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谁将摘得桂冠?
Saturday, October 8, 2016 13:45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原标题:谁将摘得桂冠?)

  2016诺贝尔文学奖将在10月13日揭晓
  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将于10月的第二个周四(10月13日)揭晓。揭晓前,人们总是通过风向指标预测诺贝尔文学奖将花落谁家。由于此前几届得主的人选都是博彩公司给出的赔率榜榜单常客,而且历史上确实有过多次押中的经历,如最近3年获奖者特朗斯特罗姆、莫言、门罗,在奖项揭晓前均名列赔率榜前列。
  在今年的赔率榜上,年年是大热门的村上春树又位列榜首,成为最被看好得奖的人选。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美国作家乔伊斯·欧茨、以色列作家阿摩司·奥兹这些诺奖赔率榜上的常客也轻松入围。
  最终得奖人,每年只有一个。但能进入全球读者的视野,赔率榜上的,都是实力不俗的一流作家。我们不妨把赔率榜上的作家,当成一份阅读的书单,当成一次了解世界文学顶级作家的机会。
A
亚洲潜力股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书写关乎灵魂的自由
  日本很多读者都渴望村上春树能成为川端康成、大江健三朗获诺奖后的第三位日本作家。这也可从每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前几个小时,日本的村上迷,会聚在酒吧里等待那命运的一刻。在中国,村上春树也有大量的读者。
  过去10多年,村上春树一直是博彩赔率榜常客,而且经常位列榜首,但他屡次成为“万年陪跑王”,以至于不少人对他已经“放松警惕”。不管他最终得没得奖,我们来重温一下他的文学世界。
  村上的作品没有金戈铁马、气势如虹的宏大叙事,没有雄伟壮丽、高大丰满的主题雕塑,没有娓娓道来、无懈可击的情节安排,但他有追问、透视、灵魂的自觉和力度,有对个体灵魂自由细致入微的关怀。
  村上春树的中文版译者林少华,对村上作品有深刻分析:“如果把村上的作品分为前后两个15年,前15年主要是通过个体的诗意操作获取灵魂的滋润。以《奇鸟行状录》为界,后15年主要是在个体和体制或者制度之间的关联和冲撞中争取灵魂的自由。”
  问题是,仅靠个体心灵本身的诗意操作来获取灵魂的自由有其局限性,有时很难找到灵魂的自由和出口。这是因为,人们要面对体制,体制未必总是那么健全、温柔和美好,有时甚至扼杀灵魂的自由。
  村上的创作进入后期,进入下一阶段的15年。林少华分析道:“其标志性作品是《奇鸟行状录》,这是一部真正的鸿篇巨制。”哈佛大学教授杰·鲁宾认为这“很明显是村上创作的转折点,也许是他创作生涯中最伟大的作品”,看完绝对可以让人三五天甚至一个星期缓不过劲来。
  在这里,村上站在一个高度,一个多数日本作家不曾站过,甚至不敢站的高度,那就是他把强行剥夺个体整个自由的原因归于日本战前的天皇制和军国主义。2002年的《海边的卡夫卡》大体延续了这一主题。
  经过2004年《天黑以后》这部实验型作品后,2009年2月15日,村上获得耶路撒冷文学奖。他在耶路撒冷受奖仪式上做了一个题为“高墙与鸡蛋”的讲演。
  讲演中,村上态度鲜明地表明了自己作为作家的政治立场:“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这其实也是广义上的爱,那种悲悯、同情心。当时以色列正在进攻加沙,不用说,他在以色列讲演,当然是指以巴之争的隐喻,高墙指以色列的军事力量。
  在林少华看来,村上文学是关乎灵魂的自由的东西。以“高墙与鸡蛋”比之,前15年主要从鸡蛋内部孵化灵魂的自由,后15年则设法在高墙面前争取灵魂的自由。前者是“小资”,后者是斗士。二者都是村上,都是为了“灵魂的自由”。
  除了林少华,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敬泽也对村上的文学表示欣赏。他曾于2013年在博客上发出一篇名为《巨兽或飞鸟——关于今年的诺贝尔奖答〈瑞典日报〉》的文章。
  李敬泽认为:“村上其实是一个‘轻’的作家……但我还是希望本年的诺贝尔奖愿意冒着引起争议的风险,给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他的小说是全球化时代人的生存境遇的感伤寓言,对很多不同国度的读者来说,他差不多就是这个时代的卡夫卡——在海边、公寓、地铁里的卡夫卡,穿白衬衫的卡夫卡,同样阴郁但带着商品的气息。”
  李敬泽说:“我希望,在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行列中有这样一位作家,一位轻逸的作家……他的隐喻和修辞,丰富和拓展了无数人的自我意识。总的来说,诺奖的习惯性错误就是错过轻逸和轻盈的作家,如博尔赫斯、卡尔维诺,一定程度上还有卡夫卡。现在让我们看看,它是选择巨兽还是选择飞鸟。”

韩国诗人高银:

深爱中国的李白和杜甫
  除了村上春树,亚洲还有一位是赔率榜前列的常客。那就是韩国的“国民诗人”高银。
  在中国,知道高银的人不算多。但在韩国,他可是韩国文学圈的大咖,一个传奇式人物。在韩国,不少民间歌曲是用他的诗作歌词的,人们赋予他“国民诗人”、“国宝诗人”等称号。
  他的诗歌在国际上也很受欢迎,著名的美国诗人、“垮掉的一代”之父——艾伦·金斯伯格,曾为高银的108首禅诗英译本《超越自我》作序,称他为“韩国的诗歌菩萨”。
  也有人说,高银是韩国的“兰波”。近些年,每年都会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作家诗人中,高银是其中的热门人物之一。
  高银,本名高银泰,1933年生于全罗北道群山。自1960年出版首部诗集《彼岸感性》以来,已出版诗集、自传、散文等100多本著作,1988年出版《高银全集》。
  高银的诗喜用短句,多有留白,虽主题鲜明,但也常常意蕴深藏。他擅长捕捉一人一事一记忆,撞击出灵感的火花,虽不尚雕琢,却能将之化为赏心悦目的审美对象。
  作为一名东方诗人,高银格外钟情中国传统古典诗词,对中国古典掌故甚为熟悉。“写诗的人必须是一个孩子”、“我就像运河里的一滴水”。高银翻译过的中国诗人有屈原、李白和杜甫,他把《楚辞》翻译成了韩文。
  2016年6月,高银的诗集《喜马拉雅诗篇》中文版由湖南文艺出版社首次出版。高银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说:“(我)一直沉浸在诗的状态。我不会把诗歌和生活的意义一分为二。这如同身和心。对我来说,连小说的叙事铺陈,还有世上所有平庸的日常生活都极其有诗意。以前有时候写诗,现在一直是诗歌的状态。所以有人说我‘呼吸诗歌’。阿根廷的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更说过‘喝下诗歌’。”
  高银还谈到中国诗人李白、杜甫的诗,“杜甫严谨,李白奔放,两人各具特色。我非常想去唐代两位大诗人李白和杜甫生活过的地方一游。就像一种使命感。尤其因为中国现代诗的开山诗人郭沫若也是四川人。”
  华西都市报记者问到诺奖的事情:“在亚洲,很多人认可您的文学成就。期待您能获得诺奖。对此,您有怎样的感受?”高银的回答特别简单和淡然:“我从来都是一名诗人。作为诗人,已经是我最大的荣誉了。”
B
美国实力派
乔伊斯·卡罗尔·欧茨:

实力强大的“女版福克纳”
  美国已有近10年没人获诺奖,但美国文学这些年来的文学成就有目共睹。
  2013年,很多人预测,奖项会给一位来自北美的女作家,但很少有人猜到得奖的是加拿大的门罗,因为更多人押给了美国实力派作家——乔伊斯·卡罗尔·欧茨。
  近几年,诺奖赔率榜几大榜单,依然将她列为前几号热门,足见她的实力。
  欧茨,出生于1938年,她的作品常被看作是追随19世纪小说的传统,被誉为“女版福克纳”。欧茨出版过大量长篇小说、短篇小说、诗集和文学评论集,她还写过多部戏剧在纽约百老汇上演,写过一些电影和电视剧本。
  欧茨在美国文学界和学术界有相当高的地位,获得过多种奖励:1966年和1968年两次获得国家艺术基金,1967年获得古根汉姆研究基金,1967年和1970年两次获得欧·亨利奖,1970年《他们》获得美国全国图书奖。她还于1978年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
  自1963年出版首部短篇小说集《北门边》以来,迄今为止她已发表长篇小说40多部。代表作品有《表姐妹》《他们》《人间乐园》《漆黑的水》《大瀑布》《我的妹妹,我的爱》《奇境》等。
  欧茨素以揭露美国社会的暴力行径和罪恶现象而闻名,她敢于探索创新,涉及不同文体,采用不同的写作技巧。
  欧茨的作品在整体上构成了一幅当代美国社会的全景图,不仅生动地反映了美国社会各个阶层的现实生活,特别是中下层阶级和劳动阶层的生活状态,而且触及到美国社会生活的多个领域,如学术界、法律界、宗教界、政坛,乃至拳击、足球等体育运动。
菲利普·罗斯:

诺奖“遗珠”今年能否翻身?
  美国当下文坛另一位地位很高的作家是菲利普·罗斯。罗斯几乎囊括美国所有文学大奖,堪称美国“文坛教父”。遗憾的是,多年过去了,他依旧没有成为诺奖获奖者。有人甚至认为他是典型的诺贝尔文学奖“遗珠”,“如果他终身没有获奖,那不是他的遗憾,而是诺奖的遗憾。”
  罗斯1933年出生于新译西州纽瓦克市一个中产阶级犹太人家庭,1954年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州巴克内尔大学,1955年获芝加哥大学文学硕士学位后留校教英语,同时攻读博士学位,但在1957年放弃学位学习,专事写作,以小说《再见吧,哥伦布》一举成名(该书获1966年美国全国图书奖)。
  罗斯的小说创作风格多变、主题选择广泛,引起批评界普遍争论的小说有以性意识与犹太特性相结合的《波特诺伊的怨诉》(1969)、与卡夫卡的《变形记)如出一辙的荒诞小说《乳房》(1972)。《再见吧,哥伦布》通过一个犹太青年的爱情故事,展示了美国犹太中产阶级的生活。小说篇幅虽然不长,但却以较大的时空跨度为读者创造了一个情节跌宕、人物众多、场景丰富的生活画卷。2010年出版的《复仇女神》,是其“封笔之作”。罗斯说:“说实话,我写够了。”并称“我已经将我拥有的天赋发挥到了极致”。作为一名犹太裔作家,罗斯的早期作品特别关注犹太人在美国现实社会中的生存状况以及身份危机。罗斯在后期写作中逐渐转向“新现实主义”,其代表作“美国三部曲”呈现了生活在1945年二战后美国社会政治变动下的普通人所经受的家庭动荡和个人悲剧。《美国三部曲:美国牧歌》是罗斯“美国三部曲”的第一部,1997年问世,次年获得普利策奖。小说叙述了从大萧条到20世纪末一个体面的犹太企业家美国梦破灭的遭遇。
C
走近中东
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

“阿拉伯的T·S·艾略特”
  谈到中东的文学,有两个作家的名字,出现的频率特别高。那就是叙利亚的阿多尼斯和以色列的阿摩司·奥兹。
  阿多尼斯在世界诗坛享有盛誉,是目前公认的叙利亚乃至整个当代阿拉伯世界最杰出的诗人。甚至被认为是“在世的最伟大的诗人之一”,有“阿拉伯的T·S·艾略特”之称。
  他也是思想家、文学理论家、翻译家、画家。他于1930年生于叙利亚拉塔基亚省,1956年移居黎巴嫩,开始文学生涯。1980年代起长期在欧美讲学、写作,现定居巴黎。
  像世界各地大多数的诗人一样,阿多尼斯无法靠写诗为生。他一边在大学教书,一边绘画。他长期生活在法国,却坚持只用阿拉伯语写诗。他说:“一个诗人无法用两种语言写作。”
  阿多尼斯的诗作很丰富。包括《最初的诗篇》(1957年)、《风中的树叶》(1958年)、《大马士革的米赫亚尔之歌》(1961年)、《风的记忆》(1961年)、《灰烬于玫瑰间的时刻》(1970年)、《这是我的名字》(1971年)、《对应与初始》(1979年)、《迁移之书》(1982年)、《讴歌朦胧的清晰的事物》(1988年)、《身体之初,大海之末》(2000年)、《白昼的头颅,黑夜的肩膀》(2008年)等20多部诗集。
  近年来,阿多尼斯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他的几部作品陆续被译介为中文,包括《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我们身上爱的森林》《在意义天际的写作》等。据悉,其首部中文译诗集《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出版至今,已多次再版重印,累计近10万册。
  阿多尼斯对诗歌现代化的积极倡导、对阿拉伯文化的深刻反思,在阿拉伯文化界引发争议,并产生广泛影响。在阿多尼斯捧读过的中国文学中,有3个名字熠熠生辉:屈原、李白和鲁迅。
  阿多尼斯认为,“我是犹如中国作家鲁迅那样的批判者”,而且是“双重批判者”。他既反对西方文化的曲解,又对阿拉伯传统文化有极深刻的反思。但过强的批判性,让他在阿拉伯世界备受批评和排挤,所以他写道:“诗人啊,你的祖国,就是你必定被逐而离去的地方。”
  阿多尼斯还有一句名言:“写诗时,我让理性和逻辑沉睡;思考时,我让情感入眠。”
  每当被问到诺奖,这位已80多岁的诗人都会极理性地答道:“我从不关注诺奖,一切奖,包括诺奖都与我无关。获奖不会增加获奖者作品的价值,不获奖也不会减少未获奖者作品的价值。”
以色列阿摩司·奥兹:

坚持用希伯来语创作
  奥兹是又一位早就该得奖的作家。作为健在的最杰出以色列作家,他一直坚持用希伯来语创作。如果您曾关注过这些年博彩公司开出的每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赔率榜,一定不会对阿摩司·奥兹这个名字陌生。这位被公认为“当下以色列文坛最富影响力的作家,也是最具国际影响的”希伯来语作家,每年都成为被预测获诺奖的热门人物。
  阿摩司·奥兹,1939年生于耶路撒冷。奥兹的父母在1930年代受到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的巨大影响,从俄罗斯辗转回到巴勒斯坦地区。奥兹的父亲博学多才,通晓欧洲10多种语言,梦想能到大学当教授,但生逢乱世,一生壮志未酬。
  母亲有很强烈的文艺气质,喜欢文学和音乐。敏感而细腻的母爱,使奥兹从小在一个充满了文艺气息的家庭里长大,阅读到了大量经典文学作品,尤其是以色列经典作家的著作和19世纪俄罗斯作家如列夫·托尔斯泰等人的作品。
  奥兹12岁那年,他那多愁善感的母亲忽然自杀身亡,把奥兹推向写作道路。他的自传体小说代表作《爱与黑暗的故事》,正是取材父母。2016年,这部小说被好莱坞女星、奥斯卡影后娜塔莉·波特曼改编,自编自导成其电影处女作,备受瞩目。
  奥兹在中国相当受欢迎,他是在中国被译介最多的以色列希伯来语作家。奥兹几乎所有重要的小说都有中译本。自1998年以来,奥兹的作品《何去何从》《我的米海尔》《沙海无澜》《了解女人》《费玛》等先后在中国出版。

  奥兹特别深刻地挖掘人的内心,尤其是女性的内心世界。他还善于把人物的行动、语言、感受、许多极富象征意义的细节,与一个又一个独特的场面交织在一起,构成一幅连绵不绝的生活和历史画卷。他把以色列人的现代生存境况,尤其是心灵的戏剧状态呈现于眼前。读者可从中找到瞭望其民族心理文化的一扇窗,目睹以色列犹太人的广阔心灵世界和生存图景。
  2016年6月22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的中国首届21大学生国际文学盛典上,奥兹荣膺2016年度“国际文学人物”。他在答谢演讲时说:“我希望我的文学作品能够为加强世界上两种最为繁荣的文化传统——中国文化传统与犹太文化传统之间进行深入对话做出贡献。”
  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杰
  绘图 罗乐 李潇雪

2016-10-08 13:39:10

原始网页: http://sports.ycwb.com/2016-10/09/content_23194115.htm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