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港媒:张德江投释法炸弹挑衅“习核心” 势掀法律诉讼潮 图
Tuesday, November 8, 2016 3:27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新华社报道,张德江昨在会上表示,按《基本法》释法是职责所在,充分表明了中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坚定决心和反对港独的坚定立场,充分展现了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13亿中国人民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坚定意志,有利于一国两制方针和香港基本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正确实施,有利于维护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治和香港长期繁荣稳定。

笔者听着这番说话,愈胆战心惊,现时释法,真的是“有利于维护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治和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吗?今次的释法,做到“半汤不水”,法律是解释了,但却执行不了,坚离地,不切实际。

料只起震慑效果对法官影响不大

按照《基本法》第104条,全文约只有90字,全文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全国人大昨天花约600多字去解释法律含意外,虽然再多派约3,000字的文稿内容解释,但只要细心看,就会发现今次释法是“愈释愈乱”、“愈多争议空间”。笔者认为,是次释法,虽然明显可达致“震慑”效果,观感“一国”的话语权大了,但其实对本地法院处理案件的“实质干预”没大影响,因很多争拗点仍是由香港法院的法官裁决。由于香港是依据普通法,故基本上昨天另附的3,000字的解释文稿,可置诸不理。

笔者粗略整理今次释法,最少增加三项不稳性的因素,令到诉诸法庭的诉讼会大大增加:

一是释法效力是否有具追溯力存争疑。今次释法文本没有提及追溯力,但按照目前京官、港官及法律界的说法,是众说纷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指出,释法效力应该追溯到《基本法》实施时;不过,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指出,释法对法院已判决的案件无影响,但对于日后须在法院处理过去发生的事情,法官就要按今次释法内容处理有关诉讼。已宣布参选特首的退休法官胡国兴认为,是有争拗空间,需要日后留待法庭自行处理。

二是增加监誓人的权力与负担。回归前,立法局议员就任由港督监誓;回归后,在新一届立法会选出主席前,监誓的责任由立法会秘书长负责。《基本法》第104条的重点为“依法宣誓”,理论上出任公职人士只需“依法宣誓”,即是出任相关公职者,“监誓人”任务就是确保宣誓者有“依法宣誓”,只毋须在监誓时确保宣誓人“拥护”、“效忠”、“真诚”与“庄重”等。经释法后,立会秘书长变成左右议员“生死”的关键一人。不过,这只是“争拗一轮的表面工夫”而已,因最终也是交由本地法院判决。根据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指出,释法只是说明监誓人权力,宣誓人有不同意见最终由法院裁定。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也说,认为誓言是否有效最终决定权在法院裁决。

三是判断宣誓增加观感争拗空间。全国人大释法后,其中提及宣誓人必须“真诚”及“庄重”等,若故意宣读与法定誓言“不真诚、不庄重”,一律被视为拒绝宣誓及宣誓无效,宣誓人将丧失就任资格。究竟何谓“庄重”及“真诚”呢?穿T恤宣誓就是不庄重吗?当港人今天去饮宴也穿牛仔裤及凉鞋时,宣誓议员作此打扮,可叫“不庄重”吗?假如民建联蒋丽芸穿起粤剧戏服去宣誓,然后在宣读誓词后高叫:“中国万岁!”是否可视为“不庄重”吗?

中联办“契”字头律师团料生意滔滔

上述种种,足令建制派对准目标,中联办也会派出“契”字头律师团,不停入禀司法覆核非建制议员的过去宣誓情况,以及在议会内的一言一行是否“真诚”拥护《基本法》。这样下去,已预期未来的立法会呈瘫痪之局,社会更撕裂,增加年轻人讨厌中央的“霸道管治”,暴力冲击增加(见图),大大不利社会发展。

虽然部分建制人士,避免进一步刺激香港社会情绪,辩说今次释法不是针对梁游两人,但事实上,今次释法正正就是针对他们,杀一儆百,严禁主张“港独”人士走进立法会。张德江在发言稿中指出,全国人大有权释法,诚言他绝对有权,但切勿忘记“政治是妥协的艺术”这门大道理,有权莫用尽,否则物极必反,引发的后果,无法弥补。

笔者绝对认同必须把“青年新政”梁颂恒及游蕙祯逐出立法会,所持理由:一是若不接受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那就不应走进“架构”,改为留在街头抗争;二是无脑无勇谋,水平如“小学鸡”,改些口音玩些字,就当已业成大事,幼稚如此,实难把议事及通过法例的重任交托给他们;三是政治背景成疑,立场飘忽,时而勇武,时而“龟缩”;表面非建制,实质疑为建制效力,为“西环”近年“供养”的“鬼”(即无间道),这类唯利是图、易被利益团夥操控,不要也罢,不知何时会变节,随时被人“策反”,“反间再反间”也。

以今次要达到驱赶梁游离开立法会并非“无法可依”,在本地法院已可以处理,毋须透过释法。我们不否认透过司法程序,所需要时间或会长,但对讲求法治的香港市民来说,符合程序公义是更重要的一环。其次,在司法程序处理过程中,令公众明白,亦是重要。只要多加留意网络舆情及社会讨论,就会知道“青年新政”梁颂恒及游蕙祯的支持度渐减。

今次释法旨在驱逐涉及“港独”主张人士成为立法会议员,但笔者认为不可“赶绝”,只会令有心搞“港独”者掩饰得更好。受释法影响,政圈预计最少有三至四个直选议席需要补选,包括“青年新政”游蕙祯在九西选区及梁颂恒新东选区的两个议席,以及同样面临覆核挑战的九西选举刘小丽。至于功能组别“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姚松炎的席位也处于被取消资格的“灰色”地带。一旦重选,势掀起非建制及建制派的争夺战,但现阶段难以定夺哪阵营占优。因为未能评估选民会否不满全国人大仓卒释法,而蜂拥出来投票,支持非建制议员入局,与建制抗冲。下一波炸弹,相信是补选争夺战。

来源:成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标签:习核心, 华人, 基本法, 张德江, 张德江释法, 梁颂恒, 法律, 法治, 法院, 港媒, 港独, 游蕙祯, 炸弹, 立法会, 议员, 香港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