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深受毛泽东倚重的机要秘书徐业夫
Tuesday, October 25, 2016 7:42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徐业夫,(1916-1974),安徽省霍山县磨子潭镇龙井冲人,一九三○年四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一九三七年四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12月,由徐海东推荐徐业夫调中央军委机要科工作(由此看似徐出身于红十五军团),成为毛泽东身边从事机要工作的人员。自陕北起此后几十年如一日,与叶子龙等和毛泽东影踪相随,能经常聆听得到毛泽东的遵遵教诲。建国后长期受毛泽东倚重的机要秘书,曾任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处副处长。
徐业夫是霍山县林业局原副局长温磊叔丈人,图为2005年7月徐温家族合影于北京
      戴一副金丝眼镜,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也擅长写文章。他是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革命,深得毛泽东信任。他跟毛泽东有一共同嗜好–抽烟。毛泽东晚年患支气管炎,一抽烟,咳嗽很厉害。徐业夫让毛泽东试着抽他的四川雪茄。毛泽东看着这又粗又长的雪茄笑道:“说不定是个纸老虎!”一抽,果真咳嗽减轻,此后,毛泽东便改抽四川雪茄……
      毛泽东的秘书徐业夫,江青经常对他呼来唤去,如同奴才,徐本人闷不做声,林克问他为什么不向主席反映,徐说过一句话至今都觉得是名言。徐说:“自古就是疏不间亲!”所以,后来,叶剑英说只有总理和小徐读懂了主席和江青,我们这些人都不行(梁木生:周恩来秘闻点滴)。
      1968年初参加“三支、两军”活动,1972年完成“三支、两军”任务后回到中办秘书处,又到毛泽东身边做机要秘书。 1973年的4、5月份,徐业夫因病住院,1974年6月,在京病故。病重后,使毛泽东失去了一位倚重的机要秘书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六月十二日讯 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处副处长徐业夫同志,因病于一九七四年六月七日在北京逝世。徐业夫同志一九三○年四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一九三七年四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终年五十八岁。(1974年6月13日《人民日报》)

深受毛泽东倚重的机要秘书徐业夫
转自哈里杨的博客
    在传记作家叶永烈著书中有统计毛泽东一生共有26位秘书(另还看到网上还有35位一的),这其中最重要的、最为人熟知、也最有名的1955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曾正式下文中的5大秘书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叶子龙、江青。能出任所谓政治秘书、机要秘书岗位,在毛泽东身边担当重要工作的人物都是经过严格、慎重的筛选、考察。须政治上要可靠,有较高的思想觉悟和个人素质,也要有承担岗位职责的一定工作能力。像陈伯达,还是毛泽东亲自看中后从延安马列学院选调来的。
    在不同时期担任过毛泽东秘书班子里的其他人,在网上文章中检索了下,提到过名字的大致有:谭政、江华、古柏、贺子珍、冯文彬、黄祖炎、张如心、张文彬、周小舟、郭化若、李六如、和培元、罗光禄、徐业夫、高智、高碧岑、林克、逄先知、张玉凤、李锐等人,还包括划入‘另册’的戚本禹、谢静宜。另还有网闻说是张闻天、师哲、李一氓、邓力群也有短暂时间,出任或兼职过毛泽东的秘书工作。
    本博小撰薄文想介绍的这位秘书是徐业夫,源于此公当年曾有句“疏不间亲”的至理名言,用以形容、描绘自身所服务对象的高层政治关系。据传,连老成持重、睿智练达的参座‘闻之’都佩服不已、深以为然,叶帅曾感慨说:只有(周)总理和小徐(指徐业夫)读懂了主席和江青之间的‘关系’,我们这些人都不行。
    本博觉得就此言说明此公没白在最高层服务‘行走’一通,历练过的,有悟性,认知上确属有识之士,甚至也可以说具有‘大智慧’之人。其所言也为有志于、有兴趣研究关注下新中国成立后中央高层政治关系的人们,打开了一扇‘窗口’!

       本博非常欣赏能人情练达洞悉通故且具‘大智慧’之人,因为难得一见!现今社会,聪明伶俐的人看起也不少,但真要说起具有人生‘大智慧’的人,确是凤毛麟角!
      说起具有人生‘大智慧’的人,新中国成立后,刘帅应算得一人,深知功成名就后需身退,自弃执掌兵符而‘避嫌’远离军机中枢是非地,投身国防军事教育,教书育人,着力培养国防‘栋梁’之才!实属具‘大智慧’!
 话归正传,早几年就一直对徐业夫这个人物感兴趣,在网上搜寻了下,搜索到介绍徐业夫的专门文章,也没查到其个人履历是如何的,仅从当年同在中办‘一组’共过事的人物访谈、回忆中的只言片语,罗列出勾画了下此公一些情况以示。
    徐业夫,曾任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处(局)副处(局)长1936年12月,由徐海东推荐徐业夫调中央军委机要科工作(由此看似徐出身于红十五军团),成为毛泽东身边从事机要工作的人员。自陕北此后几十年如一日,与叶子龙等毛泽东相随,能经常聆听得到毛泽东的遵遵教诲。1968年初参加“三支、两军”活动,1972年完成“三支、两军”任务回到中办秘书处又到毛泽东身边做机要秘书。1973年的4、5月份,徐业夫因病住院,病情较重,大致于197467月,在京病故。
     曾出任过中办副主任的张耀祠在接受访谈时谈及:毛泽东的机要秘书,最初是叶子龙,后来是罗光禄、高智,接着是徐业夫。徐业夫患肝癌死了,由高碧岑接替。“九·一三”事件后,高碧岑调走了,由张玉凤担任毛泽东的机要秘书。
   (注:此处张的回忆也不很准确,属大致记忆,综合其它资料看高调走后,徐还在岗。另据笔名‘一清’的文章看,张玉凤担当机要秘书是1974年10月22日才定下来的
 
    当年中办同事的回忆摘三:
    
    徐业夫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在延安就担任毛泽东的机要秘书。他戴一副金丝眼镜,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也擅长写文章,深得毛主席信任。他跟毛主席有一共同嗜好–抽烟。(侯文忠)
    机要秘书徐业夫是一位参加过长征的干部,我们都称他为徐老。他是位憨厚、老实、兢兢业业、言语不多的老同志,有时讲几句话也都是大实话。(吴旭君)
    …… 徐业夫是从延安来的,文化程度也不高。(吴连登)
      网上能搜索到的相关文章中,当年许多重要的‘场景’:庐山、滴水洞、中南海、钓鱼台…… ,其中都出现过徐业夫的身影。他也参与了毛泽东交办的很多重要‘事件’的处理。综合了下有关信息,本博觉得徐业夫应该是叶子龙自1962年4月离开至1973年春这个阶段(经历了‘文革乱象’这个重要时期),在毛泽东身边最为倚重的一位机要秘书。
     从网文中摘取的两段徐业夫参与或办理的事项略予印证:
      一、1968年秋冬之交,江青患了一次重感冒,发高烧,体温在38℃以上,几天高烧不退。看得出她非常不舒服,整天坐卧不宁,烦躁不安,出大汗。病中,江青想见毛主席。
  有一天,她叫我打电话给毛主席的秘书徐业夫同志,她说:“让他立即报告毛主席,就说我现在的病情很严重,几日高烧不退,身体极度虚弱,请主席赶来钓鱼台看看我,否则,就可能见不到主席了。”
  徐业夫将江青的请求报告了毛主席,主席既没有表示去钓鱼台,也没有表示不去,没有说话。
       江青焦急地等待着,等了两天,实在忍不住了,叫我再次打电话,“让徐业夫问问主席何时能来钓鱼台看我”。徐业夫在电话里说,他不好催促主席,等一等再说吧,并答应过几天他再提醒一下主席。
      大约过了两周,江青的病完全好了,吃饭、睡觉、工作都恢复正常了,毛主席才从中南海来到钓鱼台看望江青。摘自曾任江青秘书的杨银禄在党史博览》撰文江青对林彪早有防备:电话记录都留作证据”一文)
       二、1967年1月13日夜,毛主席的秘书徐业夫来电话说:“主席叫我去接刘少奇同志来大会堂谈一谈。我坐华沙牌小车去,你们就不要给他要车了。告诉你们门口的哨兵,不要挡我。”
    我同他开玩笑说:“现在少奇同志的家,就像开了门的菜园子,谁都可以随便进出,更何况是你呀。”
    为什么他要华沙牌车来接少奇同志?我不理解。但毛主席要找少奇同志谈话总是个好消息。我还是从心眼里感到高兴的。
    我向少奇同志报告了徐业夫的电话内容,但他没有听懂,“你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懂。”他提高声音对我说。这时光美同志又将我的话重复了一遍。“那好。”少奇同志说着就站了起来。
    徐业夫来后,先到了我们办公室。因为少奇同志搬到福禄居后,他还没来过。
    我问他:“为什么你坐华沙车来接?”
    “少奇同志的车子目标大,不安全。”
    我领他到少奇同志办公室时,少奇同志已在门口等着。徐业夫说:“主席请你到他那里谈一谈,跟我一起坐车去吧。”少奇同志顺手装上香烟和火柴就出来了。光美同志跟在少奇同志身后,用手捋捋刚穿上的干净衣服,把上衣往下抻了抻,这样一直送少奇同志上了车。看得出,光美同志这样做,是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
    少奇同志走后,光美同志问我:“为什么叫徐业夫来接?”我说:“刚才徐业夫说少奇同志的车子目标大,怕不安全。”“中央领导人是不是都换车了?”她又问。我说:“不知道。”我安慰她说:“不管坐什么车子,但愿这次能带来好消息。毛主席对少奇同志目前的处境可能还不大了解。”“不会不知道吧,会有人报告的,但怎么报告就不清楚了。”她心中无数。
   摘自《刘少奇的最后岁月》,黄峥 编著,九州出版社,2011年12月
 
深受毛泽东倚重的机要秘书徐业夫
(好不容易从1967年的一张合影中,发现有徐业夫的身影,右一即是。与我原来的想像有很大差异!徐右手边挨着的就是李志绥医生。左一是陈伯达的秘书王保春,左二是吴旭君护士长。另中间位置的三位‘大人物’就不列名了)
与毛主席的最后晤面
  1962年4月19日,毛主席征求高智对工作的意见。他可以选择继续留在毛主席身边,但为了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到艰苦的地方锻炼,他表示愿意回陕西工作。高智回到陕西后,听从省委领导的安排,到省委政研室做了一名普通研究人员。
  在毛主席身边当秘书时,天天见毛主席,不觉得什么,离开中南海后,高智对毛主席的思念与日俱增,甚至后悔不该离开毛主席,应当在毛主席身边工作一辈子。他希望有机会再见到毛主席。这个机会终于来了。1965年1月,高智获得一个出国访问的机会。因为代表团要到北京集中,他可以借机看望毛主席。
  1962年4月19日那次毛主席与高智的谈话长达70分钟,其中毛主席的一句话高智永远记在心中:“不管你到了什么地方,做什么工作,都要继续为我做点事情。”为此,高智没有乘飞机,特意坐火车前往北京。那天,他一夜没有合眼,详细记录从西安到郑州的铁路状况,有多少个隧道,每个隧道有多长,都一一记在本子上。
  1月13日下午,一下火车,高智直奔府右街中南海西门。由于离开中南海仅两年多时间,警卫室站岗的同志都认识,没有受到任何检查就进去了,经过怀仁堂、居仁堂,走进毛主席居住的丰泽园。
  听说毛主席正在休息,高智便在值班室等候。不久,电话响了,接替高智的机要秘书徐业夫说了声“主席醒了”,就急忙奔向毛主席的卧室,不多时返回卫士值班室,告诉高智:“主席让你马上去。”
  徐业夫为毛主席倒了杯茶水,端着走在前面,高智跟在后面。走进毛主席的卧室,徐业夫对毛主席说:“主席,高智同志来了。”
  毛主席正躺在床上看报纸,闻声放下报纸,伸出手。
  高智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说:“主席,你好!”紧紧地握住了毛主席的手。毛主席拉他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
  高智简要地汇报了陕西的外事工作和自己的工作、学习情况,并倾诉了对毛主席的思念之情。在毛主席的询问下,介绍了从西安到郑州的铁路状况。
  毛主席显得格外兴奋,说:“我在江西只(住了)7年,在延安(住了)13年啊!”他一边说,一边掰着指头计算年数,然后说:“在那个时候(指陕北),打了两个仗,一是抗日战争,一是打蒋介石!陕北的人民好,我还是要回去看看,再吃吃那里的小米,还要沿黄河走一趟。”高智看表,已和毛主席谈了40多分钟的话,毛主席醒来后尚未吃饭,晚上还有会,便起身告辞。毛主席握着高智的手,让他出国访问回来时再来看他。当晚,高智还随毛泽东到春耦斋参加舞会。他没有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毛主席。

跟随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转战陕北的几位秘书在杨家沟合影
(左起:徐业夫、刘长明、李智盛、丁农、吕凤华)

徐业夫病故后,张玉凤毛泽东晚年机要秘书
       张玉凤1944年出生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因家庭困难只读完小学六年级。为了生活,她只身出去找工作,成为铁路客运乘务员。1960年秋,铁道部到张玉凤所在单位去选调专列人员。年仅16岁的她幸运入选,当上中央首长专列的列车员,不久被调到毛泽东的专列上当工作人员,1970年又被调到毛主席身边工作。后来毛主席的秘书徐业夫病故,经中央批准,她又兼任毛主席的机要秘书。
       张玉凤说,我的前任秘书徐业夫同志13岁就参加了红军,是我十分敬重的老前辈。他因患不治之症住医院,所以秘书一职暂由我代理。他跟随毛泽东多年,工作酝酿默契,毛泽东很满意他的工作,一直盼着再回来。可是他终究没有回来,留下了很多遗憾。
      毛泽东逝世后,张玉凤离开中南海,先是被安排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工作,后来,又调到铁道部做一名普通干部。退休前,她在铁道部老干部局工作,处级干部。

 

2016-10-25 07:39:06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bfac9d0102wxeh.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