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一位外企白领的人生转变
Tuesday, October 18, 2016 20:15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上海法轮功学员屠明女士(明慧网)

上海法轮功学员屠明女士(明慧网)

上海法轮功学员屠明女士,2016年5月9日被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国保警察绑架。7月19日下午2点30分,上海长宁区法院对屠明开庭,之后将她非法判刑4年。

明慧网报道,遭绑架前,屠明曾被迫流离失所6年。被绑架后,屠明曾在上海市监狱医院被绑在病床上强行插管灌食,造成喉咙受伤,几乎不能讲话,持续呕吐,身体极度虚弱,无法正常行走,要坐轮椅,警察还禁止家人探望。

屠明的哥哥屠永年为妹妹聘请了湖北张律师,张律师探视过屠明后说,当时她正被强行灌食,脸胀得通红,说不出话。

屠永年说:“哪怕虽然见不到她,我也会在上海,希望能打听到她的消息。希望能从我的内心,在各方面来祈求保护她,让她能够平平安安。以前她很照顾我,现在她这种情况,我也跟她相依为命,无论是什么情况下,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也是她唯一的亲人。”

屠永年表示,妹妹曾在外企工作,各方面都是非常优秀的女生,修炼法轮功后很幸福,严重的皮肤病也得到控制。他呼吁外界能关注和帮助营救因信仰被抓的妹妹。

屠明被绑架前,曾写下的自己修炼经历和修炼后中共迫害的情况,她的愿望是希望更多的人能从自己的经历看到中共的邪恶,真正了解法轮功的真相,让更多的人从中共的桎梏中走出来。

下面是屠明的亲身经历:

一位外企白领的人生转变

我生活在中国最大的城市,父亲大学毕业后曾经被分配到北京军区任俄语翻译;母亲在本市防疫站任职业病研究医生,父母直到近40才生下我,家中有一个长我7岁的哥哥,所以我从小就备受家里人的呵护,家人视我为掌上明珠。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不知不觉从小我就是一个“骄”、“娇”两气很重的人。

到大学毕业两年后,就有机会进入外资企业工作,曾经在多家全球知名跨国企业任职,一直到后期在一家美资五百强的公司里担任总裁助理。从小到大,我几乎可谓人生旅途一帆风顺,一脸的骄傲清高毫无掩饰写在脸上。也正好我的姓的发音和“大”字在本地话中是同音,所以公司上下都称我为“大小姐”,可是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功,我的人生发生了转变……

破迷

从小我就很向往名山大川,工作后,我曾经踏遍大江南北,领略各地风土人情和各大寺庙道观。

记得我第一次去甘肃省的拉卜楞寺,亲眼目睹那些朴实无华的藏民那么虔诚一步一匍匐,在险峻的山坡上艰难地前往他们心中的圣地——各大藏教禅院(他们心中神在的地方),脸上透露出无比幸福的笑容。多么不可思议啊!我被深深震撼着,那么贫乏的物质生活,对比著那么飘渺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当时还不理解这东西是什么)强烈地冲击着我的“无神论”的思想。

我不禁自叹,那么我又是谁呢?我从哪里来,我又要到哪里去呢?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我利用几乎所有的节假日,设计大大小小的旅游计划,踏遍名胜古迹,寻找着我心灵的归宿,甚至曾经去到云南拜访一位“活佛”……

直到我修炼了法轮功后,我明白了那一声对生命久远期盼的回应,不在青灯古佛旁,也不在晨钟暮鼓间,就在滚滚红尘的深处,那就是法轮功师父讲的“真善忍”,尤其拜读了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之后,法轮功师父用最浅白的语言,却道出了人生的真谛,为上亿人破了人生中最大的迷。

从此后,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发生了逆转,事业中我不再患得患失、顾此失彼;生活中我也不再以我为中心、盛气凌人,就是处处按照我师父教导我的去做的时候,心灵从此感到无比踏实。无论遇到多大的人生难题,甚至是在我因修炼了法轮功而遭中共迫害深陷囹圄最难过的时候,只要想到我有师父,那一刻仿佛拥有了巨大的力量去面对一切,去承受一切,仿佛一切都能化解。

如果有人问我,修炼了法轮功以后,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我会非常自豪的从心底回答:“我有师父!”

在工作中改变自己

之前所在的一家跨国公司任职期间,因为我担任的总裁助理兼行政主管,负责公司包括订酒店、订机票、提供员工餐、其它员工福利等等方面的工作,所以有很多供应商会私下塞红包,有时一个月拿到的“灰色收入”可远远高过工资收入,这在这个行业里是司空见惯。

我在过去未修炼法轮功之前,曾经在其它外资企业也多次利用工作之便,拿了很多次回扣,开始的时候也是胆胆突突,自觉有点不妥,时间久了就习以为常了,甚至当某次可能没拿到按惯例应收到的数字还会耿耿于怀,想着供应商咋那么“拧不清啊”,本大小姐下回怎么把他“调理”一下,或者换一个“懂事的”供应商……都觉察不出自己随波逐流到贪得无厌的地步了。

可是,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功,一切发生了转变。

在日常工作中,接触到最多的就是五星级酒店的销售人员,他们为了让我把我公司客户放在他们酒店,就给了我一张点数卡,只要把我接触的到我地出差的外籍同事安排到他们酒店入住,我就有点数积累,点数积累多了,就可以去他们酒店甚至是海外的连锁酒店免费住宿、用餐或购物。而且这种方式非常隐蔽,公司采购部和其它部门都查不出来的。

但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的师父让我明白了“不失不得”的道理。

我一般的处理方式都是先接受下来,但从来不用,都是按照我公司规定处理。再也没有拿过非劳动所得的一分钱回扣!法轮功修炼使我从此变得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地去做人处事,感觉自己焕然一新,能够真正站在公司角度去考虑问题了,在公司总裁的支持下,我还把手下几个长期捞回扣的员工裁员了,重新组建了一个积极向上,不搞私下交易的团队,并积极配合采购部制定了一系列的采购政策,在公司里树立了一定的威信,而我本人也体会到自己每挣的一分钱都是在阳光底下的那种踏实感。

修真

有一次,公司一个经理拿着一千多元的报销单给我,要我转给老板(公司总裁)签字,但不知何故,我不小心弄丢了,但这位经理却对我说:“没关系,不必较真。”我心里很清楚,她是看在我是总裁助理的份上,才不愿意追究的,要照以前,我会顺水推舟去接受这种变相的“行贿”,但以我当时总裁助理的职位,会心安理得,员工这么处理也是自然不过的小事,没什么原则性问题。

但大法修炼让我知道自己犯错必须承担责任,我必须由自己拿出钱来赔偿,虽然这位经理再三推托,但我很坚持地跟她说,“我是信仰法轮功的,我师父教导我修“真”,在犯错时必须承担责任也是一种“真”的体现。”她听了此话后很惊讶,表露出非常敬佩的神情,并接收了我给她的赔偿。

又有一次,我的下属因在订房间中犯了失误,造成了损失,要罚款五百元,当时,酒店销售人员为了拉拢客户,尤其是我公司这个主要大客户,面对的我又是负责这项工作的,一般都是抢著卖一个人情给你,签单后免掉此笔费用。

我的师父曾经告诉我们:“截窒世下流”[1],意思是作为法轮功修炼者不但自己明理,还必须承担制止世风日下的责任。我知道当时的社会风气如此,但我坚持不能因为借助你的人情而违背我的原则,更何况我更不想让我的下属员工不去面对自己的错误而去寻找所谓的“捷径”,所以,我跟我的员工说,“你这次工作失误也有我的部分责任,但是,我们不能以公司的招牌为己所用来掩盖你的失误(指不能因此接收酒店销售的人情),这是原则问题,如果这样做了你也不会因此吸取教训,所以我们共同承担这笔罚款吧,下回你就不会再犯同样错误了,你也能成长起来。”

这样既告诉了酒店销售人员我的处事原则,也警告了我手下的员工承担责任的道理,之后这位员工和酒店销售人员都从我处理的这个小事故的方式中,很敬佩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使我从里到外都能真正为他人着想时,同时也感受到了别人的尊重。

我们公司的总裁(加拿大籍香港人)在招聘我的时候,曾经问我一个问题,说我是否能负责全公司一个大型厂房及两层办公楼的装修工作,当时,我是拒绝的,我知道装修背后的猫腻太多了,如果真的涉足,如果是放任贪心的话,在不知不觉中都有可能一夜暴富。

公司总裁后来对我说,真是由于我那个拒绝,才让他毫不犹豫地聘用了我。因为我这个职位表面看类似普通职位,可实质权力是很大的。而在他的印象中,中国大陆出来的员工,即便是高级员工都很贪婪,甚至是贪婪成性,所以,他觉得当时象我这种从不涉及私下交易的工作作风而求真的大陆员工比较少见,在日后工作中,也给予了我极大的信任和培养。

通过师父明示的法理我明白技能的提升跟自己修炼境界的提升是紧密相关的,正是我的这个“不贪”,我从一个原来拿回扣的员工成为一个从不设计私下交易的员工,老板就对我非常信任,对我都是放手工作,我反而对工作更加尽责,并在工作中得到了意外的智慧。

有一次总裁要求我去制作一部介绍公司产品的宣传片和宣传手册,这是我以前未涉足的领域,以我当时的专业能力和习惯性的思维定式,且在没人辅导的情况下,是很难胜任这项工作的,如果要照以前,我可能会推给公司其它部门去做。但基于老板对我的放手和信任,我在不长的时间里,一直不断摸索,和一家广告公司配合制作出了一个非常全面而简洁明了的产品宣传纪录片和宣传手册,令我的老板非常惊讶,就连当时的亚太区总裁都给予了我肯定和鼓励。直到我离开那家公司,都还在沿用我制作的片子,这令我很有成就感。

我想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大法,我是没有这个智慧和力量的,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内心感觉无比充实,感觉这个世界上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而变得十分美好。

修善

公司有个退休回聘的某产品组的总工程师,一天下班后,在班车上呕吐不止,到站点后,同事们和那位总工程师都各自回家了。当时,因为下班时间照理不是我的工作管辖范围内的事,以前的话,都是自私的想法,不是我分内的事儿,本“大小姐”一般不会插手去多此一举的,也怕自己承担多了反而惹是生非。

可我修炼了后,让我变得真正真心实意去关心周边的员工。

当时我就去了解了一下这位总工程师的具体情况,发现他的女儿在德国,而他妻子正好去德国看望女儿,家里没人,我就很担心他当时的身体状况回家后会没人照顾而会出问题,正好他弟弟是我的手下一个员工,我就急忙打了一个电话给他的弟弟,他弟弟连夜赶过去照顾他。总工程师当时回家后几乎失去知觉,要不是他弟弟及时赶到,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

总工程师后来康复后,非常感谢我,说是我救了他,其实,我只是按照我师父教导的善心去处理工作中的事的其中一例而已。

修忍

有一次,公司做了很多印有公司标志的衬衫,由我负责发给员工,当时我的座位是安排在一个比较大的办公区域的中间位置,旁边有很多其他员工,也有很多销售人员。

有一个产品的销售人员当着所有同事的面过来跟我说,我给他们产品组的衬衫少了一件,当时我心里一边翻腾著,已经数过多遍了,不会发错呀,当着那么多人面,开始真有点气不打一处来,我堂堂的“大小姐”,这点小事能给你发错吗?你这不是侮辱本“大小姐”的智慧吗?再者,你何必当着那么多人面问我,在公司不用说总部的高管都要敬我三分,何况你不过是个小小销售员而已,这不是叫我下不来台嘛,你也忒不懂事了吧!

但我转念一想自己是法轮功学员,当时就忍下来没出声,并平静地告诉她再去查查,也可能我弄错了。过后不到半小时,她发现并没有少给她,过来跟我道歉。当时很多员工都看在眼里,有一个员工甚至跑过来暗暗对我竖大拇指,你真能忍。

修炼前,在工作上,必须面对各个层次的同事,包括国内、国外,上至公司在美国总部的各个高管,本公司总裁、高级经理等,下至普通员工包括工人、打扫卫生的阿姨或者班车司机,面对的是方方面面复杂的人际关系,我经常是烦躁无奈,发大小姐脾气藉以把自己的压力发泄到下属员工身上,摆出一幅颐指气使的臭脸,好像世界上除了总裁以外,谁都得配合我,也使得管理上很不顺畅。

修炼大法后,我遇事总会用师父教导的法理“真、善、忍”对待同事、对待员工,语气尽量亲切,内心祥和,手下员工可以感受到我的真诚和善解人意,都主动做好自身分内的工作,很多大项目的工作都不太用我亲自操心了,而往往又获得出人意料好的结果。

风云突变 陷入人生谷底

可是,这么好的法轮大法,教导人心向善,让人道德提升,身心健康的这么一部大法却在1999年7月20日后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压,这么教导我做真善忍好人的师父被诽谤。

在2007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不久一个上午,我被人举报说我炼法轮功,当时的国家安全部两名官员直接到公司找到我,在一个单独房间里,他们旁敲侧击,有意问我父母的身体状况,暗示我说:他们已经年老了,需要你的照顾;然后又用仿佛是“语重心长”的语调提到:“你这么好的工作,这么好的职位,要考虑自己的前程”;之后又厉声警告我说:“不要去做不该做的事情,希望你放弃法轮功!否则,你目前的一切可能一夜之间都失去。”但看我不为所动,就扔下一句话:“太可惜!”最后逼迫我的老板来看着我在公司的一言一行……

我当时内心真的非常痛苦挣扎,困惑不堪,为什么我要做一个好人,由原来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却受到来自国家安全局的威胁?甚至是人身安全的威胁!我老板对我以前的信任都是基于因我修炼了法轮功才变成一个不贪的时刻遵循“真善忍”原则处事的好员工的,为什么这么信任我的老板再也不让我在公司里弘扬这么好的法轮大法了呢?

回到家里,我的父母也逼迫我放弃信仰,那时我刚刚开始修炼不久,当时,我和我母亲住一个屋子。每当我凌晨早起准备学法炼功时,被中共电视中谎言蒙骗的母亲吓得半死,说我半夜起床是要杀她!令我心痛不已,法轮功师父教导我们做好人的,并且法轮功书籍中绝对禁止杀生的,我怎么可能去杀人,我更怎么可能去杀生我、养我、从小就给予我很多爱的自己的母亲呢?我真的是欲哭无泪!

我那白发苍苍的母亲年近七旬,身体十分不好,看我坚定自己的信仰,居然跪下来给我磕头,让我放弃信仰,好让她在有生之年过一个安稳的晚年!而我的父亲也对我咆哮,说了很多反对法轮功话来刺激我。我感到异常痛苦和孤独,万般无奈,好象一下被世界上所有人,包括我的家人、同事、老板、邻居、朋友、亲戚都抛弃了,好象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

法轮大法是正法

之后,我陷入深思,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政府为什么要这么迫害无辜善良的只不过坚持信仰的普通百姓呢?目前法轮功被打压我怎么办?

当我再次检测自己的思路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没有错,做好人难道有错吗?我师父教导我“真善忍”难道有错吗?我从一个自私骄傲的“大小姐”焕然一新成为一个时刻为他人着想,受人尊重的人难道有错吗?既然没有错我怎么能背叛法轮功和我师父呢?做人是要有良知底线的,有了良知才能使我们分清善恶,失去这个底线,那做人还有何意义呢?我决定修炼下去。

从此后,我对我的母亲更加呵护照顾,我就是牢记我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原则去做得更好。我母亲那时已经得了轻度老年痴呆症,对眼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我每周都回去给她洗澡,陪她闲聊,安慰她,在一次帮她洗澡时,我真诚地告诉她“法轮大法好”,她喃喃重复著,然后开口说:“女儿,大法好”,并且同意我帮她退出团队组织。二零零八年,我还特地带着母亲去了一趟澳大利亚,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国旅游,整个旅程她都十分开心。

我父亲经历过也亲眼目睹过共产党的历次整人运动,他自身就遭受过迫害,我父亲本来是大学毕业,曾经被分配到北京军区担任俄语翻译,但当时因为我父亲有一个哥哥在美国,于是就被扣上了一顶“里通外国”的帽子,同时我父亲在部队看清了共产党的“人整人”的真实面目后,最后毅然决然选择远离政治,退出部队,而来到我们这个城市的一个小的化工厂当工人,一直到退休。所以,当他一听说他最疼爱的女儿修炼了法轮功正在被中共打压,几乎失去理智,整天为我担心,因为他太清楚共产党是如何整人的。

我很早就在家里安装了新唐人电视台(一家独立的海外媒体中文电视台)的接收器,我父亲开始慢慢了解海外法轮功的真实新闻报道。我父亲原本就擅长舞文弄墨,酷爱京剧,看到弘扬五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神韵晚会光盘,他禁不住说,这些节目真的不错。有一次,我问他是否愿意把之前失去理智时对我师父的不敬之词道歉时,并且要在网上声明,他非常肯定地说:“愿意。”

在我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后,我以前的总裁老板善意劝我不要太执迷,他自己是信仰天主教的,他认为凡是信仰都是教导人向善的,他不是很理解法轮功为什么要跟政府对着干,他认为这就“违背了善”。他便用天主教里某段教义,大意是他们的主教导他们在一个恪守良知范围内,对一切民众都要爱。

我耐心地反问他,他应该最清楚我的为人处事是他都认同的,而我为什么不偷、不抢,就因为要坚持做一个更好的人,反被这个政府非法关押,非法审讯呢?这个政府的行为不正是超出了“恪守良知”的范围了吗?你们的上帝也是告诉你,人死了不是有的进天堂,有的下地狱的,如果那些人不去“恪守良知”那不就是要进地狱的吗?我就是告诉那些世人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修炼,我就是要想把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人拉出地狱之门。

从此后,我的老板再也不劝我了。并且某次特地请我吃饭,想全额支持我离开中国,逃出中共的魔爪。

深陷囹圄 志不退

2009年9月30日晚近11点了,我已经睡着了,突然七、八个警察冲进我家,有男有女,有一个警察还拿著录像机在录影。先把我困住,然后开始抄家,三、四个警察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最后警察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因为当时我一个人独居,家里人不知道,一直到次日清晨才允许我给家人打电话。

第二天我被关入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不让我炼功,两个国保人员对我3次非法审讯,最后一次长宁区检察院对我非法批捕。在看守所,我出现严重的皮肤病症状,10月22日取保候审走出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日子里,和吸毒犯、贩毒犯、小偷挤在一个不足20平米的屋子里,开始的时候,犯人们都很嫌弃我,监狱规定,一般犯人不允许跟法轮功学员对话,我是尽最大努力去跟那些罪犯讲述修炼法轮功的美好,法轮功师父教导我们做真善忍。慢慢的,有些犯人都愿意听我讲,也都愿意接受三退(退出中共党员、团员、少先队)。有一个贩毒犯一下把她家几乎所有的亲人名单都默写给我。

还有一次,两个犯人因为琐事争吵,我就尽力用“真善忍”原则劝解她们,可能是当时我的行为和善心感动了她们,之后两个犯人都对我非常信任,其中一个还吩咐其他犯人照顾我的身体状况,甚至还前后有好几位犯人在我身体出问题时,主动给我洗衣服,扶我去厕所,帮我洗澡之类的……在那样一种氛围里,他们的所为真的也是很不容易的。

在看守所,生活上是很匮乏的,一日三餐都是很粗糙的米饭和菜叶子,好不容易在中秋节那一天,给犯人们分发每人两个肉丸,那时如果在一个正常环境下,别说只有两个,就是再多的肉丸对人来说都微不足道,尤其对一个曾经算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而言,我更会不屑一顾;但在当时的环境下就感觉象是宝贝似的。我只吃了一个,另一个,我舍不得吃。有一个对我很有好感的犯人好心提醒我,你为啥那个肉丸不吃哪?我说,我是留着供我师父的。她当时非常惊讶地看着我。

在被非法被关押期间,我曾经被两次非法审讯,当时,我很害怕,因为曾经从网上得知共产党的狱警毫无人性使用酷刑迫害死迫害残无数大法弟子,我非常害怕他们会对我用刑,虽然我知道师父是不让我们去配合他们的任何行为,当时我的状态是做不到的,所以他们让我在所谓的“笔录”上签字,我配合了。但回到监仓后,内心那种因为没有按照师父的话去做的痛苦真是痛不欲生。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终于下定决心,不论结果如何,不论遇到再害怕的事情,我一定要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当这一念定下来后,接下来的审讯,我就完全不配合了。被非法拘禁23天后,我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

2009年12月,长宁区检察院检察官两次对我非法传唤,期间,我不承认所谓的“犯罪事实”,不在笔录上签字,我被迫于当月离家,至今流离失所。我个人力量有限,但我就只能用这种方式告诉世人,我不是罪犯,法轮功教我做好人,我没有错。

结语

我不懂政治,从我家人以前遭遇的被共产党迫害的经历告诉我,当前的中国大陆,远离政治是老百姓求得平安的唯一途径。

我自从炼了法轮功,我身心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让我这么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一个处处为家人同事考虑的善良的人了,这么好的师父,为什么政府要这么诽谤我师父呢?但为什么政府要绑架我,要非法审讯我这样一个不偷不抢执意做好人的人呢?要逼迫我家人逼我放弃信仰,难道政府这么害怕好人吗?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呢?打压迫害良善那又是什么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良知底线,一个人如果失去了良知和道德,没有了辨别善恶的精神底线,那与动物又有何区别呢?

法轮功让我从一个自视骄傲的大小姐脱胎成一个为他人着想内心祥和善良受人尊重的人,他让我的心灵得到净化,道德得到了提升,让我明白了返本归真的人生意义!让我找到了心灵的归宿!为此我愿意去舍去一切而在所不惜时,试问这种对信仰的迫害还有何意义呢?

来源:大纪元 责任编辑:高静

本文标签:上海, 中共, 信仰, 修炼, 公司, 共产党, 回家, 地狱, 大学, 大纪元, 大陆, 工作, 工程师, 政府, 政治, 新唐人, 明慧网, 母亲, 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 法轮大法, 电视, 看守所, 绑架, 良知, 警察, 身体, 迫害, 道德, 酒店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