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曹长青:从评价卡斯特罗看西方左右派
Tuesday, November 29, 2016 1:03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2016-11-26t23-38-31-9z-1280x720-nbcnews-ux-1080-600

全世界掌权最长的独裁者卡斯特罗终于死了,所有反对共产主义的人们都跟在迈阿密的古巴人一样高兴、庆贺。与此同时,西方左右派也短兵相接地唇枪舌战了一番,因为对这个人物的评价大相径庭。仅仅从对卡斯特罗的不同评价上,人们也可以看出西方左派、右派的价值分歧在哪里。

刚当选下届美国总统川普,就卡斯特罗死亡发表一份声明说,卡斯特罗是“一个残忍的独裁者,他迫害了自己国家的人民将近60年。他留下的遗产是行刑队、窃国大盗、难以想象的苦难、贫穷和对最基本人权的践踏。”他说古巴仍是“一个独裁岛国。”川普在竞选期间得到了反对卡斯特罗的在美古巴流亡者们的强力支持,所以他誓言,“在任期内要为古巴人民的自由和繁荣而尽最大努力。”

他的副总统彭斯也在推特清晰明确地声明,“暴君卡斯特罗死了,新的希望升起。我们将会与受压迫的古巴人民站在一起,追求自由与民主的古巴。自由古巴万岁!”

他们两人的态度典型地代表了共和党,也是西方右派(保守派)的看法。例如美国两名古巴裔的联邦参议员,参选过总统的卢比奥和克鲁兹,同样强烈地谴责卡斯特罗,定性他是“邪恶”,“独裁者”,“杀人狂”!他们同时批评奥巴马总统跟这样的独裁者拉关系,在古巴的人权毫无改善、卡斯特罗仍坚持独裁和反美立场下,恢复美古外交关系的错误。就奥巴马访问古巴跟独裁者握手言欢之举,克鲁兹质问,奥巴马为什么“用爱去沐浴一个杀人犯?”

克鲁兹和卢比奥都警告奥巴马总统、副总统拜登、国务卿克里,不可去参加卡斯特罗葬礼。卢比奥甚至说,美国一个人都不要去!

但很快要卸职的奥巴马总统却完全是另一个调子,他也就卡斯特罗之死发表了一个正式的声明。该声明只字不提卡斯特罗是独裁者,不提古巴是共产专制,不提60年来卡斯特罗政权给古巴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更不提有多少古巴异议人士遭到监禁和杀害,而是避重就轻地说什么美国和古巴作为邻居和朋友在文化、家庭等诸多方面有共性,同时向卡斯特罗家庭致哀。

古巴人民跟美国人民当然有共性,那就是他们同样要自由、要民主、要繁荣,是卡斯特罗阻止了古巴人民这种人类共性的追求!奥巴马的声明不仅完全避开了美国跟古巴的对抗是民主跟独裁的对抗,反而把这种对抗故意模糊成两国人民的对立。事实是,美国人民从来都没跟古巴人民对抗过,是跟残暴的专制政权对抗!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奥巴马如此这般的声明不仅是美国的耻辱,更是对那些遭卡斯特罗迫害的古巴人民的侮辱和损害!

而加拿大的左派总理特鲁多的声明就更令人愤怒了。他不仅同样只字不提卡斯特罗政权反人道、反人权的罪行,反而称“卡斯特罗先生是一位英雄式的传奇领袖,为古巴人民服务了近半个世纪”,并称“我知道我的父亲以称他为朋友为骄傲”。这位左派总理还声称“代表所有加拿大人,对这位英雄式传奇领袖的去世表示哀悼”。特鲁多的特别胡说,遭到媒体和网民痛斥,他不得不出来辩解。同样非常左倾的魁北克省长库亚尔则为他辩护说,“我不觉得将卡斯特罗形容为一位20世纪的巨人,有什么争议性。”把杀人暴君看作世纪巨人,当年西方左派就是这么认定毛泽东的!真应该把他们都送到北韩体验一下那种“巨人”的制度下多么美好!

在欧洲,左派们更是争相跟特鲁多比赛看谁蠢得更多。德国左翼党主席瓦根克内西特和联邦议会党团主席巴尔驰发表声明,把卡斯特罗誉为“革命者”,并称他有“伟大功绩”,所以要追思。欧盟主席荣克更直截了当称颂这个独裁者是“英雄的男人”,在推特上说:“卡斯特罗去世,世界失去了一位对很多人来说曾是一位英雄的男人。”

共产专制和威权国家的领导人,当然是赞颂他们的同类。中国的习近平称卡斯特罗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和“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北韩的金正恩赞美卡斯特罗“首次在西半球建立了以人民为真正主人的社会主义国家体制”。美洲反美小霸王查韦斯的接班人、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更杜撰说,卡斯特罗“走向了最终的胜利”。

当今世界独裁者们的睁眼瞎话自不必评。而西方自由世界那些歌颂卡斯特罗的左派们才是真正严重的问题!他们完全回避最基本的事实:卡斯特罗是近代六个掌权较长的独裁者之最,中国的毛泽东是27年,苏联的斯大林是29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阿拉法特是35年,利比亚的卡扎菲是42年,北朝鲜的金日成46年,最高记录则是卡斯特罗,从33岁掌权到90岁死亡,前后长达57年!

在超过半个世纪的统治下,卡斯特罗把古巴变成人间地狱,经济上是美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政治上则是靠监禁和屠杀等暴力统治。只是2003年,就有75位签署政治改革倡议书的人士被政府判刑,刑期最长的达28年。

在卡斯特罗统治下,古巴人民纷纷逃亡。过去五十年有五次逃亡潮——逃到90英里以外的美国佛罗里达。据2004年的统计数字,古巴逃亡美国的难民总数为91万2686人(另有约四分之一逃亡者死于海上)。而古巴人口现为一千多万,几乎近10%的人逃亡。

面对卡斯特罗如此这般的暴君,为什么美国的奥巴马,加拿大的特鲁多,欧盟的主席等西方左派们竟然歌颂?他们难道不知道卡斯特罗的古巴从没有民主选举,从没有言论和新闻自由吗?他们不知道发生在古巴的那许多灭绝人性的恶行吗?他们当然知道!但这一切都无法使那些乌托邦的头脑清醒。他们赞美卡斯特罗,其实是赞美他们心中自己的理想——社会主义道路。

西方的左派和右派的根本分歧,就是经济政策。右派要最大限度的私有财产、市场经济。左派就是要国有化,要依靠政府的力量均贫富,就是毛泽东的“打土豪,分田地”,只不过现今西方左派们无法像毛泽东们那样用刀枪直接没收了土地和私有财产,而是用高税收,用政府力量强行进行财产二次分配。这种财富均等的社会主义,就是他们向往并为之奋斗的目标。

而右派认为,人的才能等各方面都有不同,所以财富是无法均等的,应该强调和重视的是自由,是个人的权利。在自由竞争下,才有相对的平等。自由是根本价值,保护个人权利的价值高于平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模式的选择,其背后是由政府控制,还是市场决定,涉及的是个体权利的保障,还是个人自由被剥夺的重大哲学问题。

卡斯特罗们热衷和实行的社会主义,在美国、加拿大、欧盟等,没法同样照搬,因为有选举的制约,如果倾向社会主义,就会导致经济灾难(例如当今的法国,希腊,委内瑞拉,南非等),左派政党就会被选民淘汰。所以奥巴马、特鲁多、欧盟主席们,就对“实现了”他们社会主义理念的卡斯特罗们,有一种自然的理念上的共鸣和情感上的亲切。因而也刻意忽略他的独裁、他的残暴、他的反美等等。

像奥巴马总统本人,他父亲很早就抛弃他母亲和他,更从未照顾过他们母子,而且家暴,殴打小奥巴马的母亲。但奥巴马后来写书,却是要献给那个几乎不认识他的父亲,书名是《来自父亲的梦想》。为什么? 就是因为他父亲是个社会主义分子。这个社会主义,就把两个奥巴马变成“两马是一码”,这个价值理想的一致性,超越了父子之间的绝情,而成为一往深情。

加拿大的特鲁多同样!他的总理父亲曾去古巴(第一个北约成员国领袖访古),拥抱卡斯特罗。特鲁多父子都热衷社会主义,在他们心里,当然把卡斯特罗视为“英雄”,因为在古巴,在实验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喊出的共产理念:消灭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而社会主义就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

了解到这一层内在关系,就能理解,为什么西方左派们不痛恨卡斯特罗,还要公开赞美。包括拍出《辛德勒的名单》的好莱坞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他可以拍片痛斥纳粹迫害犹太人,但却会跑去古巴,跟卡斯特罗畅叙通宵,谈他们共同的均贫富的社会主义理想。而第二天卡斯特罗去抓捕异议人士,甚至处决政治犯,斯皮尔伯格就都不管了。

美洲的著名小说家、《百年孤独》作者马尔克斯,是卡斯特罗的作家朋友中名气最大的,他们的友谊是“最牢不可破的”。马尔克斯可谓那些左派知识份子们的代表。他中学时就信仰马克思主义,追求社会平等,尤其是均贫富,所以把卡斯特罗的共产主义试验视为他们理想的实现。再一个原因是,由于卡斯特罗一向仇视美国,所以成为那些同样反美、反资本主义的左派知识份子的精神伙伴。

再如美洲出生的当今极左教皇方济各,也是卡斯特罗的好友,他曾去古巴给独裁者加油打气,也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均贫富、平等、反富、反资本主义的内在一致性。

再早一点的,如法国的左派哲学家萨特,就更是对卡斯特罗的暴力夺取私有财产极力赞美,认为“以暴力手段来救治(追求社会平等)常常是必须的。”崇拜卡斯特罗的萨特,不仅带着情妇西蒙波娃亲临古巴朝拜暴君,甚至一度自己也想当法国的毛泽东,煽动青年造反,革法国政府的命,要建立共产古巴那样的“理想国”。这种萨特梦,今天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西方国家的左派中,不仅大有人在,甚至比比皆是。

美国前总统卡特就是典型的一个。他曾到哈瓦那大学发表演讲,赞美在卡斯特罗领导下古巴人民有“完善的医疗保险和全民教育”(跟今天加拿大左派总理一个腔调),帮助卡斯特罗继续对古巴人“洗脑”,炫耀共产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卡特当年访问平壤时,甚至当面谄媚北韩的独裁者金日成“有智慧,有活力”。

被称为美国第二个卡特的奥巴马总统,殊途同归。去年他绕过国会,秘密跟哈瓦那当局会谈,并动用行政权恢复美古关系。奥巴马也是去亲访古巴,等于给穷途末路的卡斯特罗输血打气,因为恢复美古关系,就更可使共产古巴获得美国游客的美元外汇等。奥巴马的这种绥靖政策,在美国的古巴裔社群(主要在佛罗里达州)引起强烈反感,这也是奥巴马力挺的希拉里在佛州输给川普的原因之一。

现在卡斯特罗死了,应该说古巴有了改变可能。但社会主义那种乌托邦理想,却仍活在无数西方左派的心里,不会随着全球最长的独裁者而死亡。也许这世界上永远会有一类人,不亲自被投入古拉格绝不回头。当然,中国人里不也有在“古拉格”转了几圈的刘宾雁们,仍然至死向往社会主义吗。所以西方左、右派的意识形态战争仍将持久地继续下去。理性跟乌托邦迷魂药的战争是人类的终极战争。

2016年11月28日于美国  来源:长青论坛

本文标签:人权, 克鲁兹, 共产主义, 共产党, 加拿大, 北韩, 卡斯特罗, 卢比奥, 古巴, 右派, 奥巴马, 川普, 左派, 巨人, 总理, 总统, 政府, 政权, 政治, 暴君, 曹长青, 欧盟, 死亡, 毛泽东, 民主, 法国, 特鲁多, 社会主义, 美国, 自由, 资本主义, 迫害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