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美国人患了“选举紊乱症”,病得不轻!
Tuesday, November 8, 2016 2:54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美国人患了“选举紊乱症”,病得不轻!从小学生到总统,都在神经紧张、焦虑烦躁、流着敏感的鼻涕、强迫自己时时检阅最新民调。晚上他们梦见自己掉下了悬崖,用尽力气从梦中醒来,然后发现宁愿在梦中不醒……

患了“选举紊乱症”的美国人

从来没有一届总统大选像现在这样扑朔迷离。即便在小布什和戈尔的胶着决战中,人们都会很清晰地告诉你“戈尔太没个性,还是小布什行,虽然连英语都说不好”。如今的希拉里和特朗普,简直把选民的神经给整紊乱了。两人的差距刚刚拉开,联邦调查局的一份重启希拉里“电邮门”通知,就让特朗普翻拍。特朗普的得意还没流露充分,提前投票的选情似乎又显示希拉里的支持率还是要高一点点。


这让美国人患上了 “选举紊乱综合症症”,而且病得不轻!从小学生到总统,都在神经紧张、焦虑烦躁、流着敏感的鼻涕、强迫自己时时检阅最新民调。《华盛顿邮报》说,选举紊乱症的表现是:晚上美国选民梦见自己掉下了悬崖,用尽力气努力从梦中醒来,醒来然后发现宁愿在梦中不醒,因为选情又巨变了,变得不相信这是美国大选。


刚刚来了一个“十月惊讶”,接着又是一个“十一月惊叹”。“十月惊讶”让人感到美国司法系统的独立性,联邦调查局似乎在独立办案,非关政治。而“十一月惊讶”则是司法部门的高度政治化,奥巴马已经让司法部干预政治,现在的联邦调查局就是大选的中心,把民主党和共和党挤到边上去了。更重要的是,从2015年3月起,司法部就和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在秘密联络。维基解密最新公布的文件说,奥巴马已经把司法部政治化了,只是没能牵住缰绳,结果让联邦调查局脱缰撒野。联邦调查局可能有知法违法嫌疑,但是美国再也不能宣称司法独立了。


小学生到总统都懵了

纽约的本杰明·富兰克林小学,是选举“从娃娃抓起”的典范。在过去48年,每一届总统选举,这个小学的孩子们的投票,都和选举结果一致。


这是一所多元融合的学校,有英语是第二语言的少数民族,也有英语是母语的白人;有白领阶层的子女,也有蓝领阶层的后代。校长自豪地说,“这里代表着美国,多元共聚,因此从尼克松竞选总统开始,学校就把候选人分为A和B,把他们的政见分列出来,让孩子们投票选举。孩子们果然厉害,没有一次出现过与大选真实结果不一致的情况”。

但是这次大选,老师和孩子们都很焦虑。他们已经投票选举了,结果是希拉里以52%的支持率小胜特朗普,后者的支持率是43%。但重启电邮门的故事发生后,学校老师和孩子们都很有压力,担心他们这次要出错。

奥巴马总统对大选也懵了。他一边支持希拉里,但同时在助选大会上痛骂希拉里的支持者对老人不尊重,对言论自由不尊重。而在几天前,他力挺希拉里,还警告说不选希拉里,美国就到了生死存亡关头,还不点名地批评联邦调查局的头头。按美国权力划分原则,总统是不能干预司法的。



搞不清的三大症状

美国人患了“选举紊乱症”,是因为他们越来越看不懂两个候选人和政党政治的异化,甚至连基本态度都难以形成。


对于希拉里,美国人“爱恨交织”。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走访大半个地球的政治家、前总统的夫人、经验丰富、能言善辩……这一连串的美誉让人从感情上支持她,可是想到“电邮门”,想到“给钱就办”的腐败嫌疑,想到选上去还有可能被弹劾的危险,没法对她建立信任,而希拉里善于伪装的秉性,恰恰是美国人最讨厌的。于是出现支持她但恨她,喜欢她但反对她的选择错乱。


对于特朗普,美国人是“怒其不争”。美国选民不喜欢华盛顿的政治老油条,喜欢“年轻在野派”,特朗普是政治局外人,但他说不出国内外政策,擅长的是胡乱开炮。他有代表中下层劳工阶层的意愿,但从政则是有危险,会不会把国家毁了是精英和草根共同的担忧。他比较真,但真得粗俗,真得无能,加上性骚扰等洗不清的污点,刚对他产生点好感,马上就会失望地消失。说希拉里是撒谎者,而特朗普似乎是更大的撒谎者。《纽约邮报》把“特朗普紊乱症”形容为:那些公开摈弃他的人,实际上是暗自认同他、支持他的人。


美国政治体系的紊乱,是选举紊乱症的第三大表现。过去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支持力量和代表性是很明显的,民主党代表中下劳工阶层,共和党代表工商资本家;自由主义者支持民主党,保守主义者支持共和党。但现在全乱了,希拉里似乎成了共和党,特朗普好像成了民主党,两党也不再把党的利益放在优先位置,而是考虑自身私利。同党内有影响力的人物,居然站到对方阵营中。《华盛顿邮报》说,美国政治的部落化是前所未有的现象,而部落化就是团团伙伙,消解着两大政党执政传统。也因此,以往的大选最后时刻,都是在争取中间犹豫的人,而这次是巩固自己的“铁粉”。


面临多重不确定

美国人患了“选举紊乱症”,还表现在对未来的不确定感上,就像醉汉一样摇摆不定。特朗普把这次选举标签为“舞弊选举”后,一些民兵组织就在加紧练习枪法、徒手格斗等,宣称如果选举舞弊导致特朗普败选,他们可能会举行示威,甚至有必要用枪杆子维护自己的权利。


另外一种恐慌是遭遇恐怖威胁。美国情报官员警告,下周一、大选日前一天,基地组织可能策划在美国发动联合恐怖袭击,纽约、德克萨斯和弗吉尼亚这三个州都可能是攻击目标。无论这是谣言还是竞选诡计,美国人对未来安全充满担忧和不安。


还有对大选选不出总统的焦虑。即便是从“矮子里拔将军”,选举结果清晰无误也倒罢,美国人担心的是两人得票率相近,你缠我绕,你不服气我折腾,最后选不出总统会出现怎样的情况?美国分裂的事早就出现过,内战也有前例。1964年、1968年、2004年度出现两党极端化的现象,那么这次选票旗鼓相当,希拉里和特朗普有没有人愿意做“顾大局、识大体的戈尔”?两人会不会继续撕下去?


2016年美国大选,正变成用投币方式决定谁胜谁输的赌博式投票。当选民神经紊乱以后,当两位候选人注重彼此揭黑而不谈国家前途时,投币是不得已的选择。

编辑 | 卢舒婷


 

冰镇热点

观大千世界 唯我冷观热评

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号:newsreading

 

2016-11-08 02:52:05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3e8b230102y2n3.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