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羊城瞽师:六十年几经沉浮
Thursday, September 22, 2016 16:12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原标题:羊城瞽师:六十年几经沉浮)

  本期导读

  9月3日晚,秋意渐现的中山纪念堂真正是“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一场《粤港澳南音名家汇演》让3000名观众听得如痴如醉。当晚名家汇聚一堂、星光熠熠,广府南音迂回摇曳,然而,双目失明的老艺人、广州瞽师刘志光的演绎却赢得了最多的感动。

  实际上,在广府曲艺团队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失明表演者。失明的男曲艺演员称为“瞽师”,失明的女曲艺演员称为“师娘”或“瞽姬”。瞽师是说唱艺术的重要载体,几番天翻地覆,日新月异。上世纪50年代,驰名省港澳的著名失明艺人何世荣创办越秀失明人曲艺队(后改为“越秀光明曲艺队”),距今已有近60年光阴。何世荣自幼失明,但不失其志而多才多艺,将薛、凡、虾、白、马各派唱腔融为己用,自成“荣腔”(亦称“盲腔”),被誉为粤曲界中的“低音歌王”。

  时过境迁,几经浮沉,随着戏曲行业的日渐衰落,越秀失明人曲艺队转为业余团队,演出逐渐减少,曾一度沦落到将近绝唱的境地,2012年通过越秀区的扶持才得以挽救。如今,会唱粤曲的瞽师越来越少,仅存的几位瞽师如刘志光、莫若文等也早已退休,他们领着微薄的退休金,每周都会到人民公园参加“盲人曲艺”的演唱,让地水南音、粤曲老歌在羊城得以传唱。

  南方日报记者 周豫 实习生 李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拒绝唱“堂会”的瞽师

  南音是广府文化瑰宝,但很多广东人已不识。几乎所有讲粤语的人,都会哼上一句“凉风有信,秋月无边……”尤其是香港电影《胭脂扣》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红遍全国,这几句优美的曲词也为人熟悉,不懂粤语的人也能跟着梅艳芳和张国荣唱上几句——“今日天各一方难见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凉天。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独倚蓬窗思悄然。”

  9月3日的纪念堂之夜,当广州瞽师刘志光出场时,他幽默地对主持人伍燕说:“个个都系巨星,除咗我。”然而,就是这位自称“不是明星”的刘志光,赢得了满堂喝彩。

  刘志光当晚用南音演绎了一曲《大闹广昌隆》,说唱结合,叙事时生猛灵动,感叹处低回宛转,韵味浓郁,加上地道的顺德口音,中气十足,让观众听出耳油。“听着刘老先生那犹如年轻人的玉喉,眼前却是满头白发的失明老人,禁不住听得热泪盈眶!”一位观众说。

  这种“反差”,正是刘志光的个人魅力所在。他不仅唱曲轻松,趣味盎然,言谈也颇为幽默,并不以苦情来煽情。当主持人伍燕问他:“今晚有3000观众来纪念堂听你唱南音,你开唔开心啊?”刘志光说:“好开心啊,不过我冇眼睇啊!”“冇眼睇”原本是广府话里面的一个贬义词,但从刘志光先生口中说出来,却令人捧腹。观众大笑、鼓掌,笑罢,一股心酸与敬佩同时涌上心头。

  作为一位瞽师,他确实看不见。今年69岁的刘志光自小失明,父亲考虑到其谋生问题,在他7岁的时候给他找了一位师傅,叫温丽容,是一名“师娘”。当时整个广州市只有两位唱曲的失明人可以领文化局的俸禄,温丽容便是其中一位。

  刘志光南音唱得好,著名粤曲演唱家黄少梅亦称他为师兄。他声音清越,在高音处自带不可思议的苍凉,但绝不放大或刻意渲染。也许,这种技巧连他自己都不自知,瞽师的世界有着无边的黑暗,他们用歌声的摩擦来触摸心灵的彼岸。或许,这是一种喃喃自语的倾诉,而非某种技艺的表演。曲中人的命运、演唱者的命运以及说唱艺术本身的命运,水乳交融,感人至深。

  这种高明的艺术特色,在刘志光演唱南音名曲《叹五更》时,体现得更为鲜明。

  去年的中秋夜,刘志光通过自己独到的演绎,把失传已久的南音经典作品《叹五更》带回清代十三行所在地、广州繁荣的原点——文化公园,震惊四座。

  后来,有些老板辗转找到他,希望能请刘志光去他们的私人宴会上唱南音,有点像以前大户人家的“堂会”,被他婉转地回绝了。他说:“我行动不方便,出入要麻烦别人,算了吧。”当有人请他帮忙,到推广南音的学术讲座上示范演唱时,他倒是二话不说就爽快答应,且不问报酬。

  盲人曲艺队的波折过往

  79岁的莫若文头发花白,戴着墨镜,步行时需要人搀扶。但他一坐下来,便将二胡放在腿上,整个人腰板立马一直。只见他双手麻利地上下调弦一番,清了几下喉咙,转过头来对他的徒弟郑健明点了点头,在他的示意之下,乐团起奏,一阵悠扬而又韵味独特的地水南音响起,莫若文与团友们忘我弹唱,似乎进入了一片光明的世界。

  莫若文与郑健明均来自广州市现存唯一的失明曲艺队,这支已经成立了60年的曲艺队,几经浮沉。

  粤调南音,是特指产生于清代乾隆、嘉庆年间珠江流域的一种歌乐,而地水南音则是其中一支,专指街头卖唱的盲人所演唱的南音。“这一百年来,地水南音唱得最好的非我师傅何世荣莫属。”曲艺队团长莫若文口中的何世荣即地水南音中“荣腔”的创始人,也是当时闻名粤港的著名瞽师。

  这支曲艺队便是由何世荣创立的。莫若文曾和何世荣一起组队唱曲,曲艺队中79岁的李广生是何世荣的入室弟子。“荣腔”第三代传人郑健明是队中最年轻的,今年也已经60岁。资深作曲家刘荫慈则已80岁高龄,代表作有何世荣演唱的《今昔歌坛》、罗家宝的《普陀奇遇》、陈笑风的《沁园春——长沙》、文觉非的《天上人间同鼓舞》等,光看这些人名,已觉时光飞逝。

  1956年,广州市曲艺联谊会成立(现称“广州市曲协”),联谊会的曲家包括失明人和“开眼人”,由李少芳、白燕仔、谭佩仪、何世荣、胡千里等人担任委员。何世荣就代表失明人,胡千里代表“讲古佬”。当时曲艺联谊会属下共有8个失明曲艺组,但艺术水平参差不齐,何世荣当时便提出了“以大带小,以先进带落后”的建议。1957年3月,8个失明曲艺组按广州市5区合并为5个大组,分别以光荣、光华、光星、光明、光光命名,其中又以光荣曲艺组实力最强。

  何世荣的“威水史”很多人都津津乐道。他们印象里最深的,便是何世荣拿着特制的四弦琴自弹自唱,潇洒无比。“他能唱薛腔、凡腔、虾腔、白驹荣腔、马师曾腔,每唱完一首粤曲,就说: 嘿,各位,等我同各位加唱杂腔! ”何世荣的入室弟子李广生说,何世荣无论唱什么腔,“都唱得惟肖惟妙。”

  当时的凉茶铺一般都是5分钱一杯茶,如果有何世荣等名人来唱曲,就收一毛钱一杯茶。新中国成立初期,何世荣被授予国家高级知识分子的称号。在1961至1962年的困难时期,他还能享受特殊津贴,每月有特殊票证,能到茶楼饮茶吃饭,还分到一套新房,在市二宫附近居住。

  当时,何世荣经常带领失明队出外演出。去乡下演出要坐船,为了赶场,起早摸黑是常事。半夜两三点赶着上船,码头却没有灯,一两个明眼人领着他们六七个盲人,挨个排着队搭着肩,顺着窄长的船板一步步挪到船上,一个稍不留神就会连累全部人掉进海里。

  好景不长,十年浩劫期间曲艺队被迫解散,莫若文和队友们被安排下厂做工。但他们时常禁不住唱曲的欲望。“那时只能唱刘胡兰、唱雷锋,有人偷偷请我到他家里唱古曲,紧闭上门窗,生怕被人举报。”那段时间,莫若文和老伴梁姨生活困苦,一个月只有26元,还有一个女儿需要供养。下了班,他就去卖唱、卖花生,帮补家用。梁阿姨一路跟随,如今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共同度过了52个年头。

  如今的曲艺队仍存在并且每周在人民公园有活动,加上由于队员中吸收了不少“开眼人”,原来的“越秀失明曲艺队”现改名为“越秀光明曲艺队”,一字之差,便令人心生温暖。

  难学无市,第四代传人何处寻?

  可以说,刘志光、莫若文以及郑健明这些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一直唱到今天的失明粤曲演唱家,是广府说唱艺术的瞽师传统保存至今的证明。

  时代变了,辉煌不再。

  上世纪60年代曲艺队一度达到鼎盛时期,当时他们的演出任务很多,多次出席广州市政府部门举办的文艺晚会,还有机会演唱与国家建设发展相关的曲目,很受人民群众的欢迎。

  随着当下传统戏曲行业的日渐衰落,原来的曲艺队随之转为业余团队,大多数成员都在工厂打工,只有闲事才会出来弹唱,由于政府不再对演出作指定性安排,演出数量大大减少。更重要的是,1981年何世荣去世后,已经鲜有人能达到前人的演唱水准。

  莫若文说,这二三十年下来,他只收了一个徒弟,就是郑健明。“我今年79岁了,算是第二代的 荣腔 ,郑健明今年62岁,算是第三代吧,但下面就没有了。”莫若文说。

  如今,真正能较为完整、原生态地演唱广府说唱艺术之瑰宝“地水南音”的,也只剩刘志光和莫若文了。郑健明是莫若文的徒弟,可惜,如今的演唱环境,很难给他能独当一面继续演唱的条件。

  刘志光、莫若文从工厂退休后,领着相当微薄的退休金,但至少衣食能有保障;平日唱曲,只为自娱自乐。刘志光每周二上午会到人民公园参加“盲人曲艺”的演唱,总是一身白衬衣,干干净净,斯文礼貌。他一到来,围观群众的打赏就多,盲人队友们就能增加一点点收入。

  “盲人曲艺”在人民公园定期演出十几年了,以往有曲艺舞台,后来拆了。以前每天有几个曲艺队,现在限定一队,轮期演出。很多熟行熟路的观众,每周二一早就搬着小凳子来听刘志光唱粤曲。不久前,曲艺队的成员在人民公园演唱的时候,曾遭驱赶,引来不少观众唏嘘和心酸。

  此前,澳门地水南音申遗成功,有吴咏梅和区均祥两位传承人。吴咏梅离世后,如今只剩区均祥了。区均祥不仅弱视,也年事渐高,有人鼓励他多收学生,把这门技艺留下来。

  然而,收徒谈何容易,又有谁真心想去学呢?很多年以前,就有失明人找刘志光学唱曲以谋生,刘志光说:“我不想害了你,唱曲揾唔到食啊,你去学按摩啦。”

  “到上世纪90年代之后,商业经济繁荣,还有哪个盲人会认认真真地拜师学弹唱啊!唱粤曲赚不了钱,不如转去学按摩捏骨,勤快点的一个月赚个两三千元不成问题。学唱地水南音,一个是难学,第二个是学了也没有市场,会饿死的。”刘志光说。

  心中有节拍,南音才会不散

  值得庆幸的是,粤调南音还没有被人忘记,瞽师也不会消失在历史在长河中。

  就在“荣腔”即将成为绝唱之际,2012年越秀区策划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大师与私伙局的对话”活动,并且在开迎春文艺招待会的同时,把“越秀光明曲艺队”请上星海音乐厅这个羊城市民眼中“最高雅”的音乐殿堂,与淮海、方锦龙两位南北民乐大师同台演绎,一时间被传为佳话。

  但保护和传承绝非仅靠一次活动、一场演出就能完成的。

  2013年,越秀光明曲艺队参加广东省粤剧私伙局大赛,最终以一曲《挂绿悲歌》一鸣惊人,斩获金奖。期间的参赛费用全程由政府承担,所得奖金也全部返还给曲艺队。同时越秀区的公共文化平台要拿出舞台为其提供演出场地、排练、专业辅导等服务。

  不仅如此,“荣腔”的书籍出版以及非遗普查也在进行中。这一块遗落民间的艺术瑰宝正在被各种方式进行积极抢救中。

  在9月3日的表演之后,不少年轻粉丝打听到刘志光与几个盲人曲友经常在人民公园唱曲,就专程寻访,想听刘志光唱南音。“真奇怪,唱了几十年都系唱粤曲多,南音无人知晓。现在南音又怎么重新受欢迎了呢?”刘志光有点不理解。但显然,这是好现象,他本人也是高兴的。

  去年底,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还在星海音乐学院图书馆内举行了一场南音讲座,现场气氛热烈。此前,星海音乐学院的师生们还专门拜访曲艺队进行社会调研以及抢救性录音。甚至连香港导演王家卫都曾来寻访过。

  王家卫电影《一代宗师》的开头,有一段叶问太太在茶馆听曲的镜头。表演者是张智霖,所唱的南音《叹五更》就是由香港著名粤剧演员阮兆辉配音的。

  其实,最开始,王家卫的构思是找一位真正唱地水南音的失明艺人来唱,这样怀旧气氛会更加浓厚,当时他听说广州有个失明曲艺队,马上就过来寻人。可惜,由于期间手续问题未能协调好,最终广州的瞽师们未能在电影中唱曲。

  但对于刘志光他们而言,并没有什么遗憾,“我已经年近七旬,有退休金,生活安定,每个星期来给大家唱曲,几开心啦。”莫若文每逢周二下午都会有三两个学生去他家开“私伙局”,和他鼓捣起乐器,唱唱粤曲。

  弹唱间,莫若文停止了伴奏,说:“这句腔口不大好,你试试这样停顿,这样拉腔。”然后他示范了一遍,再重新开始。他总是强调抓好节拍,“心中有节拍,就能够边弹边打,这才是我们地水南音的本事。”

  名词解释

  广东南音

  是指在岭南木鱼、龙舟说唱的基础上,融入江浙弹词的音韵和节奏,脱胎而出的一种说唱艺术。明清时期,广东木鱼书发展到一定阶段,形成两种风格:一种篇幅精短,唱词通俗、平民化,就发展成“龙舟”;另一种体例工整,文辞优雅,有诗词古风,即为“南音”。南音用正宗“白话”演唱,由于传播更为方便,也吸引了更多写手、歌者和听众,一时佳作和名家迭出。可以说,正是南音才使得广府说唱文学走向文雅和成熟,达到艺术的巅峰。

2016-09-22 16:00:11

原始网页: http://sports.ycwb.com/2016-09/23/content_23097730.htm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