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是什么阻挡了厚黑教主李宗吾?
Monday, October 24, 2016 17:15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他窥破了阴阳

他执着紧扣“阴极”看世界

他说破了天机

他用愚夫愚妇都懂的大白话说破了大成就者

“古之成大事者,不外面厚心黑而已”!


他既不厚,也不黑

他是一个厚道淳朴的人

他纯粹,有了真

他素直,空空的管道

他的真自然流淌

他的真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戳穿了伪善

他揭穿了正人君子的画皮

他把他们投入无底的深渊


他是罕见的大胆独立的思想家

他是“民间思想第一人”

他抻拉开了中国人的思维

他回到了先天真源

他拿出了不二绝活

扣醒了无数的心门

南怀瑾表达了后人的心理:

“他的书很多人喜欢读

“但许多人不敢和他来往,怕沾上边。”


可惜,他参不透

他参不透执两用中

他参不透混沌灰度

他参不透“负阴抱阳”

他参不透“抱素守朴”

他参不透“一啬到底”

他参不透“知白守黑”

他参不透“反者道动”

他参不透“冲和自然”

他参不透“上善若水”


“厚黑”时常遭群起而攻之

青壮年受尽了各式打击

一生穷困潦倒孤独

晚年教主醒悟:

“假使我不讲厚黑学,只埋头去做,我的世界或许不像现在这个样子。”

“不知是厚黑学误我,还是我误厚黑学”!


——王育琨记



原文:“害死”厚黑教主的,正是所谓正人君子的“厚黑”

作者: 发现你的生活美学

来源:拾遗








拾遗物语

多数人眼里,李宗吾等同于厚黑学。

林语堂却说,读过中外古今的书籍,没有读过李宗吾者,“实人生憾事。”

李敖说,他是李家的四大怪杰。

南怀瑾说他很是诚恳,“为人道德,一点儿也不厚黑。”

他23岁时考取秀才。28岁时,被学部特授举人。他加入同盟会,密谋刺杀四川总督赵尔丰。年轻时,李宗吾也曾有过大抱负。“发表厚黑学后,处处遭人疑忌,一直沦落不偶,一事无成。”李宗吾说。

他成名于“厚黑”,第一个道出了“皇帝的新衣”,但最终也败于“厚黑”,败于“正人君子”的厚黑。


1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张培爵任四川军政府副都督,作为同盟会的一员,张培爵电邀李宗吾到省共事。当时,李宗吾和廖绪初等友人同住。李宗吾常和好友戏笑厚黑学之说,“古之圣人无一不厚黑。三国英雄,首先要推曹操,因为他的特长,就是心子黑。其次是刘备,脸皮够厚,依曹操,依刘表,东窜西走,寄人篱下,恬不知耻。”《华西日报》编辑听了,跟李宗吾约稿,怂恿他把所思所想写成文字。在此之前,好友王简恒曾劝说,“你说的厚黑道理很不错,但是我要忠告你,你照着你的说法,埋头做去,包管你干出轰轰烈烈的事业。但切不可拿在口中讲,更不可形诸笔墨,否则于你种种不利。”

李宗吾也很犹豫,

他心里明白,有些事说得做不得,有些事做得说不得。

好友廖绪初却劝说李宗吾,“你可以写出,我替你作一序。”“绪初是讲朱学的人,他都可以发表,我也可以发表。”于是,李宗吾的短文厚黑学刊登了。
然后,李宗吾就突然“红”了,不过他是被骂“红”的。“古之成大事者,不外面厚心黑”的观点,为他招来诸多口诛笔伐,就像孔子与儒教,释迦牟尼和佛教的关系,李宗吾与厚黑学合二为一,从此,李宗吾就等于厚黑。其时,民国初成,虽扫荡了政治结构,但并没有在实质上触动人们的思想根基。“事事革新,应该有一种新学说出现。”抱着“宁鸣而死,不默而生”之心,李宗吾一片好心,把文章写出来发表。果不其然,李宗吾成了众矢之的,

写序的廖绪初还是廖大圣人,他却得了‘李厚黑’的徽号。

厚黑学,残酷地揭开了社会表面温情的一面,拿住了社会黑暗的一面。

国人不就是如此吗?大家心照不宣,表面祥和,很多事情却是不能撕破脸皮的。李宗吾之举,让他生命骤然转弯。
厚黑学2 厚黑学一出,李宗吾开始遭受“网络暴力”。
一次,有读者问李宗吾,“你的厚黑学,为何我拿去实行,处处失败。”“我的《社会问题之商榷》你读过吗?”“没有”“《厚黑学》单行本,看过没有?”“没有,我只听说做事离不得脸皮厚,心子黑。”原来,许多人连情况也没摸清楚,就开始基于片面的信息,给他贴标签,下结论。有读者指责他败坏人心,有军官动笔写了长长的反驳文章,标题也与《厚黑学》唱对台戏,叫《薄白学》,有人在公开演讲中痛骂李宗吾。                     本是好心的建设,竟被大众误解。李宗吾百口莫辩。“发表厚黑学后,处处遭人疑忌,一直沦落不偶,一事无成。”
李宗吾就读的四川高等学堂自修室其实,李宗吾本是很有才学的人。就连教他的老师也常常自愧不如,李宗吾还因此转学几次。

光绪二十七年,李宗吾考取了秀才。

1902年,考入四川高等学堂。

1907年,李宗吾因成绩最优,还被特授为举人。他参加同盟会,密谋刺杀四川总督赵尔丰。他主张“思想独立”,认为“民族独立,思想更该独立。”他写下《中国学术之趋势》,观点别出心裁,暗合史学大家陈寅恪“由史实出史识”的话。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曾说,“个人一旦成为群体中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理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在“反厚黑”攻击下,

李宗吾算是明白了“人言可畏”。


不久,张培爵出任民政部长,在四川设了一个审计院,李宗吾任第三科科长。一看李宗吾做官,有读者立马讥讽道,“厚黑学果然适用啊,你看李宗吾公然做起科长官来了。”李宗吾气不过,想回讽一番。好友纷纷劝解,让他就此罢手。好笑的是,立马又有人出来说,“你看李宗吾,做了科长官,厚黑学就不登了。”李宗吾本来书生气就重,年轻气盛的他受了这番刺激,干脆又写了“求官六字真言”和“做官六字真言”,道出做官的精髓,并拿去报纸上发表了。其实,对于官场上的种种龌龊,李宗吾心里如明镜,却是做不出来的。当时,李宗吾本想把已经做好的《圣人之黑幕》也发表出来,但因舆论攻击他破坏道德,煽惑人心,这篇文字,李宗吾终究抵抗不住,搁浅下来,不敢发表。当初“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他,开始学会沉默了。
最可怕的是,李宗吾受到许多人的恶意猜测。人性骨子里,都喜欢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不久后,审计院裁撤,财政司委任李宗吾为重庆关监督,在当时,这可是一个很多人都垂涎的肥缺。李宗吾却把委任状退了回去,坚决不就,财政司委托老同学刘公潜去游说,李宗吾也坚决不去。原来,李宗吾嫌的就是这个职位是肥缺,

怕玷污了自己的清白,因此坚决不肯就任此职。

此后每想做一事,刚一动念,李宗吾就想,


“像这样做去别人岂不说我实行厚黑学吗?因此凡事不敢放手去做。”


后来,政府任命他为官产竞卖经理处总经理,他应命了,要求薪金从200元减到120元。一年后机构撤消,李宗吾解职。可叹的是,虽然做着“肥缺”的官,他却连回家的路费都是借的。可是,这个“傻白甜”的悲剧还未结束。
1914年,李宗吾复做教书先生。他打算“曲线救国”,在教育界干番大事。生在农村,李宗吾太明白寒门求学之苦。当时,官办的现代学校是中国教育的主导。

这样的教育模式有一大弊端,“文化霸权主义”。

只认可现代学校颁发的文凭,

至于校外的,任他学问如何,依然是弃材。且官办学校“官化毒气”太深,安插冗员,效率低下,一帮人拿了钱不干事。李宗吾对此深恶痛绝。于是,李宗吾提出学制改革,政府设一个考试制作导向,无论出处,通过考试都可获得认可。

此法的好处在于杜绝政府垄断,多元化培养人才,节省政府资源用于平民教学……

但改革牵扯利益甚广,且损坏到官员现有利益。

李宗吾虽然多次提出方案,都没通过。

这次他学“聪明”了,求助刘文辉。

想借助实力军人的权杖,为考试制杀出一条生路。

1924年,在刘文辉的支待下,

李宗吾的教育改革开始在川南各县施行。

但是,李宗吾的改革立即遭到了学生和校方的阻碍。当时,全国各地学生正在酝酿废除考试,突然袭击,考生们考得一塌糊涂。从此,李宗吾所到之处,常有学生在背后指指点点,冷言冷语。一次英语考试后,考生们手持木棒,一百多名学生夜里潜入李宗吾住处,对他拳脚相加。李宗吾的衣服、蚊帐,全被考生撕成碎片。当时,已是年近50的李宗吾毫无招架之力。“你这狗东西,还主不主张严格考试?”“只要没打死,还要考!”李宗吾大声应。

可怜一把老骨头的李宗吾休养了好几个月。


“钦差大臣”被打,刘文辉下令校长邓迪斋限期破案。其实,邓迪斋和李宗吾交情不浅,两人中学时曾同窗数年。可是,李宗吾的改革“革”到了他头上,如果绝大多数学生拿不到毕业证,他这个当校长的怎么向父老乡亲交代?况且凶手都是他的学生,一旦查出来,他这个当校长的也脱不了干系。

为了明哲保身,邓迪斋能敷衍就敷衍,

李宗吾被打一案最终不了了之。

挨打之后,李宗吾又写下《考试制之商榷》,

详细阐述教育改革的必要性,由教育厅印发各县讨论。

此时,正值蔡元培出长北大,胡适回国之初,“全盘西化”的思潮弥漫全国思想界、教育界,本就边缘化的李宗吾,记住淹没在大流中。没多久,李宗吾推崇的小学会考遭全面废止;紧接着,数省封存他的《考试制之商榷》,李宗吾感慨,“我在教育界遗留的痕迹,就算完全肃清了。”李宗吾从此心灰意冷,回老家归隐。“经常独自一人,坐坐茶馆,游游公园的。”

归隐后的李宗吾也时时受到欺负。

抗战期间,蒋介石偶然读到《厚黑学》,

读毕,蒋介石大为恼怒,痛骂作者乃“坠落文人”,并下令通缉作者。1939年的一天,李宗吾因事进城,走到桥头,突然被一流氓男子拦住。这人抓着李宗吾,劈头就给他一记耳光,“李宗吾,你别装糊涂!你欠老子行内20石黄谷,非还我不可。你是厚黑教主,政府正在通缉你,今天老子拖你到市政府去,你就受不了啦!”宗吾遭此不测,脑中立刻浮现早年被打的经历,又气又恼,有口难辩。可怜垂垂老者,隐忍为生。从此之后,李宗吾更少出门了。
晚年时,李宗吾一家日子困苦,“家无长物,惟线装书尚多。”晚年的李宗吾甚感孤独,因为厚黑教主之名,许多人都避而远之

“他的书很多人喜欢读,但许多人不敢和他来往,怕沾上边。”好友南怀瑾曾说。

张默生算是例外,他当时正值怨天尤人之际,

从厚黑学的字里行间看出,作者为人既不厚,也不黑,甚至还有一副菩萨心肠。

两人因此结为好友。

一次会面,张默生说,

“我将站在志不同道不合的立场上,为你这位不厚不黑的厚黑教主作一部10万余言的大传,来报答教主不远千里而来的的枉顾。”“这样,我可以死矣。”李宗吾叹息说。不久后,李宗吾中风昏迷,从此再也没有苏醒过来。1943年,李宗吾走完了他苦闷的一生。死后,李宗吾也不得安生,被挖坟取棺,遗骨被抛。可怜他一生抱负未了,

“假使我不讲厚黑学,只埋头去做,我的世界或许不像现在这个样子。”

“不知是厚黑学误我,还是我误厚黑学。”李宗吾说。


文字为「拾遗」编辑整理,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号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李宗吾(1879.2.3-1943.9.28),四川富顺自流井(今四川自贡市自流井)人,其早年加入同盟会,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系四川大学教授,历任中学校长、省议员、省长署教育厅副厅长及省督学等职。中国近现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革命家,畅销书小说作者。1936年,他还发表了被人称为扛鼎之作的《中国学术之趋势》。1938年,又将以前曾发表过的短文《心理与力学》重新整理成书同名发表。他曾撰写了轰动一时的《厚黑学》



 

2016-10-24 17:13:04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b9bb690102x3mh.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