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繁华最寂寞:熊晓鸽谈投资人如何过冬
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6 2:15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IDG刚刚在杭州设立了中国大陆及香港的第六个分支机构,除杭州之外,另外五个地点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香港。对于这家已经进入中国时间长达23年之久的投资机构来说,布局杭州是其新的地理分布逻辑的落地。

23年在历史长河中不过一瞬。IDG亚洲区总裁熊晓鸽说:23年前(1993年)自己跑到中国来做投资的时候,整个行业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战斗,对于中国人来说,VC跟外星文差不多;23年过去了,中国现在已经有超过一万家投资机构。

那时候的熊晓鸽刚刚从媒体行业转型,负责组建IDG北京办公室。一个行业的“从零到一”的故事开始了。

那时候的熊晓鸽一张娃娃脸,谈判过程很难被信任。经常遇到的问题是:风险投资是什么?能不能派个老外来?熊晓鸽便安排IDG创始人麦戈文不断来中国。2014年3月,麦戈文去世,熊晓鸽十分悲恸,通过微博发长文悼念。

对于熊晓鸽来说,麦戈文是那个把自己带进投资行业的人;对于这个时代来说,也是把投资这个行业引入中国的人。

这时候布局杭州的逻辑是什么?在中国大陆,京、广、深、沪被称为一线城市,率先布局在情理之中,其余城市被二线、三线、四线……城市,入驻杭州,基于熊晓鸽的一个判断:中国创业创新的机会已经开始由一线向二线城市渗透。

除了杭州之外,还有成都、西安、武汉、大连等。熊晓鸽认为:中国创业创新的梯度分布是投资业的下一个风口。

在二线城市中,杭州处于领头羊的位置。熊晓鸽接受笔者专访时说:这里有阿里巴巴,一个全球领先的电商公司,还有网易、9158、蘑菇街、陌陌等公司。更重要的是阿里巴巴,IDG围绕阿里巴巴布局就能获得很多机会。

IDG资本副总裁、杭州办公室负责人,也是IDG资本电商组组长的楼军接受笔者采访时说:阿里巴巴在杭州投资的公司主要集中在电商领域,另外关注互联网金融、现代物流服务业。这正是阿里巴巴未来的三个业务方向。

目前IDG在杭州投资的公司包括蘑菇街、贝贝网、挖财、铜板街、同盾科技等公司。

中国IT技术创业创新发源于美国硅谷,中国天使投资同样如此。23年前,从硅谷到中国,创业创新这把火开始一次地理大发现;23年后,从京、广、深、沪到中国二线城市,一次新的地理发现,新的风口,IDG要再次站到这个风口上。

冬天的抉择

侯继勇:因为股市不断下跌,有人称为霜降,有人称为冬天,如何过冬,你对投资人有哪些建议?

熊晓鸽:对于投资者来说,市场冷的时候恰好是投资最好的时机。从IDG的经验出发,我最近经常这样讲。

我们投资的比较好的公司,很多都是在金融危机时投的,上一次金融危机是1997年,我们投了搜狐、搜房,99年投了百度;06年至07年有次小寒冬,我们投了91无线(后来19亿美元卖给百度);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们投了暴风科技。

股市特别热的时候,每个人都像打鸡血针一样,投得快,要的价格高,好像钱不是钱一样。投得太多,也来不及管,说不上任何投后服务,有时候连做尽调的时间都没有,因为项目有人抢。投资应该是个认真的事情,这时大家都很浮躁。

股市低谷期,投资公司其实有钱,创业公司价格比较合理,可以挑选一些优质的项目,是个好机会。

对于有些投资公司来说,比如那些从股市套现拿来做投资的公司,就会比较困难,因为股市拿不出来钱了。股市遇冷是投资的好时候,但不是融资的好时候。我们是美元基金,LP比较成熟,他们有耐心,经得起风险。

我们去年6月份刚刚融了5.8亿美元,三年至五年期左右。去年6月份,刚好是融钱的好时候。现在我们手里有很多钱,股市遇冷,创业者更加理智,价格也更加合理,正是投资的好时候。总之来说,形势对我们是有利的。

侯继勇:近水楼台先得月,在杭州设立办公室,可以投电商,阿里巴巴生态是全球最大的电商生态圈。一个问题却是,创业者来自阿里,阿里有很多资源,他们并没有十分成功,创业资源比较少,怎么保证成功率?

熊晓鸽:美国最著名的创新投资区域是硅谷,硅谷有个公司叫fairchild(仙童),这个公司为硅谷培养了很多人才,包括英特尔、惠普、苹果很多公司的高管都是从这家公司出来。阿里巴巴在杭州,很象硅谷的仙童公司。

风险投资是从波士顿先搞起来的,也是有原因的。二战出现了很多新技术,很多新技术都源于战争,战争结束,这些技术开始民用;战时大家都去打仗,学生也不读书,战争结束,他们再读书再创业。波士顿有麻省理工,有哈佛,在技术上有领先优势。从这种意义上说,风险投资是二战的产物。在中国,风险投资算是硅谷的泊来品。

所以无论投资,还是风险投资,其地理分布都是有逻辑。比如这个地方有创新型引导企业,杭州就是这样的地方。

繁华最寂寞

侯继勇:IDG在中国来23年了,你觉得现在做投资与当年做投资有什么不同?你说过投资界的高手都很孤独。

熊晓鸽:我不记得是不是说过这句话。以前很孤独,是因为别人不理解我们,除我们外,没人做风投。一天到晚给人家讲,舌头都说烂了,人家还是不理解咱们。不过孤独也不要紧,在孤独的时候反而找到好项目,找到好朋友,好伙伴。

我一直认为在IDG做这个事情是很幸运的,赶上了一个比较好的时候。在中国的历史上,一个国家重视经济的发展三十年不变,很少有这样的时期,我正好赶上了这样的好时候。我是1991年11月6号到IDG,12月份到北京,做一本杂志。那时候我跟大家是同行,是一个记者。1992年邓小平南巡,开始融资准备做风险投资。

那时候大家开始创业但是不知道从哪儿搞钱,最后结果可能有的炒股,跑到深圳的人比较多,或者弄房地产。IDG董事长麦戈文先生,也是我的老板,后来也是我的投资人,他理解这个事情,看的非常远,因此成为我创业路上的贵人。

再加上中国加入WTO,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过去二十三年,是中国创业投资的黄金年代,我赶上了。

现在有些变化,国家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个最大的不同,是挑战更大,因为选择多了。做生意,做创业,到最后最难的事情都是“选择”这两个字。现在创业门槛比较低,钱又很多,带来的难度却是选择的很难。

对于风险基金,我觉得中国有点太多了,一万多家。这样的结果是低效。为什么?养一个基金需要有管理费,另外好的项目有限的,狼多肉少,大家拼命在那儿抢,抢来抢去把价格抬高了。价格高在短期内对创业者很好,但如果离真实价值太远,上市后要根据PE对你进行估值,但你做不到这样的估值,就形成泡沫,对投资人、创业者都不好。

另外,浮躁的氛围形成之后,创业者花很大精力对付投资者,看投资喜欢什么就跟着我们做什么。我一再强调一点,不管哪个行业,你想要成功的话,永远不变的一点是帮助你服务的客户成功,这样你就会成功。

我觉得我现在更孤独。就是人多了以后你反而愿意待在人少的地方,琢磨琢磨,想得更清楚一点。

侯继勇:寂寞是为了理性的回归,即使理性,也总会犯错,你衡量这个行业的标准是什么?

熊晓鸽:好的投资人一定要耐得住寂寞,一定不能随大流,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判断。也许判断错,实际上情况是人们永远没有办法挑战“二八定律”。我们投了400多家公司,有80多家上市,20%的成功率,这就OK了。最近我在深圳看周奎,他说红杉资本40年历史,投了一千多家公司,两百家公司上市,也是“二八定律”。

 

2016-12-28 02:13:04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7afab30102wg5l.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