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周碧华:中国哪里的人与德国人眉来眼去?
Thursday, October 20, 2016 15:15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图片提供:李龙  王伟杰)

在湖南,只要说起“德国佬”“德国鬼子”,就知道说的是常德人。为何如此称呼常德人呢?常德与德国都有一个“德”字并非主要原因,我揣测,尽管德国人在二战时犯下了滔天罪恶,但世人不得不承认日尔曼民族是一个优秀的民族。而常德人在湖南,方言上属于北方方言中的西南官话,似乎与湖南主体方言湘方言分庭抗礼;而教育又十分发达,恢复高考以来,每年上一本的人数在全省不是居第一就是居第二,文理科状元占全省五分之一;牛哄哄的电视湘军和出版湘军中,中坚力量大都由常德人构成;而官场上,上世纪90年代初,全省40多个正厅级一把手,一半是常德人……于是我这样理解,常德人整体而言较优秀,其他地市的人称常德人为“德国佬”“德国鬼子”,一半是戏谑,一半是赞扬。

没料想,湖南人的幽默竟“一语成谶”!常德人竟和万里之遥的德国人“勾搭”上了。

早在2004年,常德就与德国汉诺威政府、德国汉诺威水协、荷兰乌特勒支政府、湖南省住建厅携手合作向欧盟申请了城市河流污水治理环境对话项目,即《解决亚洲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常德市城区及穿紫河污水治理个案分析》,并于2005年获得欧盟批准,这在中国绝对是一件很具前瞻性的事儿,要知道,欧盟如今对中国都是很牛逼的。2008年,“海绵城市”这个词儿在中国还没冒泡时,常德就与德国汉诺威水协再次合作,共同编制了《水城常德常德市江北城区水敏性(海绵体)城市发展和可持续水资源利用整体规划》,并以此为指导完善了城市总体规划和给水、排水、防洪、水资源利用、绿化、道路等10多个专业规划,也就是说,常德在国家提出海绵城市建设理念前就已组织开展海绵城市项目建设,经过10多年努力,常德城在雨水“渗、滞、蓄、净、用、排”等方面的功能已领先全国绝大多数城市,湖南各地同时下大暴雨,其他城市的街道如果能行船了,常德城还不致于有过多积水。于是乎,在201412月,国家住建部、财政部、水利部联合启动全国首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申报工作时,全国虽然有130多个城市参加竞争,但最终常德市等16座城市胜出,进入“全国首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一个三四线城市能有此成就,不能不说德国人帮了大忙。顺便提一下,常德城有条16公里长的大道,地底下能行驶汽车,各种管线都挂在地下,这也是欧美级水平的。

这还不算,常德人与德国人打得火热超乎国人想像!在常德城一块黄金地块上,专门修建了“德国街”, 街区总规划用地面积约2.15 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4.68 万平方米,建筑层高在25 层,多为传统德式建筑,建筑多采用传统坡屋顶。常德人很大方地把这一街区“赐与”德国人后,德国可说举国若狂,德国人根本没想到中国一座内地城市对德国如此友好,德国建筑师们亲自监工,原材料都从德国运到常德,整个建设过程,德国人那种精细的工匠精神,对常德人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街区以德国人经营为主,主要销售德国产品,德国商户自主经营,涵盖食品、服装、电子产品、餐饮酒吧、文化活动咨询等多个领域,如果你来常德,就可品尝到欧洲特色的食品,如红酒、面包、咖啡、蛋糕、巧克力等。前几天,德国汉诺威市市长还来到常德与常德市长一道主持开街仪式,他对“常德漂”的德国青年寄语,希望他们在中国的这座地市级城市里展示日尔曼民族的优秀性,别输给假德国鬼子了。德国街的问世,足见常德人与德国人之间的深厚情谊,也显示出常德人的国际视野和常德文化的包容性。

常德城就这样在城市建设中融入了德国文化的血液,但双方的“接触”还可以上溯得更远。2013年,我以市政协委员的身份提交了一份关于将常德打造成“二战英雄城”的提案,因为常德在抗战中因一场“常德会战”而享誉世界,当时世界各大报纸都报道过,称此役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我在查阅相关资料时,无意中发现一段鲜为人知的史实——

常德会战中,日军攻下常德城郊河伏山上的中国守军阵地后,发现一具白人军官尸体,从该军官身上搜出一份证件,日军惊讶地发现,这是一个德国军官!身份证显示:弗兰克·霍布里希,德国国防军陆军中尉。这还了得?日本与德国在二战中是兄弟,德国人怎么悄悄帮对手呢?消息传到日军大本营,日本政府随即向东京的德国大使提出严重抗议,而希特勒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费了很大周折才平息这场外交风波。

原来,二战前,国民政府与德国政府十分友好,大批军人被派往德国受训,国民政府的军队精锐就有“德械师”,而德国也派了大量的军事顾问来到中国。二战爆发后,德国政府迫于外交压力,不得不从中国撤回军事顾问,以向日本表明与中国政府撇清了关系。谁知,这个弗兰克·霍布里希拒不回国,称自己负责的长江防线工事还没有修完,要坚持到完工。德国与前苏联进入恶战状态后,这个弗兰克·霍布里希已然被自己的祖国遗忘了,他也乐得顺其自然,继续呆在中华民国的军队里效力。

194311月,弗兰克·霍布里希来到常德视察防御工事,正好遇上日军进攻,国军守军第57师师长余程万要派人将他送走,他坚持不走,而且上了城郊河伏山指挥修建工事,结果被日军包围了,1120日,日军第116师团在飞机掩护下,向河伏山中国守军阵地发起7次进攻,次日,守军一个营终于全部殉国,弗兰克·霍布里希也不幸阵亡。常德会战结束后,重庆方面追认他为国军陆军少将,抗战胜利后的第二年,中国国民政府将弗兰克·霍布里希阵亡的消息通知了他在德国的家人,并为生活困难的家人送去了抚恤金。

我了解到这一珍贵史实后,建议在河伏山上为弗兰克·霍布里希塑一尊雕像,将来,一定是德国人来到中国后慕名而至的地方,它将成为常德人民与德国人民的情感纽带。

常德与德国有这么多的故事,很神奇吧?(欢迎关注周碧华微信公众号“碧华视窗”bihua0003

 

2016-10-20 15:13:03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ae54740102wuco.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