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独闯原始森林 我还是个懦夫
Friday, October 7, 2016 11:15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原标题:独闯原始森林 我还是个懦夫)

重庆晚报记者营地对面陡峭的山脉

  搞不清楚为什么,别人想去景区玩,我却想往森林里钻。逢年过节,钻森林便成为我的首选。好几年了,这个问题始终没得答案。

  以往都是三两人成行,这次国庆节,我决定独闯綦江区与贵州省交界处的翠峰峡,一个当地人称之为回龙庙原始沟沟的地方。

  重庆晚报记者 江涛

  独宿原始森林 山中无鬼心中有鬼

  10月3日夜,走了一天路的我第一次独自露营一片原始森林。一天的行走虽然很疲惫,眼睛闭痛了依旧睡不着。可能是我的闯入惊扰了这里的原住民——刚开始是很远的山峰上传来它们的吼叫,后来它们干脆围拢在我帐篷周围50米开外的地方,一边吼叫一边拍打着树干,久久不离去。我知道它们是猴子,不及人类胆大,相信它们无论如何也不敢靠近帐篷,顶多就是想恐吓我离开它们的地盘。

  风也呼啸着赶来添乱,不但把帐篷刮得稀里哗啦,掠过树梢时发出的“呼呼”声,还真触发了我企图藏于心间那根恐惧的神经——就在傍晚路过这里一个叫“石瓮三缸”的地方时,情不自禁想起20多年前我一个远房亲戚,在这里将他的妹夫杀害,用麻布口袋捆上石头沉于缸底。加上行前做了一些功课,知道这里发生过张献忠剿四川、石达开过綦江、黔军讨伐北洋军、解放军剿匪……想到这片森林里有说不完的刀光剑影,心中不由得冒出数不清的孤魂野鬼画面,顿觉后背发凉。

  独自露营谷底,视力所及也只能看到仿佛要粘在一起的两边山崖,再怎么鼓励自己,终究还是觉得阴森。加之身处猴子、野猪们的地盘,它们一旦被惹恼恐怕一时难以息怒。我不由得埋怨自己为什么露营前不生火。安全起见,我在帐篷旁的树枝上挂起一盏调到最亮的营地灯,又打开强光手电朝猴子们吼叫的地方一阵照射,和它们对吼起来,希望吼声能把它们吓跑,至少能离我远点。不过,短时间有效,一旦停下来,就会又遭致猴子们新一轮报复。

  我甚至几次坐起来,准备收拾行装夜走森林,通过赶路来驱赶心中的恐惧。我知道,在这片烈日也难以射进来的原始森林里,白天是鸟儿的世界,夜晚就是四只脚们的乐园。虽然不时有猴子叫声传来,但我还是觉得很静——这种静,无人,却阴森得可怕;没鬼,却心中似有鬼。

  打开定位仪,我发现竟然身处一个叫砖房的地方——这里既不见砖,也不见瓦,更没什么房,不知地名如何得来。真要有房就好了,哪怕一间茅草屋也行。因为在这神秘得有些可怕的森林里,并不只有我一个人在呼吸,尽管我努力不想用恐怖这个字眼来描述我的感受。

  终于,不知什么时候,我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醒来时眼睛有点涩,还有些痛。这时天隐约亮了,我可以放心再睡一会了。这感觉,相信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领会。

  鸟儿开始唱歌,希望歌声能催眠我,或许在梦中,我能从荒野回到人间。

  早安,森林。

  偶遇山里老乡

  我被当成拦路打劫

  大约又迷糊睡了一个小时后,我开始收拾行装继续前行。

  山中并无旅馆,加之我没有探险家贝尔那样生吃鼻涕虫的勇气,更没有现代鲁滨逊——埃德荒岛求生60天的技能,于是准备的粮草近乎贪婪:09式压缩干粮、卤牛肉、巧克力、沙琪玛、红牛饮料以及几瓶矿泉水,甚至还背了一斤新米……锅碗瓢盆,像是搬家。很快,两个肩膀告诉我,它们已经成为我的负担。

  由于是在峡谷中,骄阳并没能把露水晒干,脚下的路仍然很滑。明明可见几缕斜插的阳光,视野为何越来越暗?猛然回神,才知道走错了路,进入一无名岩洞中。

  我迅速放下包袱折返寻路,于一小石桥上碰到一个从山里往外走的人,兴奋中连忙高喊“大哥,等一哈!”我察觉到他疑惑的眼神中露出的不安,对于我的问路只简短地回答“沿沟一直走”。他还摸出一包烟,手有些颤抖地递过来向我示好。然后又补了一句“再走两个小时就可以见到人家了”。说完快步离开。

  他肯定是被我的高喊吓坏了。想想也是,在这深山老林里,清早八晨哪来什么游客?既然是游客,为啥连包都不见一个,只见一个光头左腰别斧头、右腰挂猎刀?看他和我对话时有些惊恐的表情和快步离去的样子,十有八九把我当作拦路打劫的了。真的很抱歉!

  这时,天上传来飞机的轰鸣声,听起来很近,此刻的我却觉得离现代生活有些遥远。索性歇脚给家人微信留言,想必家人也在为我担忧。

  每到一个岔路口,我都会用刀在石头上画一个箭头以防不测。除此之外,还煞有介事地在朋友圈晒路线图,看似高调,实则图自保。

  冒险闯牯牛背

  面对自然我是懦夫

  10月4日半上午,我终于走完了这座原始森林所在大山U字型的一边,抵达一个叫牯牛背的地方。

  牯牛背,号称綦江华山,因为山脊凸起险峻异常,形似雄壮威猛的牯牛得名。当地甚至有传言,牯牛背上有一股清泉,就是牯牛产的奶。

  一天半的行走,几近精疲力竭,加之睡不踏实,更觉力不从心。雇了当地一个叫李军的小伙子当向导爬山。因为尚未开发的缘故,牯牛背的旅游安防设施为零。爬着爬着,恐高的我真觉得很不幸——刚出森林,又遇险峰。土生土长的李军鼓励我随他攀爬,我却偏偏脚下发软,先是站立着,后来干脆两手着地,麻起胆子爬上“天梯”。

  今年39岁的李军有些文化,不过还没娶到老婆。他喜欢捡石头,挖盆景,他父亲却责怨他眼高手低,不务正业,让他每天敞放118只山羊,而且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捡石头只能砌羊圈,喂羊子才能换到婆娘。李军托我回城后帮他寻两家收购盆景的商户,只因“不想当一辈子放羊娃”。他还知道城里人的烦恼,比如空气不及山里新鲜,蔬菜没有乡下种的味道……

  李军热情邀请我去山下他弟弟的丈母娘家吃午饭。李军的姻伯告诉我,已有城里人托他挖卖甜茶、砍根雕、摘金弹子。我一边极力游说他不要贪图眼前利益出卖牯牛背的天赐资源,一边却贪婪地遐想起那一尊尊奇形怪状、附生在悬崖绝壁上的根雕,一窝窝藤系发达的野生猕猴桃,品甜茶,摘金弹子(当地人把野生柿子叫作金弹子),养盆景,观果园……这日子哪个城里人不羡慕、不向往?一阵遐想之余,顿觉心中惭愧,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告别农家,我还要再进森林,从U字型森林的另一条沟出山。我知道归途中躲不过两河口的奇峰峡谷,极目前方无人的森林,回望牯牛背,不得不坦白从宽:独闯原始森林,我还是个懦夫。

  后记

  回到家里后,我又试图总结这次独自夜宿原始森林的心得,比如对人对事有没有少一分狂妄自大?对山对水有没有多一分心悦诚服?我甚至反问自己,为何不随大流呼朋唤友结伴出游而找自虐?

  其实我知道,每天一睁开眼,就得面对尘世纷繁,直击人情冷暖。自认率性的我讨厌极了天天戴着的那副面具,想躲躲不过,想逃逃不脱,很多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与自闭有了什么关联。所以,选择独自去深山老林,绝不是玩格,而是去疗伤——希望本真的大自然,能帮我过滤掉一些留存于心的邪恶与杂念,哪怕只有一点点。

2016-10-07 11:13:09

原始网页: http://sports.ycwb.com/2016-10/08/content_23189077.htm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