到1786年,其工期之长,工匠之众,经费之巨,堪称西安城墙工程的历史壮举。西安何其之幸哉。那些匠心独运、笃诚朴实如城砖一样的建设者,更是值得我们敬重和感谢的。

  西安之所以有今天的城墙之福,还应该感谢两个人:一个是富平人习仲勋。在这座城墙是拆是留的争议中,是他之一言九鼎,拯救了这历史的遗存。一个是铜川人张铁民。这位被称为“铁市长”的汉子,顶着压力,展开了一场持续7年的浩繁工程。修旧如旧,与时并新。

  这四四方方一座城,已成为西安特有的历史文化地标。城墙上的每个楼阁每块砖瓦,都蕴含着古城里那些沧桑和奇崛的故事。

  几乎每个礼拜天,我都要到城墙公园走一走,抑或骑上自行车在宽广的城墙上兜兜风。在那些雕梁画栋飞檐翘脊的楼阁中,在一河两岸清粼粼的花树摇曳的倒影中,在高亢的秦腔和凄婉的板胡的旋律交响中,我深深地感到:漫长的岁月并没有磨蚀掉这座古城的自信和尊严,相反,伴随着这种富有青春朝气和气势磅礴的理想,我的心中总是弥漫着一种从未有过的陶醉和自豪。我常常庆幸,生活在这样的城市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我就是在这样的享受中,伴春风夏雨秋月冬雪走过了一年又一年一天又一天……

  西安有这一圈城墙真好!

2016-09-30 13:39:11

原始网页: http://sports.ycwb.com/2016-10/01/content_23164449.htm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