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这位是西汉优秀的地方官
Monday, November 7, 2016 23:42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这位是西汉优秀的地方官

凤尾总是凤,鸡头终归鸡;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给自个儿设了许多窠臼,习惯东施效颦朝着一个方向去,独辟蹊径者少之又少。譬如为官,——当然这里有孔夫子的责任,但愿步步高升,官做得越大越好。一辈子做个科长还是副的,自家娘们都会笑你。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问题是,凌绝顶者能有几人?绝顶之上能容几人?风高云涌,站得住脚的又有几人?

西汉武、宣时期有一位,名叫黄霸,本是个称职优秀的地方官,一朝荣登峰顶,玩不转了,沦为无知庸人,甚而连人品都受到怀疑。

黄霸个性突出。举个例子:后生黄霸最初在老家阳夏(今属河南太康)县城里当个治安巡防员,这天午后,结伴一位相士一块走着,路上瞧见道边孤零零站着个小女子,相士神经兮兮对他说:这女子日后当大贵,你要不信,我把我家里那些相书全扔到茅厕里去!黄霸将信将疑,上前与女子搭讪,一问才知道,什么大富大贵,她就是乡下一个巫婆生的民女。一般人谁愿跟这装神弄鬼的人家结亲?黄霸却不然,当即向女子表白,不久娶之为妻,两人相守终生。

黄霸喜欢当官。黄霸家里是比较富有的,小时候他最爱学的是法律条令,对政治感兴趣,爱当官。用《汉书》的原话说,就是“喜为吏”。

汉时把一些有才能技艺的人先集中起来,随时等候朝廷选用,上任就职。这些人有他们的专门称谓,叫“待诏”。顾名思义,就是等待诏令入仕。黄霸就是其中的一位。可他有些等不及,家里有钱嘛,索性花钱买了个职位,补缺任侍郎谒者,也就是个大机关的接待人员。

角色虽不咋地,黄霸还是干得蛮起劲。不料正干着,他的同胞兄弟出事了,犯了法,牵连黄霸被免了职。这对黄霸的打击不小,可黄霸不抛弃不放弃,家里不是有钱吗,没过多久,他让爹妈给贫穷的蜀地捐献了好多稻谷,换了个左冯翊属下的小官——卒史,俸禄二百石。左冯翊是长安西北京畿地区的一个郡,因为黄霸是捐来的官,所以都很瞧不起他,郡守呢就给他安排了个没啥权力的差事,登记郡里钱粮的来往数目。

别人都以为在黄霸这位子上,没啥大前途,出人意料的是,由于黄霸小伙子寡言少语、吃苦勤奋,账记得仔细工整,更为关键的是,在黄霸这位子上,如若有心,本是能捞点小油水的,可他从不拿公家一分一厘。工作认真,廉洁不中饱私囊,就凭这两条,黄霸受到了上级的赏识,提拔做了河东郡的物资采购运输负责人——均输长,认真负责公正无私一如既往。

黄霸的廉洁出自本性。历朝历代谁不爱清官?朝廷很快便留意到他,没多时日,调任河南郡太守的副职——太守丞。这角色可就有些气候了,但黄霸不骄不躁,决计要做个好官。《汉书.循吏传》给黄霸任太守丞的鉴定是这样的:“霸为人明察内敏,又习文法,然温良有让,足知,善御众。为丞,处议当于法,合人心,太守甚任之,吏民爱敬焉。”善于调查研究,思维清晰敏捷,熟悉法律规章,温和虚心待人,处事宽严适度,团结同志,关爱庶民,太守信赖,百姓爱戴。

这么好的一个地方官,放到如今能“感动中国”。

在扬州刺史和颍川太守任上,黄霸干得更漂亮。两度受到天子的诏令嘉奖。扬州刺史黄霸干了三年,汉宣帝很满意,特意让御史大夫传诏,贤良能干的黄霸同志,善于治理郡县,即日起升任颍川太守,待遇正省部级;赴任时安排比别的太守高一丈的敞篷豪车,其副手诸如别驾、主簿等等,座驾均可高配,以资鼓励!

得到皇帝如此高的肯定和表扬,黄霸的劲头更足了。在颍川,黄霸及时广泛深入地传达朝廷的大政方针,力求做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他狠抓干部作风的转变,让乡官们到田间地头,养猪养鸡,亲自送给鳏寡贫穷的老人;他规定伍长们要定期登门访寒问暖,严防奸盗;他大力提倡官吏清廉节俭,杜绝奢侈浪费;他想方设法鼓励乡亲安心从事农耕蚕桑,植树造林,发展养殖,增加收入。

黄霸地方工作的细致入微,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他足迹踏遍辖内每一个村落,虚心向村民了解政情民意和乡吏作风,大事小情,逐一记在心间,作为自己施政决策和考察干部的第一手资料。郡内有孤独无后的老人过世,黄霸能当即指令乡吏,告诉他们哪哪有棵大树去砍了给老人做棺材,哪哪有头猪可宰杀作丧事祭奠用。在颍川境内有段佳话,说黄霸派遣一位下属去外地,要求其秘密访查一事,这位下属受命出发,沿途易服微行,连官办的驿亭都不敢住,饿了躲在路边对付一口。这天在路边拿出干肉正要吃,一只乌鸦飞来,叼走了他手里的肉,下属公干在身,无暇追赶,饿着肚子继续上路。这一幕恰巧被一个赴郡府陈情的乡官看到,汇报完工作顺便给郡守黄霸讲了这件事。外出访查的下属完事归来,黄霸接迎听取汇报,头一句却先道:你这一路辛苦啊,干肉都让那可恶的乌鸦给抢去了。下属闻言大惊,郡守怎么连这事都知道?接下来他自然丝毫不敢马虎,如实汇报查访结果,客观表达自己的看法。

乌鸦叼肉的事一传开,官吏和百姓眼里,黄霸简直就是神明,这郡守,宵衣旰食,明察秋毫,无私忘我。人们的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黄霸做郡守,工作原则里还有一条,就是干部不能换得太勤,“务在成就全安长吏”,他把心思更多地放在关心和维护现有下属的成长和利益上。黄霸的逻辑是,干部频繁更换,会助长投机钻营之风,又徒增迎新送旧的破费,新换的人还不一定称职,老的积极性难免受打击,这都无异于自我制造混乱。

黄霸勤政爱民、清正无私,颍川郡户口连年增长,属吏和百姓交口称赞,《汉书.循吏传》称其“治为天下第一”,全国样板。

这期间有过反复,黄霸一度短暂入朝,水土不服而再度回颍川,前后在这儿待了七八年,颍川在他手里气象日新。汉宣帝又一次下诏嘉奖表彰了他:颍川守黄霸治下,“宣布诏令,百姓乡化,孝子弟弟贞妇顺孙日以众多,田者让畔,道不拾遗,养视鳏寡,赡助贫穷,狱或八年亡重罪囚,吏民乡于教化,兴于行谊,可谓贤人君子矣。”总体说就是,政令畅通,风清气正,尊老爱幼,社会和谐,黄太守具贤人君子的风貌!

活生生的事实摆在那儿,黄霸确实是管理地方事务的一把好手。然而,一进京城,一入中枢,他就懵了,动辄得咎,干啥啥不对。

因为在河南郡太守丞任上的好名声,汉宣帝即位,召黄霸入朝,任职司法部,不久又高就丞相府秘书长。这天相府召开高层会议,长信宫少府夏侯胜公然非议皇上的诏书,犯了大不敬罪,其他人都赶紧通过不同渠道向上反映了这事,表明了态度,唯独黄霸,迟钝地回家跟没事人一样。这下坏了,做梦都没想到,他因包庇罪与夏侯胜一同接受廷尉审讯,以死罪暂时关进大牢。官职自然全被撤免了,平白无故在监狱里蹲了三年。

后来因为夏侯胜的东山再起,才有了上文的黄霸就职扬州刺史和颍川太守,又因为他治理颍川的全国第一,才得以再次进京。宣帝安排黄霸试任京兆尹,秩二千石。二进宫,黄霸又手来脚不来了。不久就惹出两个麻烦。

一是他未经上报朝廷批准,征调民工修筑驰道,犯了程序错误,第二件是他擅自调用守卫京师的骑兵去北边,结果造成马少士多,被人状告其因个人原因导致军需失配,严重影响卫戍部队战备。两错并罚,宣帝一纸诏命,你还是回颍川做你的地方官吧,不过待遇由二千石降为八百石。

黄霸可是够能折腾天子的,上文讲过,几年间他把颍川打理得风调雨顺,吏民和谐,全国惊艳,皇帝都有些怀疑自己的眼光了,看来这黄霸是个人材呀,于是再下谕旨,“征黄霸为太子太傅,迁御史大夫”,位居太子太傅,官则更高,成了三公之一,主持全国监察工作。

汉宣帝五凤三年(公元前55年),黄霸一跃而居人臣之极,取代丙吉坐上了大汉的相位。

三度入朝,麻烦更大。这时的京兆尹张敞,是个能人,不尿黄霸,伺机要阴黄霸一下。张敞家养着几只鶡雀,有时会飞到丞相府的房顶上,被黄霸看见了,他以为是什么“神雀”,昭示着圣朝的祥瑞之气,忙不迭地便与部下们商议上奏皇帝以取上悦。张敞得到消息,立马在宣帝那儿奏了黄霸一本。

张敞先加油添醋地讲黄霸对地方官员三五九等对待,作威作福,接着讲黄霸指鹿为马弄虚作假。说丞相在数百人的议政大厅,正接受众官员应对,咱家的鶡雀飞到相府屋檐上,大家都看到了,连小老百姓都认识那就是只普通的鸟儿,丞相却大惊小怪,称之为皇天降下“神雀”,当即提议要上奏圣上,在场的大小官员都忍不住暗中耻笑,只因事后有人及时提醒,丞相才罢了蒙骗皇上的念头。最后张敞以耸人听闻的言词提醒皇上,黄霸身为当朝宰辅,张冠李戴,缺乏常识,又急于邀功请赏,如此上行下效,必弄虚作假成风,贻害无穷啊!

宣帝被张敞给说转了,当下召集各地来京述职的长吏守丞,传阅了张敞的奏疏。虽然没公开批评黄霸,可天子用行动让他羞得无地自容。

黄霸坐镇中枢,老想表现,不表现倒罢,一表现就弄砸了。

乐陵侯史高身份特殊,他是宣帝刘询的祖父刘据宠妃史良娣的侄子,其父史恭对刘询有抚育之恩,因此格外受宣帝贵宠,贴身陪伴,任职侍中。黄霸的本意是好的,想给皇上的近侍贵戚再弄个有实权的位子,他面奏皇帝,建议史高担任太尉,掌握全国军权。

宣帝看完奏书,立即着人召黄霸来见,龙颜愠怒,厉声质问:太尉一职废除已久,你不晓得吗?!军权归属相府,旨在偃武兴文,这你不明白吗?!再者,你丞相的工作重心是宣明教化、决狱除盗,“将相之官,朕之任焉”,将相的指派是我皇上的事,“君何越职而举之?”用得着你越俎代庖?!

这一通,黄霸脸都吓白了,连忙摘下头上的官帽,只管一个劲向皇上谢罪。

战战兢兢了好些天,皇上倒是没有进一步处罚黄霸,可自此之后,不管对的错的,他一句也不敢再向皇上进言了。

黄霸这大汉丞相当的,闹心啊!觉都睡不安稳。硬着头皮艰难撑持了三四年,前51年,黄霸郁闷而逝。

史家还算公正,总结黄霸的为官:“霸材长于治民,及为丞相,总纲纪号令,风采不及丙(吉)、魏(相)、于定国,功名损于治郡。”“然自汉兴,言治吏民,以霸为首。”才能主要是善治地方,至于朝中总管全盘协调则不行;但不管怎么说,自大汉开国以来,论造福一方,这位还是该坐头把交椅。

黄霸若泉下有知,恐怕悔断肝肠。早知如此,咱何不安心做个地方官呢?

 

2016-11-07 23:39:08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6e0d820102wnm9.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