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这个世界有一种即使一辈子不见也会拥有的惦念
Wednesday, October 5, 2016 19:42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我的云峰表弟终于在我的姥姥他的奶奶去世十年之后的前天看望了我的大姨他的大姑,我也有十年没见到我的大姨了,在我的成长之中,很少可以见得到大姨,因为妈妈的亲戚们离我们太过于遥远,是呀,现在想起来,妈妈也有十年没见到她的姐姐了,可是大姨在我的心中的形象竟然从我记事起不久就牢牢的印刻在我的心上。

大姨是姥爷那个分支下来的姥爷家的老大,姥爷很年轻的时候吃多了东西肠梗阻任由手足无措的姥姥不知所措的听天由命,之后的日子,先是大姨跟着在部队工作的大姨夫结婚离开姥姥和她的弟弟妹妹们,到了城里当了老师,在妈妈的口中,大姨极为严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家老大担负的责任太大,去年还是今年,她的60多岁的大女儿我的小飞表姐也说起过,她们姐弟三个从小一分钱零花钱都没有,穿的吃的都不好,但是每每在家族群里,三姨的孩子们还是云峰表弟都偶尔会说起,她们都轮流在大姨家生活过很久很久,那想必应该就像是战争年代的那种保育院性质的一个孩子们可以吃饱穿暖的天堂般的避难所吧。

我记事后一直到了27岁才又一次见到大姨,那次是去上海看桃李杯舞蹈比赛,中途路过镇江下车,暂时的呆过一晚便又是十年不见,上海的姑婆是妈妈的姑姑,她们家的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状态,去哪里,只要是一个家族的,都可以住在家里,很且住很久招待很好。记得妈妈回老家一次很不容易,那个年代,每次回去都要住很久,在三姨家、四姨家、在大姨家、在上海的姑婆家也都是如此,家家都会招待的很久,小时候听从南方回来的妈妈说起过,三姨家的伙食很好,她家都不吃剩饭菜,都喂猪的,哎,再看看沦落在东北就像是发配到了北大荒一样的我们母子,那种心情对待南方有多么是一种向往与期待。

 我的南方和北方

99年初妈妈弟弟的孩子,我的云峰表弟来深圳投奔我,这次在山东一个地方他的姐姐和三姨家的孩子开了化工厂,他又回到离我很近的地方工作,来见我两次,也说起过,三姨家的伙食最好,大姨注重教育,对他很严厉,很期待,这次阔别了十年之后跟我反馈的就是:他让大姨失望了。其实我想这也是他一直迟迟不去见大姨的原因,是呀,舅舅突然去世,留下了很小很小还不记事的云峰表弟,妈妈改嫁,他的生活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之后,心理上也肯定会有很多很多的负面影响与选择性错误,以至于原本考上大学的他,中途退学,经历万千磨难直至今天。

前面说了那么多,其实都只是一个铺垫,其实我想说的就是这辈子这个世界,有一种即使永远不见,也一直存在心底深处的惦念。真的是这样,不论是云峰表弟,还是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的三姨家的孩子们,更何况与我,我想那几个四姨家的沉默寡言的孩子们,想必内心深处也应该有着对大姨的深深惦念,只是大家很少见面的根本,是因为那种的心结与顾忌,顾忌什么呢?自己还不够好?也许是凡尘俗事太多以至于不可以让自己安静下来。总之是大家都没有足够的勇气去看望大姨,去看望那个对待大姨弟弟妹妹们,以至于她弟弟妹妹们的孩子们也都如此尽心尽力的那个大姨。

大姨在我心中似乎永远都不会老,可是,云峰表弟发来的照片,我好伤心,眼泪一直在忍不住在框里转动,大姨老了,老了都站不起来陪着小辈们喝酒,她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似乎像一个经历万千世界的那个智慧的长者,举了举杯子。

昨晚聚会出来,在海边走了走,到家的时候看到裴蓉朋友圈父子两个的照片,感觉就特别好,还有那个临沂做打包机的一家父女两个人的照片,感触都很深,她们老公与孩子的相貌,足可以看的到未来,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性,才可以遇到更好的未来,最近总是在想,如何才能让你的家族良性运行第三代?看相貌就可以判断,越是低调内敛谦卑但是正义正直的人,她的子女,子子孙孙才会有一个好的根基,祖辈的沉淀,才会形成良性循环的土壤,就像一直在法国生活很久的那个上海女人家里的花盆一样,她的一个花盆持续不断有力的长着好多的蘑菇。

我最近感悟特别多,我的大姨夫爸爸是游击队长,大姨夫也是部队的政委,大姨为了她的弟弟妹妹们付出太多,以至于亏欠了自己的子女,可是她的第二代第三代,越来越好,从不张扬,也不显摆,大姨的那个分支的孩子们后代们,发展的是越来越好,我的老婆也是如此,爷爷打的根基好,所以我们的孩子也受益非浅

妈妈的爷爷那个分支好像九个孩子,我姥爷排行第二,姥爷的哥哥的大儿子,在青岛,对我一直很关心备至,但是从妈妈的爷爷那辈子分析下来,真的可以看得出来,一点点小的瑕疵,足可以改变一个分支最终的走向,妈妈的爷爷的九女儿和八儿子,都在上海,对人对事都很包容有爱,八叔公的孩子们都在国外定居,九姑婆的孩子们也是想当然的好,其实后代们受益的根源就是她们祖辈的付出,姥爷去世后,妈妈在上海的叔叔和姑姑、还有大姨都每个月给姥姥邮寄生活费,供养她们嫂子的儿女们,这样的付出是不需要任何回报的,可其实,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回报晚一些到了儿女身上岂不是更好。

我的观察力越来越准确,一个人的相貌我可以看的到他的前生,也可以看得到她的未来,以至于他的后代们的走向趋势,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这样一种能力,你可以看完我的文,去马路上看看每一个陌生的脸,她的脸就有她的前生还有未来。

我很鄙视那种付出马上要求回馈的功利性的行为,所以我几乎从不出去聚会,我也一直在思考,我的未来,我的孩子的未来,我孩子的孩子们的一代一代的未来,是否可以在我这里有一个良性循环的勃勃生机的土壤,厚积薄发的后代们,其实根源在于我,想了那么多,怎么可以看不明白。

有时候我真的对虾皮女神失去了耐心,可是每次我跟任何让我失去了耐心可还是要继续交流的人,话到嘴边画风直接变得温暖,是呀,她们都有她们的路,我也有我的风格,我也不可能再继续像以前年少不懂事的模样对待任何瑕疵,牙呲必报。

 

2016-10-05 19:39:13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21b05c0102wtib.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