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周碧华:洞庭已老诗未老
Sunday, January 8, 2017 17:54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洞庭已老诗未老

                      ——读彭文杰《吾的洞庭湖》

                               

     文杰兄的一组《吾的洞庭湖》呈现在我面前时,我就看到了洞庭波涌、雪压平原、芦花飞扬,听到了渔歌互答、雁声回荡……我惊讶于在互联网企业里当CEO的他,没有被键盘击倒,没有被Q币彻底俘虏,偶尔拨动回车键,及时地返回到他的精神家园。

     这是中国文人共同的精神家园,从屈原到李白到当代,洞庭是真正的文人们的灵魂栖息地,无论洞庭是阔是瘦,它就像一个因子,深深植入文人的血脉里,无论岁月怎样沧桑,洞庭都会让人歌之、舞之、蹈之。

     这需要情怀,需要激情。

     我深以为,文杰兄就是一个有情怀有激情的诗人。24年前我们一同考入报社当记者时,就见他每谈及一个话题时,双目炯炯,激动处,头发抖动。24年后,他依然保持着当年的激情与斗志,带领着一群8090后拼杀在互联网世界里,激情与情怀,让他诗意永存。

     当国人把目光投向世界,洞庭已被许多人遗忘,她甚至像一个弃妇,有些落寞,有些老态了。然而,她曾经承载了那么多的诗与画,那么多比风帆还潇洒的故事。

家乡的大雪

是诗经那首《蒹葭》诗里

花开花落的季节

一夜之间

飘满南山(《洞庭雪》)

这是多么富有动感的诗句,一下就把找不到北的当代人拉回到一个诗意的空间!这不禁让我想起吴道子的故事来,“唐开元中,将军裴旻居丧,诣吴道子,请于东都天宫寺画神鬼数壁,以资冥助。道子答曰:吾画笔久废,若将军有意,为吾缠结,舞剑一曲,庶因猛厉,以通幽冥!旻于是脱去缞服,若常时装束,走马如飞,左旋右转,掷剑人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旻引手执鞘承之,剑透室而入。观者数千人,无不惊栗。道子于是援毫图壁,飒然风起,为天下之壮观……(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吴道子久不作画,恐无灵气,裴将军一番舞剑,便在他心中形成了一幅画。但那是眼前的画,而文杰兄的眼前,是多年前家乡的雪“飘满南山”这样一幅场景,这雪不惧季节,永不消融。那飘舞的雪,不正像裴将军在舞剑么?那一片,或那一痕,都深深镌刻在文杰兄的记忆里。在工业化的当今,人类逐渐沦为物质的附庸,很难有什么在人们的心中漾起诗意,诗人对洞庭的缅怀,对洞庭风物的歌吟,其实蕴含的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灵感启示、一种精神境界。无论是《端阳龙》还是《打渔人》,诗人都在试图唤醒一种记忆,唤醒人们回到“父生之地”。

我读这组诗的时候,就常常走神,我知道,我已跟着诗人的节奏在走,回到洞庭平原,回到已然陌生的故乡。诗人久居都市,拥有这种情怀,实为人格之体现。当代有些诗歌读之无骨,即无人的精神支撑使然,一个诗人,他的诗也许不需要宏大叙事,也不要执意去燃烧谁影响谁,但能够照亮自己的内心的同时,给他人一点光。

我的洞庭湖

流不走风和鸥鸟的呼叫

流不走芦花纷飞的日子

                   和年复一年斩不断的洞庭根(《吾的洞庭湖》)

这些直抒胸臆的诗句,我们触摸到的是诗人一颗滚烫的心,诗人对家国命运的关怀,对家园的惦念,对生态的忧郁,全系于笔端,一个“吾”字,已把整个洞庭装下!读了他的诗作,洞庭岂是文杰一人的呢,洞庭也是“吾”的!是所有中国人的!

因此,文杰的诗张力性很强。“诗的意义,全在于诗的张力。诗的张力就是我们能在诗歌中找到的一切外延力和内涵力的完整的有机体。”(美国评论家阿伦·泰特)

茫茫洞庭碎成无数根茎

碎成片片茶花

画在纸上    画成舆图

折叠成小小的船

     一任它驶    驶向无穷无尽

雷电过    风暴过

波涛过    覆毁过

谁来将它引渡

引渡至永恒

而今却在咫尺杯水中

        品位历史的泣和笑(《君山茶》

     君山茶是纤弱的,常见的物品,但在诗人的视角里,却有雷电和风暴这样似乎很不相容的文学元素,这两种对立的物象,隐隐地抗衡着、交错着,使读者的思维不断地腾挪展转,从而产生变异、解构等多维立体的感受。在读者的眼前,便有一个个朝代随君山茶在热气腾腾的杯中上下沉浮,这种感受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冲击着读者的内心世界,形成强大的张力。

     诗即语言。文杰兄的诗歌具有强大的张力,当然与他对语言驾轻就熟的运用有关。像《洞庭雪》中有这样的句子——

一场风雪锁住了渔人的双眼

那张晒着的鱼网

和那条湘女飘扬的红围巾

红得可以写一首唐诗

灼烧着洞庭波下

鱼们和渔人相约的日子

      雪是白的,围巾是红的,鲜明的色差构筑了一个立体的空间。恩希特·卡西尔说:“我们一进入审美领域,词语就似乎经历了一场突变,它们不仅具有抽象的意义,还似乎融合了自己的意义。”所谓抽象意义就是指词语本身,即“雪”“围巾”,这仅仅是一种词典意义。但诗人“自己的意义”才是最重要的“暗示的意义”。在这首诗中,语言一方面用来描摹、陈述、阐释客观对象“风雪、双眼、鱼网、湘女、围巾、渔人……”,提供给读者一种确定意义上的信息,一方面用来抒发诗人的心绪、情思,给读者提供一种审美意义上的信息,那是万籁俱寂的世界,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是渔歌互答后的间歇、那是与水有关的丰盈日子……在这两个意义层面中,读者得到了感官与情感上的极大满足,这种从外延义到内涵义的扩展、丰富与超越的过程,产生了巨大的张力效应!

     洞庭可以老去,但诗意常在,文杰兄的诗歌至少让我对洞庭又多了一份理解与挂念。

 (欢迎关注周碧华公众号碧华视窗bihua0003)

 

2017-01-08 17:52:04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ae54740102wxz5.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