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他写的是新古文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6 17:03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他写的是新古文

——许石林《幸福的福,幸福的幸》序

○南

《幸福的福,幸福的幸》这本书,收集了许石林兄近一、二年对于风物、风俗、文化等方面的思考与评价的文章。这些文章,偏要去分类的话,也暂且按照他的说法归为“杂文”一类。然而,我却不大认同,他的文章是“杂文”这一说法。我更愿意为其生造:新古文,来定义这些文章的类型。

何为“新古文”?就于,我与石林兄之过从,对其人之了解更多,对其言谈讽诵与歆慕追求,大抵都能知道。而观其为文,一则喜好研读古先贤之佳构良作,巧手追摩;二则服膺追慕中华古典传统,拳拳之忱著于文中;三则言出于己,不落言筌,不入窠臼。前二者,是人的思想内核,是崇古;后者,是文章的表达形式,是求新,所以称之为“新古文”更为贴切。

石林兄为文,擅于以小见大。近日观其文,有两篇是我心自向往的。一是写荔枝,一是写杏子。写荔枝,由荔枝的掌故、东坡先生之故实到荔枝利刃加身的目的,“人要脸,树要皮,木犹如此,人何以堪!这(荔枝)不正像苏东坡一类人的命运吗?”写杏子,由忆起老家院子的杏树落笔,写杏花、杏子、杏树、杏再到杏坛,杏坛之缘由和金朝之正朔,阐明“尊崇的价值观,即奉何种文化正朔”之旨。推人及物、由物及人,以小见大行文自然平实,娓娓道来,穿越禁锢,纵横政文、富于哲思与诗意,阅之如春风拂面。

石林兄为文,乐于以旧为新。其文,所见日多,批评讽刺亦居多,但是不离“中庸”之旨。我最喜其《旧时风物,闲美当年》一文,文中列举一个地方的数条旧时的风物,一一以自家语道其梗概、述其宗旨,各条实无联系,然经作者之笔,内在逻辑与文气贯通,读之在胸中有肃然之意,而又更想知道那个地方是为何处。对于风俗与文化,我们常常会被时下各种言论引导要创新,然而的新的未立、旧的不存,常有此尴尬。石林兄有感于此,即常从故旧中找到时下亦新的内容,希望能继续“隆治于上,而俗美于下”。不知此篇有未收录集中?

石林兄为文,勇于以文为剑。“见义不为,无勇也”。魏则西因莆田系的虚假广告断送信命一事沸沸扬扬。世人怜魏之殒命,然对莆田系未有深识,石林兄以一己之力,利用有限资源对莆田系进行阻击,从历史的角度窥此背后主事者的智巧奸诈具有极坏影响。《百鸟朝凤》上映,因一跪而唤起观众观影,网络上对电影赞美多于批评,夸赞导演的情怀;片中表达了文化颓败的隐忧,然而石林兄观影后,认为吴天明先生处理的潦草、肤浅,一针见血地指出导演并未告诉我们发生的原因及解决之道。各种事件覆盖社会生活的各方面,于此间存活,不得不是忧心忡忡,像石林兄以文为剑、直刺其非的作者,已然很少了。

这篇序言,要将石林兄所集文章要做归类、写出究竟是不大可能的,只能以颓笔写此数言。我想,“新古文”的称谓,石林兄肯定是喜欢,未必乐于接受。毕竟“唐宋古文运动家”是标杆,后人能“取法乎上”,追慕仿效跨越,虽饱受而新颖;明、清、民国以降,名于文者甚多,石林兄也未必会认为自己能超越前人,但他应是甘做一个传播古典传统的人。

 

2016-11-17 17:00:03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ec3d590102x0tm.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