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香港从此没有法治
Saturday, November 19, 2016 8:15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2016年11月7日,中共国的「全国人大副祕书长兼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发布「党即法律」宣言,来回应记者对「释法」应由法院提出的提问。

李飞说:「香港的法例独立司法权、终审权都是人大赋予的,所以不存在人大违反基本法。」众所周知,中共国的人大由中国共产党所控制,因此「中共」这个党,就不受香港的法律所约束,因为即使违反法律,以李飞逻辑,即所有权力都是来自中共,因此「不存在中共违反基本法」的问题;亦因此,香港的法治正式于这一日寿终正寝。

自刚果案的第四次释法后,法律界以至商界都已经在质疑,今日刚果共和国可以在香港享有「绝对豁免权」,他日会否伸延至其他的国企;而今次第五次释法后,再一次向全世界展示,中共人大可以「无中生有」,在没有的条文上面自行僭建条文去「解释」,说明以香港的司法制度而言,任何法律都可以随时被中共单方面废止而不遵守。

至于人大的「解释」更把「人治」的元素直接带入香港的法律之中,对基本法104条「依法宣誓」的「解释」,改写为「宣誓必须符合法定的形式和内容要求。宣誓人必须真诚、庄重地进行宣誓,必须准确、完整、庄重地宣读包括『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容的法定誓言。」——上述所有内容俱为基本法原文所无,中共人大再次开创荒谬的先例,即对自己法律没有写明者,不是修法以堵塞其「漏洞」,而是胡乱事后「解释」。这种做法是公然践踏香港的法律,视任何法律条文为无物。

更荒谬的就是人大的解释之中,在2(3)条加入了「故意宣读与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诚、不庄重的方式宣誓,也属于拒绝宣誓,所作宣誓无效,宣誓人即丧失就任该条所列相应公职的资格。」——何者为「故意」?是以谁的标准去认定这是「故意」或「非故意」?例如在2012出任特首时读漏了「香港」的梁振英,以及2016年宣誓时读漏了「香港」的民建联黄定光,由谁去判断他是故意,或者非故意?这个「故意」的标准,是以当事人的主观看法而言,还是要以其他法律常引的标准「理性自然人」的客观标准去判断?还是由党说了算?香港的法院是否由今日起,改由中共去判案?

更可笑的是黄定光与梁振英自己都没回应,李飞等就已经可以判断这属于「非故意」,于是说漏「香港」即属非故意;那么说漏了「中国」呢?那就一定是「故意」的了,这种标准就是政治审查,可笑亦可悲之极。

以香港的法律标准而言,根据人大释法的条文,是排除任何不合标准者的条文,只要符合一项,其宣誓已属不合格;第2(3)或者是用来针对刘小丽「慢读」誓词之用,但「无心之失」却不能作为2(2)「不完整」的辩解,因此和李飞所说的不同,特首梁振英与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黄定光,由于说漏了香港,已不符合人大的解释,理应判为无效,除非人大又再多「释」一次法。

这种「法律」,当然宣告著香港法治的死亡;一国两制,已经名存实亡。(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来源: 新纪元 (第506期2016/11/17)

本文标签:中共, 中国共产党, 共产党, 基本法, 梁振英, 法律, 法治, 香港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