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廿一:地狱中的人性
Friday, September 30, 2016 10:45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编者按:大纪元获高律师家人授权,节选刊登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部分内容。这本书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师在整个十年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历的酷刑、牢狱生活、军营武警的暴虐、最高层的胆小如鼠等鲜为人知的内幕。高智晟律师承受了地狱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着走出了监狱,并看清了中共的邪恶、虚弱、腐烂和崩亡。)

这一次在北京武警部队的囚禁历时二十一个月。从生物人角度而言,这是十年来数十次的秘密囚禁生涯中,囚禁环境最为残酷的一次。首先是前面述说过的酷夏炎热和缺氧之苦。而始终挥之不去的是地下室的潮湿,这是这次囚禁生涯中另一个最著名的苦楚之一。

山区雨颇多,而囚室内长年因为封堵至密不透风,至秋季,衣物、被子可以在洗衣机里甩出水。而当局的冷酷则人为地加重了这种苦楚的程度。士兵们可以每隔两三天晾晒一次被褥,他们的门窗还可以全天候保持通风,而我则完全相反,为了能争取晾晒实在潮至无法再盖的被子、褥子(最初几个月就没有褥子,后来卢坤多经争取终于给拿进来一条布满黑绿色霉点的褥子),我和他们的交涉延绵了二十多个月,终于到被突然押离亦未能实现。士兵们目睹了那种惨状,被褥上的潮湿霉斑点布若繁星,褥子角上竟可拧出水。

因为武警部队并不能决定是否允许我的被褥在外面晾晒。听说这最终事决于“中央领导同志周永康”。有一次郭通和刘巍站哨,终于盼到三周一次的洗澡机会,可晾在室内的衣服还是迟迟不干,就想在室内换个晾衣位置,他俩却说绝对不可以,说室内晾衣服换地方必须上报师里才能决定,说今天又是星期天,无法逐级上报。后来,至2011年7、8月份,那被褥实在是再不能用了,才在六中队胖排长值班时,在轮到我洗澡的时间悄悄拿出晒了一会。对于我嫌晒的时间太短几无实在意义的抱怨,他一脸为难地说他们没有这个权力。

而这次囚禁最为刻骨铭心的苦楚当属冬季的寒冷。作为生理煎逼的一部分,头一年的冬季几乎是不给送暖气的。此生迄今,我从未像那年的冬天那样在乎过冬天的冰冷,毫不夸张地说,那种无法摆脱的寒冷造成的苦楚量,超过任何一次酷刑的痛苦当量。一切仿佛都是冰做的,整个世界都变成了冰。我的过去有过极贫穷的经历,记忆中却从未有过像那段时间那样去全心全意地在乎那寒冷,那寒冷有着超乎经验的附着力、超乎想像的穿透力和它那绵绵的韧性。

白天的室内活动时,我就将被子披在身上,监控人员阴迟制止不果最后紧急按响报警铃,七年士官邓全英进到囚室内制止,说必须先把被子放下,等他向上请示以后再决定行不行,我拒绝之,我说除非你能喝出这寒冷,否则,这最低人道要求不应当与权力发生交涉。最后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囚室寒冷难熬的同样还有士兵。据说烧锅炉的是个老头,他每天中午十二点半才来上班,下午十四点半准时下班回家,之所以每天要烧两个小时,是因为担心冻裂了暖气设备及自来水设备,使室内温度维持在零度以上即可。士兵们在里面站两小时下来,据他们自己讲身上都被冻麻木了。他们中有人开始自己动手,每次上夜哨之前都会去加一次炉火,渐渐地人人如此。没有想到这使人束手无策的寒冷竟意外地被士兵们的自保行为给消解,因为听士兵讲,那锅炉房虽然阴森可怖,但却没有监控,有些可敬的士兵下班后也会去加一次炉煤,到了第二年冬天,夜里由士兵加煤烧火实际上成了一项制度,基本解决了夜里的冰冷。

在这里,此时此刻,当我记述这段经历时,依然从心底里纪念起那些士兵。我想记下他们中间一些一直使我无法忘却的名字,只是可惜有些善良的士兵的名字始终不为我所知:李俊良、夏智成、赵治中、魏皓、郭通、刘巍、方成、小周(湖北籍,名不详)、卢慰(音)、郑军、顾班、李玉祥、麦汝好、胖排长、副大队长(名不详)、卢坤,他们中的每个人都对我没有过一点恶意,士兵中的每一个人都在几个月的(最长十个月)“共处”中,或多或少地表现出了人性的善。

我常想这些小子在家里都是独生子女,尚不懂得怎样关心父母,但他们却给了我一些难得的关怀,尤以让人感怀万斛的是,这帮小子竟用心计给我关怀,他们中的不少人在知道了我的身份后,竟多次在送饭时,在饭盒底部埋压上肉、煎鸡蛋等好吃的菜,有的在中秋节偷偷地在手里攥个月饼进来给我。

由于我的囚室内当局故意留了一个监控死角(审讯、谈话人员的形象是不能摄进去的,因为这不属于法律程序),这个监控死角在那二十多个月里也给我留了些益处,这些坏小子有偷零食给我吃的,他们的撤离、换防都是向我保密的,可许多人走之前一定会设法进来与我偷偷道别,其中大多数竟流泪满面。有些嘴里还念著:“老头你受罪了,好人自有好报,再见了,我要离开啦,再不能照顾你啦,一定好好保重。”

尤以将要退伍的人,他们的胆子相对要大得多,不少人在将要离开前的几天里,竟大胆勇为,整班哨地给我放歌曲听。广州的一位、湖北的一位、四川的一位,在复原离开的最后一晚上里,都是一直流着泪给我放歌曲听,而武警及公安方面的监控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中小周提出退伍后去看我的家人,以让家人得知我的情况而被我制止,我不愿给他们带来危险。

每年他们复员时我是整夜不眠,人间重别情,一个被秘密囚禁之人,且是不能开口说话之人,竟让这些执行禁闭管制我的士兵生出些爱情来,实在让人感叹人性究竟是相同的。尽管这是当局全力防堵的,终于没能止绝得了这种无声的相同。我常纪念他们,在我后来的中共挂牌地域囚禁中尤甚,在那黑暗全由人心成就的环境,我们依然能够在他们身上看到一束束人性的光辉闪耀。

而对于胖排长及那位副大队长,只是较其他军官给我制造的苦楚而言,我愿意纪念他们俩,他俩从未对我有过一点具体的恶意,从未主动给我制造过一点苦楚(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副大队长姓宋)。#

附:高智晟新书订购链接

https://www.amazon.com/dp/B01JTGUFU0/ (电子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55(精装)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48(平装)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版权归高智晟及其家人。)

来源: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宪义

本文标签:地狱, 大纪元, 律师, 武警, 监控, 高智晟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