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不须让一张试卷承载太多“意义”
Tuesday, October 11, 2016 16:09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原标题:不须让一张试卷承载太多“意义”)

  李跃

  朋友的孩子中学在读。国庆期间,他不慎将孩子上课用的某本鲁迅散文集给弄丢了,只好赶紧再买一本,因为老师布置了相关阅读作业。可这一买让孩子傻眼了,因为他买的版本和孩子上课用的不一样,里面的赏析、注释与参考答案也不一样。

  比如,该散文集中有《五猖会》一文,大意是鲁迅回忆童年时想去看一种名叫五猖会的迎神赛会仪式,但中途被父亲所阻,父亲一定要他背完《鉴略》中的某些章节才能去。此前那本书对此提供的赏析是,鲁迅通过此文批判了封建教育对儿童天性的压制。而朋友所购这本书则写道:“过去人们在解读这篇文字时,总以为鲁迅在批判什么,其实只不过是鲁迅先生沉浸在童年回忆中时孩子气式的几句牢骚与不满。这样的牢骚与不满,我们不也是通常存在吗?”

  说实话,于我个人而言,内心里肯定认同后一种说法,因为那才更真实,更像“人话”。但为了孩子的考分计,我不得不劝朋友以前一种答案为准。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向满脸狐疑的孩子进行解释的,我只是想,教育该如何面对孩子们那原本清澈的求知眼神?鲁迅只不过被命令背完书才可以出去看戏,就被扣上“封建教育压制天性”云云的大帽子,将丰富的汉语工具化、机械化,使原本美好的、多姿多彩的阅读体验变得面目可憎,难道不更是对孩子的一种摧残?

  长期以来,语文教育的一大通病就是,将一篇好好的文章粗暴肢解、大卸八块,再挖空心思、掘地三尺寻找各种“意义”、炮制各种“为什么”,并为此准备了一套标准答案。曾有报道,某人有一篇文章入选某省中考语文试卷,但他坦陈,文后的那些诸如“作者为什么要这么写”之类的题目,他大半做不出来,因为他在写作的时候,哪里会想到那么多宏大的牵强附会的意旨啊——这样的现实场景,比那个著名的黑色幽默“卓别林在谁最像卓别林大赛中荣获第三名”,显得还要魔幻与荒诞。

  2014年度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中村修二曾经感慨说,东亚教育浪费了太多生命。在我看来,那种机械呆板抑或过多承载说教功能的语文试卷就是在浪费孩子的生命,是对一个人想像力、创造力的禁锢与扼杀。须知,和其他技术性的课程不同,语文不仅仅是一种知识的培训,是掌握了多少汉字与修辞手法、知道哪位作家写过什么作品及其具体生卒日期,它更是一种潜移默化的美的陶冶,是审美趣味与审美能力的形成,等等,总而言之,它是温热的,人文的,而非冰冷的,教条的,与一个人的天性和兴趣是相吻合的,而非相互排斥的。

  教育改革是个太大的题目,千头万绪,难以一蹴而就,不妨从一些可操作的小切口入手,一点点推进。比如,从提高命题质量开始,使一张试卷更好地回归、对接教育的本真。报载,将于明年正式启动的中考改革将减少单纯记忆、机械训练性质的内容,增强与学生生活、社会实际的联系。这是一种教育迟来的觉醒,但愿它不再次成为一句空话,能从细微处改变巨大的教育思维惯性。否则,鲁迅先生地下有知,恐怕又要忍不住起来做一篇新时代的《救救孩子》了。

2016-10-11 16:00:10

原始网页: http://sports.ycwb.com/2016-10/12/content_23219401.htm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