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中国大学“全过程监控教学”引反弹
Tuesday, October 11, 2016 10:42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10月8日,中山大学发布的一份文件,提出拟“对教学过程进行全监控”,一些学生对此质疑,自身的隐私权将无法得到保障。有评论认为在大学课堂里安装摄像头的做法将阻碍“激发师生创造性思维,鼓励师生表达洞见。”(网络图片)

10月8日,中山大学发布的一份文件,提出拟“对教学过程进行全监控”,一些学生对此质疑,自身的隐私权将无法得到保障。有评论认为在大学课堂里安装摄像头的做法将阻碍“激发师生创造性思维,鼓励师生表达洞见。”(网络图片)

如果在大学校园里、课堂上,你的一举一动都被监控,你会“细思恐极”吗?10月8日,中山大学发布的一份文件,提出拟“对教学过程进行全监控”,一些学生对此质疑,自身的隐私权将无法得到保障。

有评论认为在大学课堂里安装摄像头的做法将阻碍“激发师生创造性思维,鼓励师生表达洞见。”

据《新京报》报导,10月9日上午9点半,不少中山大学学生收到了微信公号“中大Din”的一期推文,文中提到了一份名为《中山大学关于全面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若干意见》的文件,其中“对教学实施全过程监控”的表述,引发了部分学生反弹。

“这下在教室里一举一动都被直播出去了,以后还有隐私吗?”中大传播与设计学院一名学生质疑,实施“全过程监控”后,个人隐私权将无法得到保障。对于密布摄像头的教室,不少学生担心隐私泄露。

这份文件多处存在有争议的内容。其中就包括第26条:建设一支200人以上的督导队伍,加大教学督导和同行评价力度,“督”“导”并重,对教学实施全过程监控,促进教师及时改进教学,逐步覆盖全校本科和研究生课堂教学。

对此,有评论称,“这就很可怕了。你们(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在教室里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呈堂证供哦,今夜慢慢细思恐极吧。”

对于监控设备的安装理由,中大宣传部工作人员的解释是,中山大学不少教室平时承担有考场功能,而监控设备作为考场“标配”,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和合理性。

此外,中大宣传部工作人员称:设备的开启、摄录均有严格限制。只有在教师有录制教学过程需求,或者上级教育主管部门有数据收集需要时,摄像头会开始录像。在非教学活动期间。摄像头将处于关闭状态。

但摄像头的启动与否,教师和学生都不可能知道。因此摄像头的管控并没有保障,上述解释也无法被学生接受。

监控系统进入大陆各大高校

虽然摄像头早已进入中国许多高校的课堂,但对此的争论一直未断。

2015年武昌理工学院投资600余万人民币,在校园中,包括教室内,安装监控系统。据称,在监控状态下,大学教师坐着上课或者照本宣科,学生迟到早退、玩手机、睡觉等违纪情况都会被查课教师记录在案。

2014年贵州省教育厅下发文件,要求高校“建立全覆盖的课堂教学视频监控系统、教师授课全程跟踪系统”。当地教育部门有关人士称,此举是为了提高教学质量。

此事也很快引发了巨大争议。当时,杨名跨等4名律师还给该教育厅寄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它公开这一政策的法律依据。

也是2014年,有中南民族大学学生发帖称,返校上课后,发现教室都装上了摄像头,一间教室有三个之多。后有媒体证实,教室讲台上方两侧各有一个小型摄像头,教室后墙则有一个“体形”稍大的摄像头。该校保卫处负责人的解释称:摄像头主要用于考试监督,防止舞弊,平时不开放。

2013年4月开始,华中师范大学将教育部下批的400万专业经费,用于学生宿舍、大学生活动中心等处的安保设施建设。该校保卫部门称,安装摄像头后,宿管工作人员可以在电脑上进行实时监控。除了防贼,摄像头还能发现学生使用违规电器,预防寝室失火。

教室安装摄像头符合大学精神?

《南方都市报》曾针对武汉理工学院投资600余万元,建设了一套校园监控系统,发表评论文章《大学教室里装摄像头,管用么?》。

文章认为讨论这件事是否合理,还是要回归到一个老掉牙的话题,那就是大学的本质和精神为何?装摄像头的行为,到底跟大学教育的本质相符还是相悖?大学生不是中小学生,更强调学习的自主性和创造性,听讲是一方面,但积极地参与讨论,培养独立思考和研究的能力,恐怕是高等教育教学法区别于“填鸭式教育”的根本。

文章评论道,纵观国内外各类高校排名,不是看学生出勤率有多少,多少学生上课没睡觉,或者多少老师上课没照本宣科,考察的“硬指标”是师生的科研实力。

文章分析称,“学生不听话,因此就要监控,照此逻辑,为了让校长爱岗敬业,是不是该在每个校长室里也装一个摄像头?(近年来校园性侵案频发,“禽兽校长”也不是没有。)”

文章质疑,安装摄像头后,谁来监督摄像资料的保存和使用,谁来保证摄像资料不侵犯个人隐私、不破坏课堂自由讨论的气氛?

文章认为,600万元的投资不是小数,资金使用透明度如何,有没有想过这笔钱投资到教学科研的其它方面是否收益更大,这些细节,校方都无交代。

一句话,用违反大学精神的办法来管理大学,肯定管不好,师生的权利得不到保障,从长远来看,学校也吃力不讨好。

大学不是监狱 师生岂容监控

针对贵州省教育厅要求各高校在教堂中安装摄像监控系统的事件,杨名跨、李贵生、王宗跃、赵庆四名律师联名递交题为“大学不是监狱,师生岂容监控”的申请书,呼吁贵州省教育厅解释相关政策的依据和执行方案。

一名律师表示,在大学课堂里安装摄像头的做法将阻碍“激发师生创造性思维,鼓励师生表达洞见。”

杨名跨律师表示,很多人认为,监控会使大学课堂不自由,言论受到抑制,“大学关系到每一个人,连大学都不能自由地讨论问题,怎么可以?”他在向当地教育机关提交的申请书中呼吁:“大学绝对不是教育行政部门的后花园和自留地,没有法律依据的权力之手,不可伸进大学课堂。”

极权主义对人一言一行的管控

法新社曾报道称,中国在过去几十年经济飞速发展时期大幅扩大高校规模。执政的共产党是各个大学的管理者,严格管控著关于历史的讨论以及一切对政权可能造成潜在威胁的话题。

报导称,当局过去就曾在一些敢言学者的课堂中安装摄像装置,其中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维吾尔族经济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他于2014年9月被中国司法机关判处终身监禁。公诉机关对他“利用大学教师身份,通过授课活动传播民族分裂思想”的首要指控,就是通过课堂讲课视频予以证实的。

网名“孤独者田俊武”在其微博中撰文表示,在大学校园,尤其是大学教室里,是不应该安装监控摄像头的。

他介绍说,早在20世纪初,英国著名小说家乔治· 奥威尔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中,就讲到未来的集权主义社会对人民生活的严密监控和规训。

小说中形容,在未来的集权主义社会,用于监控人类行为的电幕不仅安装在政府机关、法庭、监狱、医院、图书馆等公共空间,而且也安装在每个正常人的家里。这样,人民的一举一动,包括睡眠中的呓语,都受到严密的监控,一但有与集权主义向左的行为出现,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和规训。

文章认为,大学校园和大学教室里安装摄像头,无疑是集权主义统治对人类最后一片精神圣地的入侵和监控,势必会破坏学术自由,限制大学教室教学创造性的发挥。

来源:大纪元 责任编辑:高静

本文标签:大学, 大纪元, 学校, 学生, 小说, 工作, 律师, 投资, 教师, 教育, 文章, 校园, 监控, 监狱, 自由, 贵州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