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廿二:和于泓源最后交锋
Saturday, October 1, 2016 15:27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编者按:大纪元获高律师家人授权,节选刊登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部分内容。这本书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师在整个十年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历的酷刑、牢狱生活、军营武警的暴虐、最高层的胆小如鼠等鲜为人知的内幕。高智晟律师承受了地狱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着走出了监狱,并看清了中共的邪恶、虚弱、腐烂和崩亡。

本文中提到的于泓源2010年2月起至今,任北京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北京市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北京市委政法委委员,是周永康迫害高智晟的主要打手。)

我在那里的另一次谈话者就是张雪的师傅于泓源,具体时间当在其高足张的谈话后不久(编按:2011年初)。从心理角度看,可能是觉得张的谈话没能改变我,而终于再亲自出面一次,于对关押室的环境是掌握的,他不但穿着户外服,而且还围着围脖。一进来不到一分钟即蹙额摇首,说能不能把窗户打开,说:“这屋里空气太糟糕啦。”这窗户是他自己下命令堵死的,因为他这位大人物要来,今天窗户还打开了一会儿,可打开了意义也不大,打开才发现在窗外面还钉了一块聚乙烯塑料板。而刚坐下一会儿他又嫌太冷。

他就以这环境为由头进入谈话。“老高是忒惨了一点,这他妈是人呆的地方吗?”于搓著说。我说这却是人营造出来的环境。“甭给我说这个,环境差,就等你一句话,你的关押环境改变,就是你个人命运的大改变也都在你的手里。怎么改?是大改还是小改,都就等你一句话。”于说。

我说:“听你这话好像我成了你的领导了,那你现在就赶紧回家去吧。”“你什么意思?老高我今天大老远赶来再给你一次机会,直说了,是最后一次。而你也到了真正该严肃考虑你出路的时候了,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不要听不得人劝,天上不会掉下馅饼。就是掉下来它也不属于你。现在可以给你说了,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给了刘晓波了,给了又怎么样?是能弄到一笔钱,那又怎么样呢?还不是花不上?还是得乖乖呆在牢里。下命令呀,给共产党下命令让放人呀,我们怕这个吗?改变了共产党了吗?没有。诺贝尔和平奖算个屁,小小的挪威国,是什么呀?我外交部发言人义正辞严,在捍卫中国国家利益的问题上,我们党从不含糊。都在嚷嚷呢,嚷嚷什么呀?共产党的监狱就敢关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我这里把话说明了,共产党如果明天灭亡,我今天晚上一定会弄死你,我心里就专惦记着这事,一看共产党要完蛋了,我替共产党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干掉你,那时候,我知道我好过不了,你也别想好活了。”于气呼呼地说着。

“如果你手上主动沾上血,那无异于举刀自戕,这样说并不是虑及你会杀死我,你杀不死我,我继续活着就是一个证据,你每次都想弄死我,终于我还活着,还会活着看到中国的改变。”我实在懒得与他多说。

“老高,我不相信你的智商能在我之上,谁他妈要说你老高的智商在我之上,你打死我也不信呀,你不大有头脑,这你还别不爱听,我总以为有可能是我的一己认识,最近我亲自与余杰谈了一次话,结果很好,在谈到你时,余杰说他不愿提到你的名字,更不愿意谈你的问题,那见解简单却精辟,不愧为文化人。他说高不仅是一个完全没有政治头脑的人,可以说是一个没有头脑的人。听见了吧?你总以为就我一个人说你头脑简单,咱就不往远说,就看人家余杰,人家懂得进退,这就是有头脑的人。这一次他很惊讶体制内还有我这样思想开明的人(其实这是于惯用的技俩),谈得很顺利,愿意与我们保持沟通,我提出希望以后每次有非学术性的文章或书要发表时,让我们政府先过目一遍再发表,人家很痛快答应了,比我想像的要顺利。我有余地,你就有余地。

“无论利益上我们怎么让步,你好像听不见似的,我们没有退路,就会有你的好果子吃,刀把子不还在我们手里吗?老高,你太拧了,这是你个人命运悲剧的主要原因。把你掰碎了能捻出几根钉子来?给你好出路你不要,一个一个的机会被你堵死了,搁这慢慢地呆着去吧。

“其实有些事,有个软话儿,低个头,咱能给你立马解决,买个电暖器一插不就解决了,难道为这事还该我们磕头求你,你好好琢磨是不是这个理?给谁都可以谈,最近我们也找了范亚峰,他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历史上哪个秀才造反成功啦?不愧为‘小诸葛’,人家能心平气和地跟我们谈,美国人能谈,蒋介石能谈,有什么不能谈的?”于海阔天空地扯了一大堆。我觉得没有必要跟他再扯下去,加上他也早就冷得受不了。

对于谈话我从不拒绝,但也从未主动找过他们。在技术环节上的妥协也屡屡作出,他们所谓的谈即是沿着他们划定的道儿走,那不是谈而是下达命令,是其一贯蛮横使然。

我还是顶了他一句:“美国人能谈,蒋介石能谈是历史事实,让他们接受共产主义制度,能谈吗?另一个历史事实你也清楚,那就是和你们没有谈成。”

“我原计划今天跟你谈一个小时,可我受不了这个(指太寒冷),再说好像也没有了必要,老高我还是再留一句话给你,我们随时等着你给我们写信或者传话,留给你的时间不会是无限的,我走了。”于说完站起来就走。这是于泓源与我见得最后一次面。#

附:高智晟新书订购链接

https://www.amazon.com/dp/B01JTGUFU0/ (电子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55(精装)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48(平装)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版权归高智晟及其家人。)

来源: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宪义

本文标签:共产党, 北京, 大纪元, 律师, 监狱, 诺贝尔, 高智晟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