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上海独立候选人冯正虎遭传唤家被抄 手机和电脑被警察扣押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6 3:27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冯正虎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6年11月15日,本网获悉:昨天下午5:30分左右被带到上海市杨浦公安分局五角场派出所的上海竞选人大代表的独立候选人冯正虎于今天下午5点多回到家中。冯正虎回到家中发现被抄家了,手机和电脑仍被警察扣押,现在无法上网。

上海维权人士徐佩玲、崔福芳、郑培培、范桂娟、戴忠耀等5人前天下午在上海市杨浦区第115选区向选民发《上海独立参选人冯正虎向选民拜票》的参选宣传单时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五角场派出所带进派出所关押,24小时后派出所才传出信息说行政拘留5日。在派出所的24个小时5人只是各吃2个馒头,严重受到饥饿的折磨。

徐佩玲、郑培培等5人在派出所里被2次做笔录,主要问了冯正虎参加竞选人大代表的事。徐佩玲是医疗事故受害者,需长期服药维持生命。昨天,徐佩玲的亲人到派出所送药被警察无理拒绝。

附:《徐佩玲给李克强总理与上海公安局白少康局长的公开信》

李总理、白局长你们好!

我是上海居民徐佩玲,住徐汇区湖南街道。

过去从没想到反对共产党,如果偶然听到别人批评政府,我都会很反感,我认为我们老百姓无论如何应该听党和政府的话。

可是后来共产党把我一步步的逼上了梁山,无路可走,无奈走上了上访的道路,继续无路可走,前面好像只有一条路——反共。

在我身上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应该发生的事情却看不见。1999年我在上海曙光医院住院手术。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医疗事故。把我胆总管无辜剪断了。有司法鉴定三级伤残,医院全责。我的生命现在已经进入倒计时。

我无法向医院要求赔偿我的生命,可是我的孩子当时刚出生,我向医院要求赔偿我的经济损失。曙光医院是大医院,他们赔得起,也同意赔偿我,可是我至今没有得到赔偿。得到的却是被构陷“寻衅滋事罪”判刑8个月、拘留多次。

我受到了很大的委屈,但是还没有对警察有看法,不管是我们派出所还是拘留所或者是看守所,我感觉他们对我都人道文明兼同情,每逢有其他访民说警察不好,我就说我们上海的警察素质好。

可是近日上海杨浦区的警察,我不敢恭维,我只能对他们鄙视,我想请李克强总理与白少康局长帮我鉴定一下。

他们是警察还是土匪?是人还是人渣?

10月26日上午,我到上海杨浦区冯正虎老师家拜访刚与冯一起出门,身后出现了好几个警察。始终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他们具体哪个部门,我至今也搞不清楚。强制拉我上了警车,把我先带到一个地下室强制搜包搜身。

那个长的有点狰狞据后来知道叫陆巍峰的国保警察语言更狰狞他对我说:你是徐汇区的人以后不许你到杨浦区来,只要看到你来就抓你。我说你们的行为是犯法的,陆巍峰语出惊人你不要对我说法,这里是不讲法的。

我说那也得讲理啊,另一个叫张磊的国保说:没有理可讲。天啊,警察竟然公然说不讲法不讲理。那么他们讲什么?难道讲土匪吗,土匪也得讲规矩啊。

我想起了9月18日上午。国务院在中南海首次举行,宪法宣誓仪式李克强总理监誓,国务院38个部门,55名负责人依法进行宪法宣誓:领誓人还左手抚按宪法,右手举拳。宣读誓词,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接受人民监督等。

这些事情我都知道,难道杨浦区警察不知道?还是故意对抗李克强总理。这样比土匪都不如的人,能做警察吗?他们做警察,除了败坏共产党的形象,败共产党事有余还能有什么奉献?那天他们关了我六个小时,下午四点钟放了我。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在后面26号一个不知名穿便服的人把我手机连套一起抢去。随后把手机交给别人去检查。我那个手机套是从网上买的具有防辐射等几种功能,他拿着几次不肯还给我,我几次责令他才还给我。

29号上午我与崔福芳女士去冯正虎家出门我与崔女士又被他们捉了。关到下午四点多钟,我们派出所的警察来接我,他们还我的手机的时候,套子竟然不给我,我要归还套子,他说我当时没有套子。我要求看视频,我说我套子肯定给了你。他又无耻地说没几个钱计较什么,我们派出所的警察打圆场,说他来赔偿我。被我拒绝我说一个几十元钱的东西你都要偷都要抢,不要脸到什么程度,你是人吗?

我想请问白少康局长。这个警察是犯了盗窃罪还是抢劫罪,我认为是犯了公然抢劫罪。他连这点数目的财物都要连偷带抢,他还有什么坏事做不出来?

我强烈要求李总理白局长彻查此事,把视频调出来,公安局执法都有视频的,请你们千万不要说那天视频坏了。如果这样全世界没人会相信。

庞大的警察队伍出现一两个下流胚本不足为奇,如果置公信力于不顾,包庇这样的罪犯太得不偿失。

另外,我要控诉他们无恶不作用下三滥手段毁坏我俩的手机,崔福芳警所的警察来接崔的时候,当场要把手机给崔,杨浦警察关照现在不要给她,等到家再给她,回家一看,我俩手机都不能用了。今天我去华为专卖店修理。他们打开后维修单上告诉我:主机进液严重,腐蚀严重,霉变严重。已经没有修理的价值。

毁坏别人的财产,请问有没有构成犯罪?

我只知道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现在的小流氓也做不出来。但是杨浦警方做出来了。这不仅是上海警方的羞耻,也是上海人的羞耻。

上海市徐汇区徐佩玲2016.10.30.
手机号:18121439381

相关报道链接:
紧急关注:上海著名人权捍卫者冯正虎因参选人大代表被警方带走 其五名支持者竟遭行政拘留(图)

https://d3axk1npo74i6j.cloudfront.net/0/?url=bG10aC41OF90c29wLWdvbGIvMTEvNjEwMi9tb2MudG9wc2dvbGIuMDEwMndxdy8vQTMlcHR0aA==

转自:维权网

来源:新公民运动

本文标签:上海, 人大代表, 公安, 公安局, 共产党, 冯正虎, 宪法, 徐汇区, 总理, 手机, 李克强, 派出所, 独立候选人, 电脑, 白少康, 警察, 警方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