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跟你相比,更“蓝瘦”更“香菇”的是美国90后
Monday, October 17, 2016 10:03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当美国大选进入最后冲刺时,刚刚获得选举权的90后美国年轻人一筹莫展,不知道该支持希拉里还是特朗普。他们对两位老人家的男女性事不感兴趣,而是“蓝瘦”没人能代表他们,从生下来就没有过上好日子而“香菇”。

乱局中的无梦岁月

假设你出生在1996年的美国,现在是个20岁的小伙子。“9·11”那年,你五岁。从你记事儿起,美国就一直在打仗。

2008年,你十二岁。那一年全球经济崩溃。那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成天叫嚷着要用消费主义来解决危机,这番说辞让你感觉好了一小会儿。然而,美国经济迅速坍塌,家里生活变得艰难,父母可能就此失业,连房子都可能在次贷危机中被没收。


2009年,政客宣称经济衰退已经过去,但是你的苦日子仍然没有结束。薪水不升反降,卫生保健、儿童保健、学费成本暴涨。全职工作变成了临时工,福利还大幅削减。以前还能做中产阶级的工作,现在只能在工资不高的服务业打工。你出生时父母设想的美妙无比的“持续繁荣”变成了水中月、镜中花。


当初婴儿潮出生的人还能用读书来改变命运。时过境迁。大学一毕业就愁着怎么偿还学费,拿着最低工资,实习生连补助都没有。体面的工作大城市里才有,那里的房租十年来翻了三四倍。大城市待不下去,回老家又不甘心。城外净是废弃的工厂,商场开一家倒闭一家,破败不堪。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继续讲述:生活过不下去了,美国人时不时揭竿而起。你十五岁那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受到全国关注,人们对贪婪的金融界忍无可忍,痛恨错失的发财良机。不到一年,“占领华尔街”运动无人问津,发起者反倒支起“王牌维权咨询公司”的牌子做起生意。


你十七岁那年,劳工发起了“15美元工资运动”,也就是将最低工资水平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虽然该提议成了主流民意,但政客们能拖就拖,根本没有意识到危机的紧迫性。即使是民主党自由派的奥巴马总统,这位本该是最理解贫穷二字的总统,却也口口声声说经济已经复苏了。


你问上帝,什么时候经济复苏的阳光才能照进你的家庭。这个问题,你连续问了八年。



不相信资本主义了

2016年,专家说暂时的困难已经过去,失业率已经降到了4.7%。看到这个数字,一开始你不敢相信,怀疑是不是统计出错了?直到你意识到政府把所有兼职工作、打零工还有收入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都算作就业人口,这才反应过来里面有多少水分、多少Bug。


美国就业的现状是,工作不会带给你成就感,也不会让你生活美好,它只不过是养家糊口的营生而已。“活着”便是当下美国梦的核心。

这么说来,超过一半18至29岁的年轻美国人表示他们不支持“资本主义”也就不足为奇了。


根据今年四月哈佛大学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对资本主义的支持率跌到了历史新低。受访者中,51%的人对资本主义表示了强烈抗拒,只有42%的人支持资本主义。33%的受访者表示支持社会主义。

哈佛大学的这项调查与2012年美国皮尤研究所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不谋而合。在2012年皮尤研究所的调查中,有47%的18-29岁青年人对资本主义持负面态度,而49%的青年受访者对社会主义有好感。


进行此项调查的哈佛大学的主要负责人表示,受访者反对资本主义, 并非反对这个概念本身,而是反对资本主义在当今时代的实践方式,因为他们对自由市场的缺陷深恶痛绝。


一半美国人存款不到400美元

新老两代美国人因为生活的时代背景不同,对资本主义的定义也不一样。生长在冷战时期的美国人认为资本主义指的是与苏联和其他集权统治相对应的自由。新一代美国人则认为资本主义就是导致全球经济尚未复苏的金融危机。

在年轻人看来,那只“看不见的手”似乎已经变成了“死亡之手”。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资本主义愈发失去了吸引力。20岁以下美国人从未经历过经济危机之前的繁荣期。父辈们认为理所应当的东西——比如晋升、工资增长、每周40小时工作制、工会、福利、养老金、雇主和雇员之间的忠诚等等,已经成了稀罕物。


20世纪上半叶美国工人运动所争取到的基本权利,现在却被视为“激进”。虽然民主党参选人伯尼·桑德斯的政策提议,像极了新政时期的民主党政府,却被认为是“闹革命的社会主义者”。这只能说明现在美国的用工环境之糟糕,以致于对基本稳定的追求和愿望,包括居者有其屋、学生不用背巨债上学、不用“月光”等,都成了奢望。


让包括时薪15美元最低工资在内的一揽子政策获得社会关注的不是桑德斯,而是前几年罢工的快餐业工人。他们的诉求合情合理,是对工资收入过低的矫枉过正。1968年,美国的最低收入标准实际值达到了最高水准。如果计算历年的通货膨胀率,2012年美国的最低时薪应该达到21. 72美元(折合人民币146元)。美国人对生活的基本期望是“自给自足”, 而眼下近半数美国人名下连400美元(折合人民币2691元)都不到。政客们在鼓吹“低失业率”和“经济复苏”,但事实似乎不是这个样子。选民们反感的不仅仅是美国经济的现状,而是媒体与政客对现状的渲染——他们给人一种经济强劲复苏、艰辛只是个例的“幻象”。


滥用词语导致“主义”失意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里,对修辞术的滥用已经导致一些术语失去了他们本来的意义。为了安抚民众的情绪,桑德斯、特朗普和克林顿三大候选人都声称自己是“反建制”——对于两个职业政客和一个亿万富翁而言,这种表态不得不让人心生疑窦。


“新自由主义”原本是一个鼓励经济和政治自由化的专有名词,而现在却变成政客在社交媒体上互相攻击的工具。特朗普让“法西斯主义”重新成为美国政治辞典的词条,还有人说虽然他的政策主张简单粗暴、不合法律,但还不至于被描绘成二战时的法西斯头目。与此同时,特朗普还斥责希拉里·克林顿在回应奥兰多枪击案时没有使用“极端伊斯兰分子”一词。对于身份标签的争执充分表明了美国意识形态一团混乱的现状。


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美国年轻人展开了辩论:是支持“社会主义”还是支持“资本主义”。其实,媒体在报道哈佛大学这份民调时,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在进行调查时,问卷并未简单询问是支持“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还包括了其他四个“主义”,分别是“进步主义”、“爱国主义”、“女权主义”、“社会正义行动主义”等。问卷并未就以上六种“主义”进行明确的定义,而且是道多选题。事实上“社会主义”的支持率为33%,是获得最低支持率的一种“主义”,而“爱国主义”的支持率最高,达57%。剩下的三个“主义”的支持率大约都在半数上下。

针对当代美国年轻人的意识形态问题,哈佛的报告到底传达了什么信息呢?其实什么信息都没有。真正的答案在有关政策的问题中被揭示出来。被问及是否支持“政府应当负担食不果腹、居无定所者的必需品”时,47%的受访者回答“是”。这表明人们支持社会主义吗?这倒并不一定。事实上,这只能表明受访者这一代不愿意眼睁睁看着同胞为食物和住宅挣扎。


其实,没有这份调查,我们也能猜到美国年轻人生活的困顿:银行存款空空如也、收入不高、父母失业、债务负担沉重、好工作求而不得。其实,根本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知识或者意识形态来判断美国人的生活现状,因为这种状况本身就足以诉说自己的悲哀。


你说美国的90后是不是很“蓝瘦”很“香菇”?是不是突然感到有点优越感?你的存折上至少有2691元人民币吧(折合400美元)?


编辑 | 卢舒婷



冰镇热点

观大千世界 唯我冷观热评

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号:newsreading

 

2016-10-17 10:00:04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3e8b230102y039.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