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和英国出版社签合同了
Tuesday, January 10, 2017 0:54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今日英国顶尖学术出版社(Routledge, 创办于1836年)编辑发来合同,经过一年八个月的来来回回打磨,终于签合同即将出版我的书了。这家出版社始建于英国,在英国伦敦、牛津、美国纽约等地都有出版社,是一个跨国出版集团。
这个过程极其繁琐。首先,我先投石问路,在出版社网站上找相关的编辑,把梗概发过去,看看人家有无兴趣。起初会有一、两个编辑客客气气答复,说这个领域不属于他们负责的,建议再找别人。有的人更负责,会直接建议去找某个编辑试一试。就这样,我联系了该出版社纽约分社的编辑伊丽莎白,她一看梗概就有兴趣(他们强调就喜欢别人没写过的),并发来一个很详细的选题报告表,让我填写。这个选题报告表明显比国内出版社的复杂得多得多,让写一个100字的梗概,还要写一个1000字的梗概,其中还有一栏让你填写你的投稿的潜在的竞争对手(也就是同类的书),让你写你的手稿和它们有什么相似处,有什么不同处。
好,我填了这个选题报告,发过去好久才收到伊丽莎白回邮(你要考虑到人家是不是在度假)。她说,潜在竞争对手那一栏写得不够具体,让我重写。于是我不得不再找到我认为是潜在竞争对手那几本书,好好看看,再归纳出相似处和不同处,以及我的手稿比人家的优势何在——对于这个编辑很看重。
又过了许久,选题报告通过了,伊丽莎白再让我发过去三、四个样章,不需要全部手稿。我挑了几个样章发过去了。伊丽莎白又花费很长时间找了三个人盲审,这三个人都是这个领域的顶尖专家。盲审很花时间,三、四个月算是快的。因为是盲审,通常这些人极其苛刻,说话一点不客气,完全是来挑刺儿的。结果,后来三个人中有两个建议修改后可以出版;他们说太过学术,很多地方深涩难懂,不适合大众读者。第三个人则提出不建议出版,但在审阅中说文笔不错。因为是二比一多数投票通过,加上编辑自己本身就喜欢我的手稿,所以伊丽莎白决定继续下去,并且让我写一个报告,列一下我看了盲审报告后准备的修改计划。
假如一个人毅力稍微差一点,恐怕这时候就要放弃了,但是我没有,让我写修改计划我就写。但是就在这时,伊丽莎白又很久杳无音信了。我以为她改变主意不打算出版我的手稿了,所以硬着头皮问问到底如何。许久后她终于回邮说对不起,原来她被调去另一个部门,手头上积压的稿子要转交给伦敦的本杰明。
好家伙,换了一个编辑,一切要重新沟通。按照本杰明的要求,我把以前和伊丽莎白所有来往邮件都转给他,便于他了解我们进展到哪一个地步了。他还算很有效率,很快让我把阅读盲审意见后的修改报告发给他。结果,我发给他以后,他也杳无音信了。我又去了几次邮件问他怎么回事,还是音信皆无。
就在这时,我只好联系了另一家出版社——纽约大学出版社,又经历了同样的步骤:投石问路,找到对口的部门的编辑;发梗概和个人简历;填写详细的选题报告;发样章盲审。这家出版社编辑克里斯极其热情,跟我都成了笔友了。他虽然很客气,也很看好我的手稿,但是强调盲审要耗费三到四个月。他解释说,现在落实一个盲审太不容易。
出版行业切忌投稿人脚踩两只船,所以既然我选择了纽约大学出版社,就要和Routledge说再见。于是这时我给伦敦的本杰明发了邮件,让他立即终止审阅我的手稿,因为我已经给另一家出版社了。万万没想到,这一次本杰明回邮件超快,他马上道歉说因为手上稿件繁多,我的邮件都没看到。他表示太遗憾了,因为他正准备拿我的手稿到编委会上提议出版。我一听有些心动,但是我骨子里是非常奉守契约精神的,所以尽管Routledge已经进入最后一关,离成功咫尺之遥,而纽约大学出版社审稿还刚起步,我还是坚持和纽约大学出版社合作。
但是,纽约大学出版社这边一耗就是半年多。我每次去邮件催,克里斯都那么热情,而且一再赔不是,说还在落实三个盲审,云云。最后一次说2016年10月31日之前一定都落实。结果我等他到10月31日,看没结果,于是又回过头来找伦敦的本杰明,问道:“您还打算出版我的手稿吗?纽约那一家拖时间太长了,我准备和他们终止。” 本杰明很快回邮件,说好啊,马上给编委会发提案。编委会通过后,就要最后终审。有了本杰明答复,我又给纽约克里斯发邮件,提出终止合作,这一次我则没有什么不安的心理,因为他答应的日期已经过了,所以我可以堂而皇之提出终止。当然,克里斯是不爽的,因为他们已经付出了工作,已经找了两个盲审,都是花钱的。他们当然不乐意花了钱手稿又飞了。当然,责任不在于我,我并没爽约,是他承诺的日期没有兑现,作为作者不可能无限制等候下去。
这之后,和Routledge进展就很顺利了。没多久,本杰明就来邮件跟我谈合同条款了。我提出书名改一改,提出三个方案,他对其中一个特别喜欢,我们就定下来了。这之后就是圣诞节,老外们是不会加班的,而我又回国一趟,打算再加点内容,更新一些信息。转年到了2017年一月,他们发来了合同,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我在国内出过两本书(不包括教材),因此有对比。这个过程,我总体感觉这英美两国学术出版是极其艰难的,没有很强的毅力是绝对不能成功的。今天国内一个大学教授说,国外发表学术成果有国外的难,国内有国内的难。他说,国外难是因为要有真东西,要潜心治学、博览群书、笔耕不辍、字斟句酌,才能过关斩将;国内难难在没有关系或者不会搞关系。另外一个朋友是国内某出版社编辑,她说道:“还是人家国外编辑有头脑,一看别人没写过的的就特别重视;在我们这儿不行,出版别人没写过的话题和内容就等于是政治上的冒险。所以我们国内学术出版业基本上是:不求学术有功,但求政治无过。” 我一听,陷入了沉思。中国啊,何时能驱散头顶的雾霾和心中的雾霾啊?

 

2017-01-10 00:52:03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8c2d4b0102wtjg.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