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对涉毒明星一定要一棍子打死
Thursday, November 3, 2016 17:03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对涉毒明星一定要一棍子打死

许石林

刚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鲍勃·迪伦,吸过毒。

我不关心谁获诺贝尔文学奖,但这个人曾经吸毒,却引起了我的担忧。咱们现代中国人,学西方,西方人的自律、法制等等意识没学好、不学,但西方人的放纵,却全变本加厉地学得杠上开花,有过之而无不及;西方人得了病,咱第一时间学会了人家的病;但西方人得了病会吃药,咱没药,有药也拒绝吃。这还需要引用例子来啰嗦证明吗?

因此,我担心,今后在对吸毒艺人处罚的时候,那些乡原们,会一把抓住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以此表明,一个人吸毒不可怕,吸毒会改的,吸毒的人也会创造成就的云云,不要把人一棍子打死等等……这种乡原的话,瞬间因为貌似无比宽容、无比理性等等,显得无比正确,被人不假思索地接受。

在今年的国家禁毒日前夕,国家禁毒办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谈到影视明星对青少年的影响,他说:作为一个在影视文艺上面出现的文艺人群,他们有更大的社会责任。作为明星,作为青少年的偶像,要有好的示范,除了在荧屏上的表现,在生活中也要有很好的示范作用。如果我们的明星在荧屏上表现是高大上,在生活里却吸毒,那么他就不应该在荧屏上出现。

看到这段话,忍不住要拍案赞叹,同时又担忧:如此坚决、明确,这不像是中国官员说话的风格啊。

真是“痒痒处有虱,怕怕处有鬼”——果然,他也随即表示:国家的政策是治病救人,不会“一棒子打死”。他还说:“国家有相关惩处规定,而老百姓也有选择的权利,吸毒明星只要符合规定,可以复出,但老百姓却有选择看不看明星的权利。”对于吸毒艺人复出,所谓理性看待成为主流,舆论认为既要通过法律保障明星的合法权益,又要防止涉毒艺人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

看到这里,我很失望、很气馁、也很恐惧。

吸毒的明星不知道吸毒犯法?不会不知道。知道为什么还吸?正所谓弁髦法律,藐视舆论,视法律舆论为空虚无用,加上“小人行险以侥幸”,如此而已。

其实,如果现在是民国以前的社会,人分良贱,那么对艺人的吸毒等等不应该像今天这样禁止、惩处,艺人的衣食住行都不必过于管制、干涉,因为当时的社会阶层结构,没有将他们列入良人之列,而是属于人身制度设置和文化角色中的贱籍,良贱之别如巨沟大壑,深不可越,也形成了一堵防火墙,使普通人家的子弟,尽管会羡慕艺人的奢靡生活,但却一般没有勇气放弃自己的身份,仿效艺人的言行举止和生活。所以,无论艺人中的佼佼者,生活得多么奢华光鲜,都不能构成对社会像今天这样的影响和误导。所以,那时候艺人吸毒,自己吸光了身家,老死无依,自己负责。

今天则不同,艺人的地位提高了,充当了社会文化的重要角色,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他们是社会风纪和文化礼仪的具体执行者,一个艺人昨天还寂寂无名,今天一首歌、一部戏红了,该艺人的社会地位综合全面随之快速上升,所谓骎骎然凌驾乎四民之上,各种光环和头衔随之而来,如果该艺人还会炒作讨巧钻营,还不难像那谁谁一样,弄到更大更多的身份地位拥以自重,成为强势者。

可以说,今天的社会,给予艺人的回馈很多。而艺人如果不知自重,频现吸毒等等劣迹,社会还不严加惩处,那就真如前人所担忧的:“笑优在前,贤材在后,国不日引,不月长”了。

而今天的司法现实是很让人沮丧的,其关注点多是对犯法之人的照顾,那些法律专家成天在维护犯罪者的权益上显示学问和发挥所谓理性,却忽视了法的本质是惩戒,见恶人则滥施同情,择以细故而有意夸大,轻赦其罪以显示高明。

唐太宗很看不起汉末荆州刘表父子:岁岁赦宥,何益于治?他说:赦者,小人之幸,君子之不幸。一赦再赦,善人暗哑。抚养稂莠而害嘉谷,赦有罪而贼下民,“朕即位以来,不欲数赦。”

要使法律起到惩戒作用,即如上医医未病,就应该对艺人吸毒,采取一旦发现吸毒,终身不许再从事演艺的惩处,也就是俗话说的“一棍子打死”,一定要一棍子打死,才能起到惩戒的作用,也使社会大众普通人家的孩子,知道社会倡导的主流价值是什么。

相反,不一棍子打死,如果如上所说,治病救人、不一棍子打死、理性看待云云,其效果就只能是你的棍子打轻了,等于没打,甚至还不如不打——你看,成龙的儿子房祖名吸毒,原本还在被禁止上镜的时间内,结果就被陈凯歌的电影《道士下山》用为男二号了,当时就有观众惊呼:禁毒令废除了?

能使人知禁者,无过“小惩大诫”:“殷之法,弃灰于道者断其手”,在商朝,人要是将日常生活垃圾抛弃到街道上,这家的主人是要被城管(军队)抓去,砍掉手臂的。商鞅在秦国制定了一套严苛的法律,所谓秦法繁密若凝脂,比如对于“弃灰于道”者的惩罚是在他脸上刺字,即黥刑。

这是不是太严苛了?一点都不严苛。简单地崇尚宽仁弛缓,必然简单地摒弃严刑峻法。其实,“罪及弃灰”,孔子早就说得非常明白。当时,人们就认为殷商“罪及弃灰”,此法太重,连孔子的学生子贡都认为太重,就跟今天大多数人会说的:不管怎么说,乱扔垃圾,也不至于断手啊……他想不通,向老师孔子请教。孔子不假思索地说:这正是治理天下的最有效的办法。你想啊:人乱扔垃圾,必然影响到别人,必然会常常因此发生争斗和冲突,有的争斗和冲突,乱子闹得很大,三族都给卷进来械斗也有可能。所以,要严厉禁止,受重刑惩处是常人所称畏惧的,但不乱倒垃圾却很容易做到嘛。用严厉的刑罚惩罚人们很容易犯也容易改的小错误,为的是让人知法懂法,普通人因此笨寻思也不会、不敢去犯更大的错误。

“千仞之高,人不轻凌;千钧之重,人不轻举。商君刑弃灰於道,而秦民治。”今天的人给自己争取利益、给贼人罪人争取权益,脑子很好使,但在这个问题上,却纷纷成了四方脑袋,不会转弯,不知道一个人见他人受惩处自己会见而知禁的,他们以为张家人被断手了,王家李家赵家还会傻傻地前赴后继地一个个等着被断手,笑死。

《尚书》有云:“律之所定有限,人之所犯无穷。”今天的所谓法学者,乐于讨好愚下而取宠,只知滥施小惠,以博取声名。这种伎俩,其实古人早就看透了。朱熹曾说:“今人轻刑,只见犯人可悯,不知被伤者尤可念。……夫杀人者不死,伤人者不刑,虽二帝三王不能为治。”

回到明星艺人吸毒的话题上来,对他们的惩处,什么是理性?如果一棍子打死,就是理性;否则,所谓治病救人、一棍子不打死、打不死,就很不理性。如果还要扯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也曾吸毒云云,那就是中国当代人的神逻辑:“别人是禽兽,我一定要当禽兽不如,否则就吃亏了”,如此,“天理民彝,必至泯灭。”

 20161017

《桃花扇底看前朝》

————《桃花扇底看前朝》


 

2016-11-03 17:00:04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ec3d590102wzrh.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