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奇幻小说连载《孙大圣之东海荡寇》第三章
Saturday, November 26, 2016 20:03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第三章,孙大圣驻守居庸关,还是弼马温啊?

孙大圣很苦恼,原本他以为到了居庸关能成为一名勇敢威武的骑兵,但没想到,训练完成之后,孙大圣成了一名步兵,这与孙大圣的梦想相去甚远,他的上司还分配他在居庸关附近的马场养马~

现在的孙大圣,每天面对着他负责的马圈里的百十匹战马,他都有点抑制不住的冲动,真想策马奔腾到关外和鞑靼(元帝国退出中原之后,蒙古部落恢复了古称)骑兵一决高下。但是,现实很骨感,雄心万丈的孙大圣只是一个小兵,每天的工作就是放马和喂马,这让他很是憋屈。

带着孙大圣一起养马的是老兵王格、郭南,王格已经年过五十岁了,无儿无女,想来是打算在居庸关终老了。这天上午,王格带着孙大圣在看马圈外转悠,王格看着每天沉不住气的孙大圣就乐,开导着孙大圣说:“大圣啊,别沉不住气,我在这居庸关20年了,来来去去见了多少人,新兵分来养马是常有的事儿,说不定,过段时间你就被调入正规的步兵营去,拿着火铳上战场了。”

孙大圣再年轻,也能听出这话多少有点嘲讽,但毕竟王格是前辈,不好出言反讽,他心想:说不定我后面几十年都和老王一样,在马厩了呆上20年,那多憋屈!王格知道孙大圣心里不满,但也不说破,接着和孙大圣说:“别想那么多了,今天该放马了,我们和郭南去吧。”

郭南比孙大圣早来三年,也就是说,郭南养了三年的马了,但他这人沉默寡言,而且还很喜欢养马,他和喜形于色的孙大圣完全不同。孙大圣对郭南了解不深,他通过几个新兵那里得知,郭南这人其实武艺高强,火铳射的很准,马术也很棒,在马上还擅使长枪,原本是骑兵队的好手。但是,郭南来了没多久,就因为看不惯一位千总耀武扬威,不愿意给这位千总牵马,就被分配到这马场工作,郭南也不申辩,反而乐得在马场伺候这群战马。

听完这个事儿之后,孙大圣还是挺佩服郭南的,但他并不赞同郭南因为一时意气而断送了前程,毕竟当了兵,无法建功立业是很憋屈的,他受不了。

郭南此时也来了,他身材高大,穿着军装,戴着军帽,郭南方脸浓眉大眼,一脸严肃,也看不出喜怒哀乐。郭南年纪二十二,比孙大圣年长六岁,现在的孙大圣大概也就是一米七的样子,与郭南的伟岸魁梧相比要矮半个头,虽然孙大圣自幼习武也很结实,但块头就是不大,最近几年还有点往瘦削发展,加上他动作越来越灵活,别人总感觉他有点像只猴子。

郭南看着孙大圣,说:“孙大圣,别磨蹭了,都快晌午了,出发吧。”孙大圣应了一声,和王格牵出自己的马,套上马鞍,打开马圈,把马群驱赶出来,往草场本区。这是居庸关内的一片草场,专供放军马之用,这里水草丰茂,天高地阔,孙大圣驱赶马群往水多草盛的地方奔去,不停地在嘴里发出呼啸之声,虽然不喜欢做马倌,但是与这群军马共处,仍然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放马归来,孙大圣和郭南、王格一行三人回到营房中,却发现早已有人在等候。一看,是外委把总何安以及他的两个兵士,何安一脸趾高气昂的坐在椅子上,一看郭南来了,马上就质问道:“郭南,你可知罪?”

郭南是莫名其妙,反问道:“我有何罪?”

何安说:“我问你,那匹名叫火烈的军马是你亲自调教的吗?”

郭南:“对啊。怎么了?”

何安厉声说道:“你还问怎么了?今天胡千总骑着这匹火烈北出关外巡查,结果这匹出生一出关没多久就撒野,把胡千总摔下马还不算,自己还发了疯似的跑了,走,现在和我去找胡千总请罪。”一使眼色,让他的两名兵士上来就把郭南绑了,押着要去见胡千总。

孙大圣伸手拦住,说:“慢着。”

何安很诧异,说:“怎么着,想造反?”

孙大圣说:“我和你们一起去,火烈最近一直都是我在饲养。”

何安:“行啊,一起走!”

到了胡千总的营房,他左胳膊被包扎了起来,看起来是有伤,他坐在大厅北面的椅子上,怒目圆瞪。胡千总面相尖酸,胡子稀稀拉拉的,大名胡平。

孙大圣一看他这架势,就知道了事情真相,当年郭南得罪的就是这位千总,胡千总,今天看来是要找个由头把郭南给办了。

胡千总端坐在椅子上,几乎是用鼻孔看着郭南,说:“郭南,你养的好马,你牵马牵不好,怎么还养这一批叛徒马?嗯?!莫不是想叛逃去鞑靼?”

郭南被摁着跪在地上,不言语。

胡千总看着郭南的样子就来气,呵斥道:“给你就会说话,你不说,哑巴?好,给我打!”

左右的士兵听着,拿起军棍就照着郭南后背前胸狠打了几棍,郭南应声倒地,哎呦了几声,但还是忍着不大叫。站在一旁的孙大圣看了,马上行礼说道:“禀报大人,战马火烈是我最近饲养的,请大人息怒,我和郭南一定把战马找回来。”

胡千总看看孙大圣,说:“这是哪里来的毛孩子?”

一旁的外委把总何安说:“此人名叫孙大圣,来了半年多,和郭南一样,都是在马场打理战马的。”

胡千总眼珠提溜一转,说:“你能把战马找回来?”

孙大圣一拱手,说:“属下和郭南一定把失踪的战马火烈找回。”

胡千总问:“找不回呢?”

孙大圣说:“任凭大人发落。”

胡千总冷笑着说:“呵呵,找不回火烈,你们也不用回来了,趁早去投奔鞑靼吧,孙大圣,你可要想清楚,找不到火烈回来,你假如要是再去投奔了鞑靼人,你的家人老小可是要遭殃的。”

孙大圣坚决地说:“请大人放心,属下和郭南绝对不会投奔鞑靼人,一定会把火烈找回。”

胡千总手一挥,说:“那就放你们去,两天之内不回来,就当叛军罪论处。”

孙大圣赶忙把郭南扶起来,解开绳子,两人给胡千总行礼,然后退了出来。

回到营房,郭南怒目圆瞪说:“孙大圣,你逞能啊!这马要是找不回来,咱俩死定了,你答应这事,有考虑过你的家人吗?!”

孙大圣说:“事已至此,还多说何用?咱俩这就出发吧。”

郭南一时无语,王格凑上来问清楚了情况,对孙大圣说:“你才来没多久,关外的情形你完全不熟悉,一会出关了,一定要跟紧了郭南。还有,你两不能穿着明军的戎装出去,换上便装,带上匕首和短刀、弓箭,假装是关内的汉人出来打猎,遇上鞑靼人千万不要硬拼。这几天我在想想办法,两天之后不管找不找得到火烈,都要回来。”

孙大圣和郭南嘴上都答应了,换上了便装,选了两匹好马,出关了。

孙大圣终于策马出关了,面对着前方未知的山林高地,心情还有些澎湃,回头看了一眼居庸关,在关外看起来,这座雄关是那么巍峨,让敌人似乎不敢进犯。此刻,孙大圣正朝着从未到达过的地域行走着,他预感到将面临挑战。

骑马奔走了一阵,郭南拉住了缰绳,示意孙大圣也慢下来,他说:“慢点走吧,咱们朝东北方向找找看,胡平向咱们问话的时候,王老爷子找人问过大概,知道火烈是朝东北方向跑了。”孙大圣一听,不得不佩服王格的心思缜密,遂和郭南一同朝东北方向驱马前去。

郭南回头对孙大圣说:“你知道胡平为何处处针对我,想置我于死地吗?”

孙大圣说:“为何?”

郭南说:“因为我爹和我娘。”

孙大圣说:“什么意思?这事的前因后果是?”

郭南答道:“前因后果就太长了,简单几句来说,我爹是鞑靼人,名叫牧仁,因向往关内的生活而成为一名雇佣军,他当年是在宣府镇当骑兵,不过朝廷上还是担心他出身,最后还是派他去养马。后来,他遇见了我娘郭英,我娘是一名军户的女儿,当年被还是军士的胡平看中,但我娘看不上心胸狭窄的胡平,最终和我爹成亲了。”

孙大圣:“那后来伯父和伯母去哪儿了呢?”

郭南说:“你也看到了,这个胡平仗着会钻营,一路扶摇直上,现在都干到了千总,当年他当了外委把总之后,就开始给我爹找碴,最后还逼迫我爹重新做了骑兵,一次鞑靼骑兵来犯边关,我爹奉命随队伍出征,就再也没有回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是在战场上找到了他的战刀,他那一队骑兵无人生还。那一年,我15岁。胡平本来还要找我娘的麻烦,我外公好赖也当过几天把总,总算把我和我娘给保了下来,我爹就按失踪人员处理,没有算是叛军之人。再后来,我从军了,我之前驻守太原镇,之后来到这居庸关,没想到又遇见这胡平了,真是冤家聚首啊。看来,我两之间,必须有一个人要死在居庸关了。”

孙大圣说:“别想得那么沮丧,你还有娘在家等你回去孝敬,你爹说不定还活着,也别想那么多了,先把这火烈找到吧。”

郭南沉默了一会儿说:“孙大圣,自从我来了这居庸关被胡平整了之后,也算是居庸关的一个名人,大家对我都避而远之,就你还总爱和我说话,即使我不搭理你,你也自说自话。今年你为我也算是挺身而出了,那我也不能把你当外人,更不能害你。这样吧,你就在这附近歇着,等我两天,我找到火烈自然回来,要是两天我回不来,你自己回去,然后就说我叛逃了,想来胡平不会对你和你家里赶尽杀绝。我娘也自然有我外公照应,你还是不要来趟浑水了。”

孙大圣一摆手,说道:“你别胡思乱想了,咱们一定能找到火烈,赶紧赶路吧。”一说完,给马屁股抽了几下鞭子,继续向着东北方向飞奔而去。

郭南一看孙大圣如此执着,只好策马追了上去。

两人骑马一前一后在大路上了骑了没多久,郭南让马停住了,他看到地上的马蹄印有些像是火烈的,因为最近这里往来的人马不是很多,很有可能是今天走失的火烈。两人驱马继续向前,突然,从远处射来一箭,郭南左肩中箭跌下马来。孙大圣立刻下马,躲在马肚子后面,又是一箭射来,孙大圣的坐骑中箭,倒地在地上乱踢翻腾。孙大圣见状不妙,立刻拉起地上的郭南朝身后的草丛里躲去。

又是射来几箭,但没有射中他们了,郭南的坐骑受惊跑了。从远处有五个人骑马而来,从装扮上一看就是鞑靼人,孙大圣意识到自己中埋伏了。鞑靼人中的一个领头的人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孙大圣回道:“你们是什么人?”

鞑靼人听了狂笑,领头的说:“我们是猎人,你们应该就是猎物,哈哈哈”。

孙大圣说:“这几位大哥,我们是猎人,真的是来打猎的。”

领头人说:“别装了,我闭着眼睛就光问问味道,就知道你们是明军的奸细,你们不在居庸关好好呆着,跑着山林里来送死,真怪不得我们了。准备放箭。”说完,他一抬手,他身边的几个人拉弓搭箭就要射。

孙大圣大喊道:“别冲动,我这里有金子!”

(未完待续,下周日的上午10点,再见!有疏漏请提示,万谢!)

 

2016-11-26 20:00:03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014e0102wlqf.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