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茅于轼: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Wednesday, November 23, 2016 20:15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300年前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就说过:财产不可公有,权力不可私有。300年后的今天我们重温这句话,深感他的思想深刻。这句话所发出的光辉,至今还能照耀人类社会,帮助许多人觉醒。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社会不平等最生动的描述。古今中外有无数仁人志士为减少不平等思考、奋斗。社会中总有慈善家用各种办法救济穷人,缓解他们的痛苦。但是最彻底的办法是财产的公有化,以完全消灭贫富造成的不平等。这就是财产的公有制。这些思想中影响最大的无疑就是100多年前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设想。他的学说具有巨大的吸引力,百年来成千上万的人为此奋斗,甚至牺牲了生命。

到现在,轰轰烈烈的时代已经过去。冷静下来后,大多数人逐渐认识到这个主义的毛病,依然信奉共产主义的人越来越少了。但是仍然会有人问,财产共有的其他方式是不是还有开发探索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重温洛克的这段话,也许能帮助我们理清一些思路。

是甚么人赞成财产的公有制?未必是愿意把自己的财产拿出来给大家享受的人,恰恰相反,是那些希望通过财产公有制分享他人财产的人。公有制实际上是分享他人财产的制度,是用各种似是而非的道理分享别人的财产,明抢暗夺他人财产的制度。

中国实行公有制,这是在宪法第6条里十分明确地申明了的。宪法进一步在第12和13条中规定: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收入。比较这两条的叙述,可以理解为:公共财产不论是否合法,统统神圣不可侵犯;而私人财产只保护合法的收入。这可不是咬文嚼字,而是被实实在在强制执行的。解放初农村的土改就是强制剥夺了地主的财产,分给了贫下中农。1956年的公私合营,也是基于强权的化私为公,没有商量余地的。严格讲,这些都是受保护的非法公有财产,虽然非法,但是「神圣不可侵犯」。

财产的所有权并不是空洞的,是有实质性内容的。财产的主人有权支配自己的财产,或者用于消费,或者用于投资。消费或投资也有多种选择。这些选择的决定权在所有者的手中。对于公有财产来说,谁有权对选择做决定?如果公众都是所有者,该谁说了算?实际上谁说了也不算。所以公有制是一种无法实行的制度,是一种欺骗人的制度,在现实中是由公众委托的代理人来执行所有者的权利。因此公有制在实行中是代理人所有,也就是官员所有。于是,公有制变成了官家所有的官有制。

由于公有制,国家建立了许多公有企业,称之为国企。国企应该是全民所有,但是事实上,中国公民绝大多数没有品尝过当国企主人的滋味。名义上国企是委托给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去管理,但实际上几乎变成这些管理者的私产,也就是说,把人民创造的财富通过公有化,变成了少数国企管理者的私产。证据是,国企的利润不用上交,全部留作自用。一直到前三年,才规定国企利润上交,但是比例很低,只要求上交利润的10%,到2020年上交的比例才会达到30%。

其实,最初国企利润是全部上交的,但是这样一来,管理者就没有了创造利润的积极性,所以规定可以不上交,用以鼓励国企管理者的积极性。这说明,国企已经私有化了。国企的所有者管不了管理者,只能用私有化激励管理者的积极性。某种意义上,国企是通过公有制输送公有资产给私人的管道。近年来的反贪运动发现大国企普遍存在贪污腐化问题,而私企就没有这些问题,这更说明国企是输送公有财产给私人的管道。

比较国企和私企,私企的资产是属于某个个人的。对私企财产的侵犯,就是对某个私人财产的侵犯,而谁也不会允许自己的财产无缘无故地被侵犯。所以贪污分子想在私企里作案很难得逞。但在国企里,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国企资产的主人是全国人民,它实际上一定是缺位的。事实上起监管作用的是主管国企的政府官员。他们是代理者,不是真正的主人。没有任何一种机制能够确保代理者尽心尽责,所以国企必定是问题丛生,贪污腐化,防不胜防。最终国企必定会变成把公共利益输送给私人的管道,成为在公有制下化公为私的管道。

私有财产的安全性,在公有制社会里和私有制社会里非常不同。前面已经分析了,公有制社会是一个明抢暗夺他人财产的社会。在中国,从土改分土地,公私合营分资本,到文革全国范围内抄家,都是在公有制的环境中发生的。文革时的抄家相当于在城市搞了一次土改,把中产阶级(相当于农村的富农)的个人家庭资产没收充公。本来抢别人的财产属于非法,但是在公有制下是非完全颠倒了:抢财产是光明正大的,被抢的人反而被视为没有公心,道德低下。他们想保护自己财产的权利,被公有制剥夺了。近几年中国大批企业家移民去发达国家,那里对私有财产的保护远比在中国有效,这个现象进一步说明了公有制中财产权的混乱状况。

公有制的不可取不但由中国的近代史得到证明,在国际上也有许多例证。世界上以公有制为主的社会寥寥可数,而且除中国外,都是很穷的国家,或者是由富变穷的国家。朝鲜和古巴是比较典型的公有制国家,它们共同的特点就是极端贫困,只能勉强维持起码的生活所需,而且经济极其脆弱,经不起国内外意外事端的风吹浪打。

另外有几个由私有制转变为公有制的国家。比较典型的有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委内瑞拉本来是很富裕的国家,石油储量丰富,由于迷信公有制,由前总统查韦斯发起、现总统马杜罗继承的公有化,把国家搞得面目全非,通胀膨胀率超过1000%,商品全面短缺,犯罪率上升近十倍,沦为全世界「悲惨指数」排名第一的国家。津巴布韦在南部非洲本来是最富有、最有秩序的国家,但是在1980年代末,执政者穆加贝没收了白人的农庄分给革命老战士,破坏了私有制,后来经济走向崩溃,津币的通胀率达上亿倍,成为废纸,不得不用外币取代津币在市场上流通。

——转载自作者博客

本文标签:名言, 土改, 茅于轼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