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用想象逼近历史真实
Saturday, October 8, 2016 13:48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原标题:用想象逼近历史真实)

  名家会客厅
  曾在大西北当兵的师永刚,对那些通人性的战马和手柄磨得发亮的军刀,还有牛皮马具的深棕色,深深依恋。骑兵们打干草、备马料、爱马如人、马上劈砍训练、军民共建、救助大雪灾中的牧民、牺牲在沼泽地中,让他念念不忘。在他看来,“像中世纪骑士一样浪漫。”这股情结都表现在他的历史军事小说《最后的骑兵》中。近日,这部最初写于1999年的小说再次出版,引发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与《最后的骑兵》一起出版的,还有师永刚的最新历史军事小说《迷失的兵城》。在这部小说中,师永刚笔下的主角试图通过对一座2000多年的古老兵城遗址的探寻,寻找一支神秘消失的西汉军人俘获的古罗马帝国战俘的踪迹。促使他创作这部历史军事小说的灵感之源,正是在考古学界被严肃关注的一宗历史悬案。
用虚构与非虚构交融书写对英雄与马的情怀
  与中国西部连接的整个中亚细亚,是全世界最适宜骑兵奔驰的地域,也是全世界最早出现马上搏杀的地方。
  随着时代发展,骑兵也在发生着变化。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一个兵种,继1960年美国军队与世界各国陆续撤销骑兵这一建制后,骑兵开始在兵种舞台上渐渐消失。骑兵,已成为一种兵种的标本,骑兵部队也成为一种神秘与传奇的象征。
  多年前,师永刚去新疆游历。在一座小山上,他看到一座奇怪的马坟。那个坟被修得很整齐,坟前竖着一块很大的碑。他当时的想法是:为什么要给一匹马造一座坟,还要竖一块碑?背后有一段很感人的故事。
  那匹马的主人原是西北军阀马步芳手下的一个师长。此马高大俊伟,一身黄毛,号称黄毛风,性刚且烈,屡次将骑兵师长从险境中救出。一次,骑兵师长所带领的部队被解放军围在这座小山冈上。
  第四日,敌方断粮断水。第五日夜间,竟有一骑如闪电般冲出解放军包围,稍顷又浑身湿淋淋地跑回山上。事后才得知,此马身覆棉被,跑至山前一水渠处,浸湿后又跑回山上,以此救活了山上被围的骑兵。
  最终,骑兵师长被打败。此马被俘后,整日仰天低鸣,水草不沾。10天后,被围于山上的骑兵师长自杀。此马似乎得到召唤,冲破围栏,直扑山上。3天后,人们在悬崖下找到马尸。此马之忠烈,令解放军将士震撼。解放军骑兵团长下令将其下葬,并竖碑铭之。
  师永刚被这个故事震惊了,“为这匹马,也为那位后来成为解放军一位名将的骑兵团长的举动。”从那时起,师永刚萌生了写一本关于马与骑兵故事的念头。在这本书开始写作前,一位流浪在草原上的说书人,给师永刚讲了一个成吉思汗的故事与传说,让他觉得终于找到了这个故事的背景。
  这就是《最后的骑兵》历史军事小说的由来。写作中,师永刚采用了传说与现实两条线平行进展。一条线是从一匹马的视角讲述了蒙古的历史与成吉思汗的英雄故事。师永刚认为,被视为具有一些神性的成吉思汗,特异之处,表现在成吉思汗对马的依恋和心灵相通上。
  另外一条线,则虚构了成吉思汗的第46代孙成天,作为最后的这支骑兵连的连长,对这个英雄后裔和“纯粹古典式的军人”倾注了极大的感情。通过对他身上那些与现代人、现代都市生活格格不入的细节描写以及他追寻世界仅存最后一匹野生野马的传奇故事,塑造了一个纯粹的古典式军人形象。
  师永刚说,他想通过文学的形式告诉更多的人,在边防序列里,有无数这样“过时”的人,这样“古典”的人,凭着责任心,过着一种常人不可理解的生活。整本小说,流露出对人类长久以来最忠实的动物朋友——马的深深怀念。
  值得注意的是,师永刚采用历史非虚构与文学虚构交融的方式。他说,这其实是对想像力的一种考验。“我在西北8年的游历经历,对这本书的写作起了很大作用。而想像,使我逼近了一部分真实。”
融合考古与想象之力 追寻古罗马在东方的遗迹
  公元前53年,罗马帝国的军事首领克拉苏在率军入侵安息时,有一支6000多人的军队失败突围,几经周折,逃到西域,最后神秘消失。他们到底下落何处,成了千古之谜,成为在国际上多年来一直争论的热点。在中国的《汉书》中,一段不足200字的记载,为他们的下落提供了答案。
  几十年前,牛津大学的德效骞(H·H· Dubs)曾研究过这个问题。1940年,他在《通报》第36期发表《公元前36年中国人与罗马人的一次军事接触》,随后又加以补充,写成《古代中国境内的一座罗马城》,1957年先在伦敦的中国研究会上发表演讲,随后以单行本发表。
  德效骞的研究,正是从公元前53年罗马和安息的卡雷战役的1万罗马战俘的下落开始。他认为,这些俘虏被转移到安息东境、中亚的马尔吉安纳(即今霍腊散)后,可能有一部分逃到了匈奴-康居在都赖水畔(药杀河与巴尔喀什湖之间)建立的郅支城。
  他的根据是《汉书·陈汤传》的记载,即公元前36年甘延寿与副手陈汤发兵围击郅支城时所发现的相关事物:(一)郅支城外用栅栏做成的“重木城”;(二)匈奴军队中有100多人“夹门鱼鳞阵,讲习用兵”,操练鱼鳞阵(可能是罗马阵列——龟甲战阵);(三)甘延寿、陈汤向汉朝廷呈报战况时有描述军阵的图画。
  他认为这些事物均为罗马军队所特有,所以都赖水战役被汉军生俘的145人,就是“夹门鱼鳞阵,讲习用兵”的罗马士兵。这些罗马士兵停止战斗后,可能自愿随中国人到达中国内地。他们被安置到永昌地区一个特设的边境
  城市中,这个城市根据中国对罗马帝国的称呼命名为骊靬。
  据1990年代末《参考消息》报道,澳大利亚人戴维·哈里斯于1981年参加学术研讨会时听到有一支古罗马帝国军队东征失败,对其命运产生兴趣。1989 年 3月,他到中国考察,从中国学者那里听说曾存在一座叫做利坚(应为骊靬或犁鞬)的城市。他根据一张公元前9世纪绘制的地图,认定这座城池很可能在中国西部甘肃省的永昌地区。
  这则报道曾在我国造成不小的轰动,一时间各媒体竞相刊载这一消息。1989年12月15日,《人民日报》在显著位置以《永昌有座西汉安置罗马战俘城》为题报道,中国、澳大利亚和苏联3国史学家联合
  研究发现,西汉元帝时代设置的骊靬城是用作安置罗马战俘的,这座城市在甘肃永昌县境内。
  1980年代,师永刚在西北古凉州城当兵,在某师作新闻干事。出于新闻的敏感,师永刚前往这个引发争议的古遗址考察。师永刚当时心下骇然,“让我惊异的是当年横征亚欧的古罗马军团竟会有人成为西汉政府的战俘。那座古城居然就是当年西汉政府为安置这些俘虏而建。而这座古城就距我所在的驻地只有100公里。”
  之后,师永刚用了一个冬天读《汉书》,看到了那条不足200字的证据。“只交待了这件事的结果,并没讲来历。许多历史似乎都很简单,简约到了只告诉你结局而无来历的地步。”这种简约的空白刺激了师永刚。他写了一篇将近万字的调查报告发在《中国青年报》上。这篇关于甘肃永昌古罗马战俘的第一次完整报道,引发了人们对这个古罗马战俘遗址的探寻。
  师永刚回忆说,当时他并没有想到因此写一本小说,“但从那时起,这种陈旧的故事便又沉到了我的血液里。”直到有一天,他去出差,无意间路经那里,远处那些破败的黄土亮亮的光刺到了他,他突然觉得应为这座古城写一本小说。于是,他写出了《迷失的兵城》。
  在这本小说中,师永刚虚构了中尉单一海与学者子老,凭借浩瀚的《汉书》中不足200字的记载,试图通过对一座2000多年的古老兵城遗址的探寻,寻找一支神秘消失的西汉军人俘获的古罗马帝国战俘的踪迹。围绕一座古城的探秘,单一海和学者子老展开了深入合作,最终揭开了这段有关古罗马战俘城的神秘面纱。
  书中有新戍边军士的奇异生活,西北的大漠戈壁和狼群,沙暴中神秘消失的古城。凭《汉书》不足200字的记叙,师永刚通过对2000年前古堡的探寻,试图找到记载神秘消失的古罗马部队。肆虐的沙暴、疯狂的狼群、残破的古城、现在与过去的英雄和美人,将荒诞、现实、历史、推理,交相辉映,混搭一处,显得另类又神秘。
  师永刚说,这本历史小说其实是他“想象中的历史的还原,是在历史的空间里对这支神秘的军队的追踪。寻找这些丢失千年的神秘军队的使命更像是对于现在戍边者的一种反讽,甚至于隐隐的失落。他们寻找的,不过是一些曾经丢失的精神与伟大的传统。寻找失去的历史光荣感,就是我想在这本书里所要表达的东西。”
寻找“自己的西北” 从脚下找出回应和脚印
  “西北也许是这个时代唯一可以寄存一点关于战争,神秘,沙场甚至传奇的地方了。”作为曾在西北有过15年军旅生涯的师永刚,有着浓厚的西北情结。
  对西北的认识,师永刚经历了一个自我寻找的过程。“我的西北是什么呢?”师永刚开始了探寻。在永昌县发现一些当年西汉政府俘获的罗马战俘的证据,这则消息震动了他。
  某日,他去凉州博物馆,在一间几乎与
  世隔绝的禅房里,住着一位八旬老人,“他居然用了一生来研究这队古罗马战俘。无人知道他的来历,甚至连姓名也被忘记了。并且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生活。”
  在陕西历史博物馆,他看到了一种兵器:戈。它们在展厅里排了几十米,那兵器一下子打动了他。他用了近3个小时,站在它们面前。仅仅只为了与它们对视。西北留给他的这些印象,琐碎却真实。“它们令人叹息却又让人尊敬。它们只属于我。”

  这些属于“自己的西北”的心灵资源,在师永刚的心中,缓慢地积淀成一堆火药,点燃起来。绽放的花朵,就是他的小说《迷失的冰城》和《最后的骑兵》。师永刚确信,每一个人天生有一块地域的精神气质属于自己,“我指的是,这块土地应该与你有着一种灵魂上的相通之处,以至于到了与你的情感、呼吸相类似的地步。西北也许是我的灵地。因为我的从军,包括自己下意识地冲动,甚至在戈壁上找到诗……至今回想起来,其实只为证实着一个小小的事实,那就是我的所有光荣与失败,都与这块土地有关。我的一切,其实都可以从这块土地上找出回应和脚印。”

2016-10-08 13:39:10

原始网页: http://sports.ycwb.com/2016-10/09/content_23194120.htm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