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曹长青】日本“脱亚入欧”的对与错(图)
Tuesday, November 22, 2016 1:03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远眺日本富士山(网络图片)

日本天皇最近表示,他本人要退位,预示可能结束天皇制度。这标志着日本完全宪政民主,即使虚位的皇室也要废除。

天皇权威的极大确立,是在日本明治维新期间。1860年后历时20年的明治维新运动,对近代日本具有重大影响:一是结束了旧体制,长达六百多年的地方武士割据(幕府制度)被终止,经过近千年的虚君,天皇重获绝对权威,建立了日本近代第一个中央集权政府。二是提出了新思想“脱亚入欧”,脱离以中国儒家为核心的亚洲守旧体系,进入欧洲的创新改革之路,学习西方富国强兵,从而使日本成为现代化国家。

在明治维新的改革中,政治家伊藤博文(首位日本首相)和思想家福泽谕吉,都起到重要作用,他们都主张变革,促使日本走出亚洲,成为工业强国。

伊藤博文支持中国改革

作为日本第一位首相,伊藤博文起草了宪法,被称为宪法之父。日本宪法第一条就规定天皇统治日本,从而结束地方军阀(武士)割据状态,使日本成为统一管理的国家。第四条则规定“天皇要根据宪法履行权力”,等于确立了君主立宪制。

伊藤博文不仅在日本极力促进变革,也支持中国(清朝)发生这种变化。他曾去北京面见光绪皇帝,以及康有为、梁启超等革新派。他的主要想法是,日本通过明治维新而成为现代国家;用他的话说,由原来的茅草屋,变成石头房。而中国仍是茅草房,一旦失火,会殃及日本。所以他希望中国也改革,成为石头房。但他面见光绪的第二天,慈禧太后就囚禁了光绪,并追捕康、梁们。可能是慈禧太后听到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见了光绪,越发担心日本革新力量与中国的光绪、康梁们联手,清王朝的旧势力更会受到威胁。

当时梁启超等逃到了北京的驻日使馆,但使馆没有得到东京的指示,不知怎样处理。当时正在北京的伊藤博文当机立断,主张营救,并明言,梁启超“如至日本,由我来照顾他。梁这位青年,对中国来说,实在是宝贵的人物。”由此才有梁启超逃亡日本,躲过一劫。而其他改革六君子等,则被慈禧们斩首处决。

福泽谕吉的“远交近攻”

跟伊藤博文同时代的思想家福泽谕吉,同样认知到儒家文化的陈旧,西方文明的先进。他创办了私立庆应大学(跟早稻田大学并列),提出“脱亚入欧”,即日本应脱离亚洲体系,告别中国儒家文化,包括佛教等,走向西方。日本在明治维新期间,知识分子疾呼拒绝儒家和佛教,坚决到要拆毁佛教寺庙、遣散和尚的地步。福泽渝吉甚至提出“绝交论”,即跟中华文化绝交,跟西方文明接轨。

福泽谕吉对日本的现代化起到重要作用,日本人对他尊崇到这种程度:把他的头像印在了面值一万元的日币上。题外话:中国人民币上印的是毛泽东,台湾是蒋介石等。日本人更看重思想,而华人则仰望权力者。

福泽谕吉的思想不仅影响了日本,对中国人也有启迪。在他提出“脱亚入欧”半个世纪后,中国的思想家鲁迅指出中国文化的本质是反人性(线装书字缝里写着两个字:吃人),中国文化界的领军人物胡适则提出“全盘西化”。一个激烈抨击中国传统文化的腐朽,一个强烈主张中国要学习西方。但这种认知比福泽渝吉晚了五十年!这也是中国比日本的现代化起步晚,并至今在社会制度、道德水准和整体经济水平等多方面落后于日本的原因之一。

日本找错“老师”的代价

但日本的明治维新,有对有错。“脱亚”是对的,“入欧”却错了;错在把德国、法国的思想模式和体制当作了样板,找错了老师。日本后来发生侵略中国和其它亚洲国家,跟纳粹德国等结盟成轴心国的情形,跟明治维新找错样板有直接关系。也就是说,是明治维新中错误的一面,孕育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后果。因为日本当年找的老师德国和法国,其思想领域、文化传统中有强烈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倾向,而不是英美的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不是把个体自由和个人权利视为最高价值。

当时德国的帝国主义心态和极端民族主义思想,颇被日本知识精英们接受,把它当作是欧洲文明。而日本又正在那个时代把天皇推崇到绝对权威的地位,再加上宣扬武士道精神(群体主义意识,和狂热宗教情怀结合),就给后来的日本军国主义,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文化氛围。

拿中国做例子,更可看出德、法两国群体主义思维的危害;他们的思想先毒化了俄国和日本,最后使中国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在近代中国历史上,最损害中国的是日本和俄国。中国八年抗战(抵抗日本侵略)时间并不是很长,但结果惨重,导致共产党势力坐大,在中国建立共产政权,至今半个多世纪,导致无可估量的生命和个人幸福的损失。在全球共产主义崩溃的今天,中国仍是共产专制,这是日本当年侵华造成的最大后遗症。追其源头,就是日本明治维新学习了德国和法国,而不是英国和美国。

法国开近代暴力的先河

众所周知,法国是近代暴力的滥觞。法国大革命以群体名义滥杀无辜,并发明了被托尔斯泰称之最丑陋残忍的“断头台”。法国大革命和随后拿破仑的武力征伐杀戮,是现代共产暴力的先河(样板)。列宁就曾说,苏维埃是法国大革命的继续。

而德国这一个国家就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可见在德意志传统中,有深厚的国家主义和民族狂热等基因。不要忘记,希特勒是靠选举上台的,他曾受到德国人的万众欢呼,被当作弥赛亚一样崇拜。

法国和德国的这种传统,都跟两国知识分子有关。法国的卢梭们,德国的康德、黑格尔、海德格尔们的理论,都促使和强化了群体主义、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他们跟英国的洛克(提出个人三大权利)、亚当斯密(自由经济理论之父),美国的杰弗逊(起草独立宣言时照搬了洛克的三大权利说)等相比,是群体主义/国家主义意识跟人类自由权利思想的两端。

于是,深受法、德影响的日本知识分子,尤其是在明治维新时代,种下了后来军国主义(反个人主义思想的极端)的恶果。

共产苏联的全面“入侵”

跟日本对中国造成的祸害相比,俄国更是从思想到文化全面“入侵”、彻底占领,而且至今还继续在中国作恶。日本入侵给中共提供的是坐大的机会,而中国知识分子的共产思想,基本都是从俄国来的。所谓俄国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而俄国的共产思想,主要源头还是法国和德国。

在列宁的十月革命之前,俄国知识分子中就已普遍有均贫富、平等至上(而不是个人权利和自由)、盲目赞美农民等倾向。当时俄国的两大派知识分子(守旧派和亲西方派)大同小异。守旧派强调斯拉夫主义(陀思妥耶夫斯基为代表,其实质是民族主义),西化派推崇的是西方左派的社会主义思潮(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为代表,本质是剥夺个人权利)。这两大派的代表性人物们,很多都会法语和德语,这是当时俄国知识人的时尚,于是他们从法国和德国的文化思想中吸取了群体主义思维,为后来的共产革命提供了思想温床。

日本为明治维新找错老师导致的军国主义付出了惨败的巨大代价。但在被美国打败、接管、指导下,坏事变好事,日本顺利地走了一条健康的民主体制的道路,带来了70多年的和平、自由、繁荣和整个社会的理性。

今天的日本,在民主体制、经济繁荣、社会文明、个人道德等诸多方面都是亚洲国家的样板。所以,对华人世界来说,无论是已经民主的台湾,还是专制的中国,今后的方向,应该从日本那里得到教训和经验,朝向英美的方向,把保护个人自由和个人权利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作为思想理论的基石。在这个前提下,真正的民主体制才可能产生。【看中国2016年11月22日讯】

本文标签:亚洲, 人权, 佛教, 儒家, 共产党, 北京, 天皇, 宪法, 德国, 慈禧, 改革, 文化, 日本, 曹长青, 梁启超, 民主, 法国, 看中国, 知识分子, 美国, 老师, 自由, 革命, 首相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