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孙大圣之东海荡寇》楔子和第一章
Saturday, November 12, 2016 20:03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楔子

天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猪八戒和沙僧急匆匆向着玉帝的灵霄宝殿跑来,二郎神拦住他们二人的去路,问:“何事如此惊慌?”

猪八戒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大师兄他发疯了,要弄死我俩!”

二郎神疑惑的问:“哦?早就听说这孙悟空安分,莫不是要再来一次大闹天宫?他现在何处?”

沙悟净说:“就在后边呢,马上就到,二郎神,你帮我们挡住他一会,我们要面见玉帝。”

二郎神说:“别啊,等他来了,我给你们做主就是了,何必劳烦玉帝。”

话音儿还没落下,孙悟空已经驾着筋斗云冲了过来,到了跟前,跳下筋斗云,指着猪八戒和沙僧说:“你俩以为跑到玉帝那里,就少了这顿打吗?告诉你们,妄想!”

二郎神拦在两拨人中间,问:“孙悟空,何事这么大火气?我能给你们评评理吗?”

孙悟空看看他,说:“行啊,杨戬,你评评理。你说说这猪八戒,都已经有了庙宇供奉,还嫌着油水不够多,擅自买些补品和辟邪符,还有什么求子符,其实都是坑人钱财的假货。补品就是他差人从集市上买的面点伴着些红糖,反正人吃了没事儿;那些鬼画符,都是他看了些太上老君画的符咒,随便照猫画虎仿照的,啥用都没有,你说他该打不该打?”

二郎神看了看猪八戒,见他没啥回应,就知道此事不假。接着问孙悟空,他说:“那为啥要连沙僧一起打呢?”

孙悟空忿忿不平地说:“沙僧也捞了不少猪八戒的好处,他俩找师父去恶人先告状,想寻求师父庇护。其实师父心里都知道他俩的事儿,指不定也是拿了什么好处,就不说师父管不管,就这两货,好歹我也是他们的大师兄,我替师父管管他们,看打!”说着,掏出金箍棒就要打。

二郎神连忙用三叉戟格开金箍棒,说:“孙猴子,你别胡来,玉帝的灵霄宝殿前这样大动干戈,后果很严重,你知道吗?”

孙悟空不屑地回应道:“我怎么不知道,大不了就再被如来佛祖压上500年,但今天我非要收拾两个师弟,杨戬!你识相的,就闪开!”

二郎神也动了真火,说:“上次你大闹天宫,还没比够吗?!当我怕你吗?!”哮天犬也在旁边不停狂吠,为主人助威。

孙悟空一见哮天犬狂吠,更火了,说道:“当日你这恶犬给我留下的老伤至今未愈,看见它我就来气,来吧,今天新账旧账一起算了,反正在你们这些天神眼里,我始终还是弼马温!”

说着,就和二郎神动起手来,两人你来我往打了十几个会和,未见胜负。渐渐的,周围走来更多是神仙,四大天王、太白金星、哪咤、福禄寿三星等等,全来看热闹了。猪八戒和沙僧也只是站在旁边看看,不知道是该帮那边好。

孙悟空一看见隐没在人群中的猪八戒和沙僧就来气,跳出和二郎神战斗的圈子,用棍子甩了一个圈子,让二郎神离自己远了一点,然后回头还是要去追打猪八戒他俩。二郎神见了,追上去喊道:“又想跑,还未分出胜负。”谁知,孙悟空是假跑,他一回身就使劲力气甩出一棍,颇有点霸王回马枪的气势,一棍就打在二郎神手臂上,直接把二郎神打出十几丈远。

二郎神被打飞之后,撞到了一根灵霄宝殿的柱子上,跌落到地上,伤的不轻,疼得咬牙切齿。哮天犬见状,飞扑过来要咬孙悟空,但被孙悟空一脚踹飞。孙悟空朝着二郎神飞奔过去,举棒便要朝着二郎神头顶砸下去。

“住手,悟空!”身后有人大喊一声。

孙悟空一听声音停住了,他知道,唐僧来了。但是没回头。

唐僧从众仙群中走出来,对孙悟空的背影说:“悟空,你这是何必呢?你这样做仅仅是为了八戒这些营私行为吗?”

孙悟空仍然站着,没有放下棒子,他回头看了看唐僧,手腕一用力,还是把金箍棒挥了出去,不过是重重砸在了柱子上,这根柱子应声倒地,二郎神显然被吓得不轻。后来的哪咤和魔礼海连忙赶上来扶起二郎神走开。

太上老君来了,说:“孙悟空,玉帝召见你。”

孙悟空收起了金箍棒,一脸怒气未消地跟着太上老君上到灵霄宝殿。

大殿之上,各路仙官和天兵天将在殿上的两侧站开,气势威武雄壮,颇有些气吞山河之势,仿佛天上和地下都无人/神可与之抗衡。孙悟空则一脸的不屑看着左右,斗战胜佛果然名不虚传。

玉皇大帝说:“孙悟空,你既已受封为斗战胜佛,为何还要在天庭造次,还打伤了杨戬,你可知罪?”

孙悟空回应道:“如来佛祖在西天给我封了斗战胜佛,但是师父当初传颂佛法仍然是在东土大唐,之后我们把佛经留在人间,供后人不断研习,我们也常住在这片天界。造次与否,我看还是等如来佛祖来评评理吧。”

玉帝说:“难不成我还管不了你了吗?!”

孙悟空呵呵一笑,说:“玉帝,我知道你们瞧不上俺老孙,其实俺老孙还不想在这天界混日子,今日既然我打伤了二郎神和他的那条狗,那我甘愿受罚。”

玉帝有些诧异,问:“哦?你甘愿受罚?你可知你犯下重罪,扰乱天庭,打伤天神,是要被革除仙职,投你下凡的。”

孙悟空说:“那正好,这天界我真的不想呆了,那就让我下凡,即便是做一只苍蝇蚊子也好,一天就是一世,痛快活一次,足矣!”

太上老君凑过来,在玉帝身旁低语几句,玉帝点头。

玉帝说:“孙悟空,念你是斗战胜佛,护送唐僧取经有功,所以让人下凡可转世为人。如果你在凡间造福百姓,他日仍有希望回到天界,继续做你的斗战胜佛。”

孙悟空说:“让我下凡就行,别啰嗦了,这天界、这神仙的身份,我都不想要了。”

玉帝又说:“不过,你下凡投胎,你的真身要留在天界,你只是元神下凡,你的七十二变和各种神力都不在拥有,你就是个凡人。而且,如果你在凡间为害一方,我们就会把你的真身销毁,你在凡间也会元神消散,届时你就是彻底灰飞烟灭了。你可知道?”

孙悟空沉默的了一阵,说:“好。”

“不好!”唐僧上殿大呼道。

唐僧踉踉跄跄走上来,对玉帝行李,然后说:“求玉帝开恩,我定会严加管教徒儿,请让他留在天界。”

玉帝说:“孙悟空犯下大错,无故打伤天神,必须受到惩罚。来人啊,带孙悟空下去,即刻下凡!”

两位天兵上来要抓孙悟空,孙悟空一挥双臂,天兵被甩出去好远,他说:“别麻烦了,我知道怎么走。”说完,径自走出大殿,太上老君和几位天兵天将随后跟着出去了。

走到南天门外,太上老君拨开脚下的云彩,一个圆洞中看得见下界的凡间。凡间此时是夜晚,看不到几盏灯火,太上老君说:“孙悟空你打坐吧,坐好了,静下心来,我助你元神出窍,投入凡间。”

孙悟空没有说话,打坐,闭目,脑海中瞬间过了很多事情:阎罗王、小白龙、牛魔王、狮驼岭、盘丝洞……忽然,他感到一阵下沉的力量,身不由己,他想睁开眼,但是睁不开了。下沉,不断的下沉,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但四周空空如也。

终于能睁开眼了,是灯光,一盏油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生了,终于生了哈哈,是个大胖小子,赶紧告诉孙军爷。

睁开眼的婴儿,在看这个全新的世界。

天界中的太上老君仍然在观察,说:“孙悟空,你下凡了,你的记忆也不复存在了,日后机缘巧合,你应该会恢复你的记忆,但没有神力,你可能只是比凡人皮糙肉厚一些,能做成什么大事?你这真身,看来是要摆在天界当收藏品喽。来人,把他的真身搬到仓库去,也要小心保管着,好歹也是一件纪念品。”

旁边的天兵听了,两个人过来搬走了孙悟空的真身,一行人渐渐离去。猪八戒和沙僧在远处一直看着,猪八戒感叹一声:“哎,猴哥你这是何苦呢?非要我和你演一出苦肉计,你非要转世为人,何必呢?做神仙就这么让你烦闷?”

沙僧说:“小点声,猴哥也是被束缚太久了,这是想到凡间散散心。”

猪八戒说:“散心?看着架势,玉帝能让他回来吗?说是保留真身,无非就是给如来佛祖一个交代罢了,猴哥这回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沙僧:“是啊,按照人间的光阴计算,此时的人间是明朝了,李氏大唐已经消亡八百年了,朱元璋开创的明帝国已经运转了两百年的时间,天翻地覆的变化啊,猴哥,你可要活着回来啊!”

猪八戒训斥道:“净胡说,猴哥本来就是元神下凡,还有啥活着、死了的区别?期望猴哥平安归来。”

沙僧自知失言不当,不再言语。

第一章,哭声很大的孙大圣降生

人间。清晨。

一声声啼哭吵醒了正在熟睡的夫妻,母亲连忙给孩子喂奶。父亲也醒了,嘀咕道:“这小子,比公鸡还准时,一天到晚叫个不停。”

母亲埋怨道:“你别说风凉话,孩子饿了不叫行吗?这孩子都满月了,你连个名字都没想出来,好歹你还读过几年书,倒是想个好名字啊!”

父亲赶忙道:“他哭的这么大声,那就叫孙大圣(大声)吧!”

母亲没反对,接着问:“那表字呢?”

父亲想了想,说:“表字悟空。孙大圣,字悟空。我们老孙家世代为军户,希望你以后能够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吧。”

此时是明朝嘉靖十二年(公元1533年),孙大圣出生在直隶省河间府的一个军户家庭,他的父亲名叫孙树,母亲孙李氏,孙大圣是家中独子。孙树是浙江义务人,早年随军驻守西北边疆,常年和蒙古军队打交道,终于在前两年小腿中箭致伤残,虽然可以正常走路,但不能跑,不能走远路,所以只能挂甲回家种田了。

按理说,孙树作为大明的军户只能住在边塞,但因为他曾立下战功,而且腿脚不便,加上他给长官送了好处(这一点很重要),所以才能迁徙到河间这一带居住。原本孙树是想回浙江,但当时他身上盘缠不多,只好投靠了一个远方亲戚,在河间府安了家。等到他的儿子孙大圣长大了,就能继续从军,这就是军户的命运安排。

时间很快,6年时间过去了,孙大圣是个能说能笑,能跑能跳的大孩子了,孙树琢磨着,要给孙大圣找个老师,学着点读书写字,大字不识一个,在军队里是混不出啥名堂的。

八月初五这一天上午,孙树一手提着礼品,一手拉着孙大圣去了村里的一家私塾。这家村东头的私塾由一名姓徐的先生创办,先生名叫齐卫,在村民眼里几乎是学富五车的高人。他开了私塾,有条件的村民自然乐意把家里的孩子送来读书,即便是邻村的人,也都乐意送孩子过来。私塾里包含了6岁~12岁的孩子,一共20人。对于有基础的孩子,齐卫会有单独授课,年龄偏小的一群,齐卫就带领他们认字和认字、读诗。

孙大圣跟着父亲到了私塾门口,看到里面一群小孩子,他有点紧张,因为40只眼睛也在看着他。他心想:读书干嘛?我娘说我以后要当兵打仗的。

还在想事的孙大圣没注意到齐卫的走来,他父亲孙树毕恭毕敬地和齐卫说:“徐先生,我这孩子交给您了,您多费心。”

齐卫一袭常服,头戴方巾,标准的私塾先生打扮,留着长须的齐卫,看起来的确有点与众不同。年幼的孙大圣看着齐卫,多少有了点敬畏之心。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齐卫看了看孙大圣,对孙树说:“孙军爷的孩子自然不敢怠慢,昨天您来找我,我听了您要送孩子过来,我就很高兴,来,咱们到后院说话。”齐卫转身对学生们说:“你们先练习写字,不要聒噪。”说着,带着孙树父子二人来到了后院,打开院门,说了句:“静茹,来客人了,沏茶。”屋里有女人应了句“好”,出来了一个妇女,梳着发髻,穿着虽然不光鲜,但气质不错。齐卫介绍说:“这是内人,她娘家姓赵。”

孙树连忙问候道:“齐夫人好。大圣,赶紧问候师娘。”

孙大圣慢吞吞说了句:“师娘。”

齐赵氏笑着说:“这孩子看着挺机灵的,孙军爷好福气。”孙大圣忽然看到师娘身后有个小女孩,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穿一套淡红色的小衣服,很亮眼,小女孩在师娘后面看着孙大圣,两人相视一笑,一眨眼,小女孩跑进了厨房。齐赵氏说:“珠儿,也不出来和孙伯伯请安,这孩子怕生,孙军爷别见外。”

孙树忙着一阵客气,进屋坐下,放下礼物,几句寒暄之后,孙树告辞,留下了孙大圣,六岁的孙大圣就这样开始了他的读书生涯。

齐卫带着孙大圣到了前院,坐在私塾的课堂,孙大圣旁边坐着一个小胖子,叫潘庆,是村里财主潘仁的儿子,父子俩都这么胖,且乐于为富不仁。潘仁今年7岁,比孙大圣大一点,也早来一年,有点想当他大哥意思,斜着眼看着孙大圣。孙大圣认识潘庆,打心眼里不怕潘庆,瞄了潘庆一眼,不再理会他。

齐卫安排孙大圣先从一二三四五开始学写字,然后抽空单独教他念了几句《三字经》,放学了,嘱咐孙大圣回家再多看看书,别把今天学的给忘了,孙大圣点头称是。

孙大圣拿起书本出了私塾,往家走。他家在村西边,抄近路要走过一片树林,孙大圣喜欢抄近路。路上,就这样碰见了潘庆和几个同龄的同学在玩摔跤,潘庆看见孙大圣过来了,叫人围过来,堵着孙大圣的去路,说:“小孙子,你好像看我不顺眼啊?”

孙大圣二话没说,上去就是给潘庆脸部一拳,直接把潘庆打得退后了几步,潘庆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还手。孙大圣瞅准空隙,从几个人的包围中挣脱出来,跑到潘庆跟前又是一脚,直接把潘庆踢到在地,看着潘庆,说:“小孙子,这三个字,是你叫的?”

倒在地上的潘庆坐起来,对同伴喊:“还愣着干什么,帮我揍他!”

潘庆的同伴们要围上来打孙大圣,孙大圣赶忙把书本卷起放在腰带上,想着西边的家里跑去,但毕竟是六岁的孩子,跑不快。眼看就要被追上,他背靠着一棵大叔站定,几个孩子围着他要开揍。孙大圣看着大树,一着急,转过身就往树上爬,有个孩子要来抓他,只是把他的书本抓了下来,孙大圣敏捷的身手令人咋舌,他迅速爬到了树上,下面的孩子也要爬树来抓他,但是他在树上摆出用脚蹬他们的架势,还折了一根粗的树枝做武器,几个孩子围着大树不知该怎么办。

潘庆叫嚣着:“孙大圣,你下来!”

孙大圣:“有本事,你上来啊,我等着你!”

潘庆:“你有本事就别下来,我在这儿守株待兔。”

孙大圣:“好啊,看谁坚持到最后。”

双方僵持了一会,孙树来了,孩子们看见大人了,纷纷跑了。孙树看见在大树上的孙大圣,啥都明白了,对孙大圣叫着:“悟空,下来。”

孙大圣说:“我不敢,太高。”

孙树说:“怕什么,爹在下面接着你。”

孙大圣听了之后,小心翼翼从树下缓缓爬下来,孙树说:“没吃亏吧,他们打到你没有?”

孙大圣笑着说:“没有,我打了潘庆一拳呢,我然后就爬到了树上,他们都没敢上来。”

孙树笑着说:“你真跟一只小猴子似的。看来为父要早日教你习武了,明日起,咱们就开始学习祖传的孙家棍法。”

孙大圣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转日放学,孙大圣还是走那条近路,还是在树林里碰见了潘庆一伙,孙大圣数了数,他们一共六个人,还有两个人拿着棒子,看来这一次不打算放过他。

潘庆趾高气昂地看着孙大圣说:“臭小子,这一次我看你往哪儿跑!”

孙大圣看看他,说:“潘庆,想报仇是吧,你敢和我单打独斗吗?”

潘庆鄙夷地说:“单打就单打,别以为你老爹当过兵我就怕你,吃我一拳!”说着,冲上来就打孙大圣。

孙大圣侧身一躲,伸脚一绊,潘庆就倒地了。孙大圣顺势就骑在潘庆背上,照着潘庆脑袋就是一拳,潘庆哎呦只叫。潘庆的同伙见老大被揍,赶忙上去围殴孙大圣。孙大圣是双拳难敌四手,挨了几棍几拳之后,伸脚踹到一个小孩,照旧跑出了包围圈,他以飞快的速度向西边的方向跑去。潘庆带着五个孩子在后面追赶,追了一两百米,看见孙大圣在一颗茂密的大树下站着,面对着他们,叉着腰没动。

潘庆高喊着:“上,揍他!”

六个人还没等近身,孙大圣一扬手就朝树上扔了一颗石子,结果,树干上有一个蜂窝,成群的蜜蜂飞了过来。孙大圣早有心理准备,一转身就跑了,他跑到远处然后爬上了一个大树,一整套动作完成连一分钟都没有。潘庆几个人根本没反应过来,被蛰的抱头鼠窜。孙大圣看他们狼狈的样子,一阵笑,然后大喊:“这边有个池塘,赶紧跳进去。”潘庆几个人像是没头苍蝇一样乱窜,听到话,赶紧跳进了林中的一个小水塘,潜水没过头顶,蜜蜂采渐渐远去。孙大圣见蜜蜂飞走了,慢慢爬下树,走到水塘边,叫着:“都起来吧,蜜蜂都没了。”

潘庆几个人这才敢冒头,孙大圣把他们拉上来。众人面面相觑,略尴尬。孙大圣笑了笑,先说话:“潘庆,议和吗?”潘庆生气道:“你,你,你把我们整成什么样了,还说议和!你这是欺负人!”

孙大圣说:“潘庆,你们六个,我一个,谁欺负谁?这也就是碰到了我,换个别人,还不被你打得哭爹喊娘?”

潘庆一时理屈,狡辩道:“那我不管,你看我这身新衣服都成什么样了,你赔!”

孙大圣说:“那我可不赔,你这衣服烤烤就干了,赔什么赔。你,去,捡些柴火,生堆火,给你们烤烤衣服。”孙大圣随便指了一个叫何岩的男孩,让他捡柴生活,何岩拉着一个名叫张虎的同伴一起去了。干柴捡来了,没火。孙大圣自己跑进村里,找了一户农家,要了一根半截已经烧着的木柴,护照火苗,来到树林里点燃了小柴火堆,给一帮孩子烘干衣服。

看着孙大圣的热心和麻利,潘庆一帮小伙伴也自叹不如。潘庆说话了:“孙大圣,你是个好样的,我们服你,以后咱们就是一伙的,看谁不顺眼,就揍谁。”

孙大圣笑笑,说:“别再仗势欺人了,不算英雄。”

潘庆疑惑的问道:“怎么才算英雄?”

孙大圣:“至少是保护弱小吧,这是我爹教我的。他说过,上战场要奋勇杀敌,回家乡也要团结邻里。我将来肯定是要上战场的,我要做个大英雄。”

潘庆再问:“什么是大英雄?”

孙大圣:“我爹和我说过,大英雄就是保家卫国,驱除外敌。我长大了,我要远赴边塞,到那里和鞑靼骑兵一决高下。”

潘庆他们听着也是云里雾里,但是他们几个人从此就把孙大圣当成了英雄,至少是个准英雄,因为他们都觉得孙大圣会是一个有出息的人。

上了半年多的私塾,孙大圣早晨和晚上跟着父亲习武,白天去私塾学习,文武两个方面都进步飞快。

光阴似箭,在一天夜晚,孙大圣家门被急促的敲响,是村里的地保赵二,他急急忙忙地和孙树说:“孙军爷,不好了,齐先生的女儿玉珠失踪了!”

孙大圣在里屋听见了,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

(未完待续,每周日上午10点更新)​

 

2016-11-12 20:00:04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014e0102wl49.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