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让我们从海牛的故事说起吧
Friday, September 23, 2016 1:48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原标题:让我们从海牛的故事说起吧)

  《假如海洋空荡荡》

  (美)卡鲁姆·罗伯茨

  北京大学出版社

  “过去50-100年间,也就是相当于一个人的寿命期间,人类耗尽了来自海洋的财富,尽管过度捕捞可以追溯到更早之前。在我们这一代人所成长的年代中,周遭的海岸和海床上有着拖网耙过数千遍后留下的伤疤。原本丰富的海洋变得日益空旷,对我们来说,这一切看起来很正常。”

  在《假如海洋空荡荡》一书的前言里,卡鲁姆·罗伯茨(Callum Roberts)这样写道。卡鲁姆是英国约克大学环境系教授,也是一位海洋保护生物学家。他在这本翻译成中文有36万字的科普著作里,不仅帮我们梳理了从11世纪至今,欧洲开始兴起的商业性捕捞的历史过程。更重要的是,给我们敲响警钟,告诉我们人类在这持续了千年的捕杀中,如何让海洋物种一个接一个走向崩溃,而最终,这必将惩罚的是人类自己。

  那些和海牛一样消失的物种

  人们习惯最信任自己亲眼所见的事物,所以或许以为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海洋就是过去的海洋,今天我们所食用的来自海洋的食物就是过去人们所食用的来自海洋的食物,抱歉,并非如此。如果人们肯翻阅一些古籍,用历史的眼光看待问题,就会发现,古籍里曾经提到的在很久或是不久前充斥着海洋的大鱼的那个充满生命的海洋,并不只是牵强附会的故事。嗨,请不要要再“集体失忆”了。

  让我们从海牛的故事说起吧,这大概是因为在阅读《岛屿书》的时候,我就爱上了海牛这种动物。

  在美属圣乔治岛的外围,北海牛曾经在这里生活。1741年,它们开始遭到捕杀,濒临灭绝。海牛有着美人鱼般的乳房和分叉的尾鳍。厚达几厘米的皮摸起来就像古老橡树的年轮;背上无毛,黑黑的,很光滑,脖子上满是褶儿。

  海牛只在平静无风的春日夜晚交配,它们会互相拥抱。它们天生温驯“要是受到重创,它们就会离开岸边,可过不了多久,它们就压根忘记这回事,重新回到岸边。”它们常常离岸太近,人类很容易就能抚摸到它们,也很轻易就能置它们于死地。还有,它们是哑巴,发不出声音。只有受伤的时候,才会短短叹息一声……

  而到了1802年,马丁·索尔在白令海的探险日记中写道:“白令岛上最后一头大海牛在1768年被杀,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大海牛。”

  今天,我们从考古挖掘调查中可知,大海牛曾经分布的地方从日本一直延续到加州,白令岛是它们最后的根据地。早在白令的航行之前,其他地方的大海牛就已经绝迹了,原因可能是土著过度捕猎,但更可能与它们的栖息地——巨藻森林生态系统的消失有很大关系,人类猎捕海獭是间接造成大海牛栖息地消失的原因。

  关于人类的猎捕是如何改变海洋乃至陆地生态系统的事情,我们等一下再说。我们先来继续说说那些和海牛一样消失的物种,那些我们这一代人根本连见都没有见过,只能靠搜索名字和图片来想象的物种。

  比如,大海雀。“这些鸟不会飞,因为它们的翅膀非常短。后来,一些船员整个夏天都在岛上生活,已经成为一种惯例,目的仅仅是为了杀死鸟儿,获取它们的羽毛。”这是乔治·卡特赖特上尉的一篇日记节选。最后一只大海雀的踪影出现在1852年,在他写下这篇日记后的67年。

  就像卡鲁姆在书中说的,早期的旅行者和定居者对动物几乎没有感情,野生动物对他们而言只不过是种种不同的商品。当一位写作者偶然离题地开始描述其对美丽鸟类或哺乳类的观察后,接下来的内容往往都是说明该如何捕杀这种动物、这种动物尝起来味道如何、可以治疗多少种疾病!即便提到对动物数量减少的关心,也只是因为能捕抓的动物数量减少了。

  “无数只信天翁被屠杀,只为取得它们的羽毛;无数只企鹅被烹煮,只为获得其身上的油脂。覆盖着树木的绿色山坡,曾经受到早期旅行家由衷的赞颂,但却很快就被人类畜养的山羊和猪过度啃食。”

  在那个年代,人们很难去想象假如海洋里的物种消失不见了会怎么样,因为一切看起来都那么丰富,似乎取之不尽。“我坐在河水的源头垂钓,花在等鱼上钩上的时间,与我将鱼从钩上取下的时间一样多。”一名18世纪早期的访客这样形容新世界的丰饶。

  海牛和大海雀的绝迹并没有唤起人类的自觉。人类的猎捕选择是有规律可循的,最先遭到集中捕杀的,会是那些味道鲜美又容易得手的物种,之后会转变成巨型掠食鱼类,之后一步步走向食物链的下一层、再下一层……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者丹尼尔·保利,是第一个描述“向食物网底层捕捞”的人。他说,我们今天吃的鱼,是我们的祖父母拿来作为饲料的鱼。他们那个年代被端上桌的鱼是吃其他鱼类的,而我们现在吃得很多种动物则都是以浮游生物,或是在海底上刮筛出活的“泥土”为食。

  今天我们吃的明虾、蟹和龙虾,曾经是饥饿鳕鱼的食物。我们把海洋中的沙鳗、毛鳞鱼和鱿鱼一扫而空,略过那些曾经以它们为食的动物,虽然人类过去也曾依序食用过那些动物。当初曾经是视而不见的动物,现在却开始被人类食用;保利警告说,等到有一天海洋中没有鱼的时候,我们最终将会直接食用浮游生物。

  在过去两三百年里,一个接一个的物种在消失或濒临灭亡,包括了革龟、鼠海豚、鲸鲨、信天翁……这份死亡名单很长很长。革龟有着长达一亿年的演化历史,而今,我们却让它们处于濒临灭亡的边缘。

  我们留给海洋物种

  的藏身之地越来越少

  在最初的商业渔业中,捕捞采用的是最原始的方式,垂钓或是鱼叉。但是随着科技的进步,渔网开始出现,之后是专门的捕捞船。今天我们使用的捕捞船越来越庞大也越来越先进,可以测绘出深海的地形图,可以探测到鱼群的聚集地。在这片曾经未知的海洋里,我们知道得越来越多,我们留给海洋物种的藏身之地越来越少。

  很多生长缓慢的鱼类成为鱼钩和渔网下的间接牺牲品(渔民可能并没有打算捕捞它们,因为它们并不具有太多商业价值,但是渔网并不长眼睛):有着驼峰和闪亮研究的库克笠鳞鲨;有着奇怪独角的剑吻鲨;可以吞下比自己还大的猎物的囊咽鱼;像足球一样大的巨型单细胞;没有外壳的有孔虫;没有下巴、滴着黏液无颌的盲鳗;用鳍站立的短头深海狗母鱼。许多物种都正在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我们这个星球上,它们的生命即将结束,却连个讣文或墓志铭都没有。

  根据研究显示,2005年时人类所捕捞的鱼类族群,有29%已经崩溃。1950年以来,65%所有渔业所捕捞的群族都已崩溃。如果继续这样下去,2048年,我们目前所捕捉的所有鱼类和贝类都将崩溃。

  没有节制的捕捞,不仅引起物种的崩溃或是海洋生物价格的上扬(1930年,旧金山一盘鲍鱼的价格换算成2004年的物价水准是7美元,2006年,美国一份鲍鱼要价超过80美元)。改变的也不仅仅是我们餐盘里的食物,而是最整个海洋生态产生不可逆的影响,也会波及到离岸生态系统,甚至更广泛。

  缅因湾中贪婪又影响广泛的掠食者鳕鱼,曾经让海底峡谷和海沟中无脊椎动物生活在死亡恐惧中。龙虾、海胆、螃蟹和软体动物们白天多半要躲在岩石缝隙中,晚上才敢出来觅食。所以当时海藻被啃食的压力很低,巨藻和其他海藻于是就像是一层厚厚的地毯般披在岩石上,形成了一座摇曳的水中花园。

  随着缅因湾鳕鱼的过度捕捞,无脊椎动物数量暴增。到了1980年底,海胆聚集在整个新英格兰海岸的几乎每一块岩石上。这些数量庞大的草食动物,不仅清除了巨藻森林,还把原本覆盖在岩石上的植被啃得一干二净。

  新英格兰人很快就看到了这里潜藏的机会,开始将海胆贩卖到亚洲。渔民竭尽所能地采捕,再加上海胆的掠食者,龙虾,也从被鳕鱼捕食的压力中解脱,结果海胆族数量崩溃。海胆的消失,让海藻有了恢复的空间。然而,恢复中的海藻族群并非原生的墨角藻和巨藻等海藻,而是入侵缅因湾的外来物种,它们就像野草般迅速蔓延开来。

  牡蛎曾经是切萨皮克湾抵抗污染的主力军,而这之后,海湾开始走向死亡。如果浮游植物无止境地生长下去,它们就可能会对河口之类的封闭水体造成严重问题。正常情况下,死去的浮游微生物有机会深入水底,微生物和其他动物会将它们分解,在这个过程中会用到氧气。但在发生藻华现象时,水中有数量庞大的需要分解的植物而氧气则来不及补充,就会造成缺氧现象。海湾中的缺氧问题首次被报道出来是在1930年代,之后,这一问题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恶化。19世纪时,由于耙网将牡蛎整个移平,使得水中含氧量过低的问题变得更为严重。

  我们每呼吸一次,就有超过十个足球场面积区域中的鱼和无脊椎动物被掠夺一空。今天海洋是个全然陌生的新生态状态。从有鳍鱼类为主,转变为无脊椎动物为主。然而,就像陆地上单一作物是不稳定的原理一样,会出现各种令人担忧的问题。比如苏格兰西部外海,海螯虾遭到涡鞭藻寄生现象普遍增加,被感染的海螯虾看起来就像在抽烟一样,这种疾病俗称为“抽烟的螃蟹病”。当有鳕鱼和其他掠食鱼类存在时,受感染的虾因为行动缓慢很快会被捕食,从而可以限制寄生虫的传播,如今,这些调控机制不复存在。

  这些状况被加勒特·哈丁称为“公有地悲剧”,这一悲剧出现在人人都能使用有限的资源,但这一资源却不属于任何人,也没有人能管控的情况下。

  人们很少估计什么对渔业才是最好的,只是一味地从大海中不停地把鱼吸走,不论鱼是幼鱼还是成鱼,也不管鱼是否正在产卵,反正死鱼就是死鱼。这就是规模巨大的工业化渔业。

  但如果每个人都自私地使用资源,不为公众利益着想,最后资源就会耗尽,出现人人皆输的局面。

  科学家保罗·戴顿这样描述今天的海洋世界——“这就像是在大型食草性动物和肉食性动物都消失后去研究塞伦盖蒂大草原一样,人们还是能够欣赏白蚁和其他小型的草食性动物,只是人们看到的自然,与它本来的面目可谓是相形见绌。在这里,我们可以研究海藻,但是,它们只是一层薄薄美丽的面纱,在海洋中平静地起伏,没有一点蛛丝马迹,能够显现其中原本应该存在的奇妙物种,它们都因人类的贪婪而消失了。”

2016-09-23 01:39:14

原始网页: http://sports.ycwb.com/2016-09/23/content_23102855.htm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