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雾霾怎么成了「气象灾害」
Saturday, January 7, 2017 18:06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2016年11月北京紫禁城一景(Getty Images)

新华社北京2016年12月13日电,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在《北京市气象灾害防治条例(草案修改二稿)》中将霾列为气象灾害。这项立法草案尚未通过,即已体现出足够的「创意」,体现了典型的「中国特色」,这个「创意」似乎要在关于「天灾人祸」的传统文化中,为「霾」这一新生事物寻找新的定位。

无论「天灾」还是「人祸」,对于人类来说都是危害与伤害,都会给人类造成财产损失与生命伤害。前者如地震、台风、洪水,后者如战争、决策、犯罪。二者的区别何在呢?天灾来自自然界,是天降的灾害,是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祸来自人类自己,是人为的祸患,是主观的,是人类自身行为的结果。那么,「霾」是天灾还是人祸呢?

前些年,曾有一场高校学生关于「天灾人祸」的辩论,辩题是「天灾人祸哪个更可怕?」此次辩论,谁是正方谁是反方,最终结果谁输谁赢,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提出了一些有价值的思考。有一种看法认为,天灾是不可控的,人祸是可控的;天灾是无指向的,人祸是有指向的。由此得出结论,天灾比人祸更可怕。然而,本可控而不控,指向甚至很明确,恰恰是人祸比天灾更可怕的基本原因。比如,印尼海啸、日本地震,即使这些最为惨烈的天灾,其死亡人数,也远远不及某次战争制造的白骨、某场饥荒产生的饿殍。

从人类的角度看问题,天灾由老天所招致,而老天是无灵魂,无意识的,因而是没有道德判断与施政责任的,天灾可以接受「人谴」,至多骂一声「不开眼的老天爷」而已。人祸则不同,人祸是人类自己制造的,而人是有灵魂,有意识的,当然少不了道德审判与责任追究。
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祸当然比天灾更可怕,这也是古语所说的「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虽然人们有「天谴」之说,本质上还是对人祸的谴责。

树有皮,人要脸,人类要顾及道德、政治的脸皮与责任,免不了将原本的人祸妄称天灾,也就是把责任推给无嘴分辩的老天爷。动辄将「责任事故」歪曲为「自然灾害」,正是将「人祸」篡改为「天灾」的现实版。前些年,某地一家煤矿发生溃水事故,170多名矿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官方发言人最先想到的却是将之定性为「自然灾害引发的溃水事故」,从而将当地官方对于事故的责任推得一乾二净。

如何看待「天灾人祸」,影响最大的是「三年自然灾」。在1959至1961这三年内,我国发生了惨绝人寰的饥荒事件。官方公布的死亡数字是,「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新华社原高级记者杨继绳的研究成果是,「在大饥荒期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大约3600万人……」

1962年1月27日,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做出了「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定性,从而打下了毛刘分歧的楔子。

40多年后,田纪云指出:「回顾三年困难时期,到处闹浮肿,饿死人,非正常死亡人口达数千万,比整个民主革命时期死的人还要多。是什么原因?刘少奇说『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现在看基本上是人祸,这个『人祸』就是瞎指挥,就是乌托邦式的空想社会主义,就是『左倾机会主义』。」

对于中央领导的意见,一些专家也从技术层面提供了佐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网」2015年6月30日刊出了《从灾害经济学角度对「三年自然灾害」时期(1959-1961)的考察》,文章引用了学者金辉的看法:「不论与其他任何灾年或是常年比较,1959—1961年三年灾难时期全国的气候都可以说是天公作美,甚或『历史上的最好时期』。」「所谓『三年自然灾害』的神话该结束了。」尽管如此,一些媒体,积非成是,至今仍然沿袭旧称。

至少在建政以来的历史上,从来不曾出现过「霾」这种「气象灾害」。其成因正是近年来经济结构扭曲、经济粗放发展的必然结果。毒雾尘霾的弥漫,是典型的人祸,而非天灾。尽管北京市有关负责人巧为之辩,将「霾」称为「天气现象和污染现象交叉的复合现象」,仍然改变不了试图将「人祸」淡化为「天灾」的基本思路。这项草案甫见报端,就引起了有关专家的质疑。有学者一针见血地指出,霾的本质是人为污染,将霾归入气象灾害,地方法规就把它定义成了一种不可抗力,难以预见、无法抗拒和无法避免,从而忽视了霾的人为成因,也忽视了霾是可以彻底治理的客观事实。将霾列为属于自然灾害范畴的气象灾害,偏离了气象灾害范畴,还将产生污染者可以「依法脱责」等问题。

自然灾害(天灾)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为灾害(人祸)却因人的意志所导致。无论有心或无意,至少应有一分底线,人祸就是人祸,不能歪曲为天灾。官场上的人们,为美化其政绩,掩盖其失误,甚至为了得到提拔,动辄将官员的失德、失误,官方的失策、失政这些大大小小的人祸篡改为天灾,将所有责任推给无从置辩的老天爷,从历史经验的角度看问题,这样的官员与官府体现了无法掩饰的权力私有、执政为私的意识。在这点上,当代一些官员其实不如古人。

中国古代,不乏帝王为其治下发生「人祸」而下「罪己诏」的例子。中国古人崇尚「天人合一」,始终敬畏上天。古代君王遭遇天灾,往往视为上天的警示。春秋时期,宋国发生水灾,鲁国派人慰问。宋国国君却说:水灾的形成,是因我的不仁慈,我对上天不敬,未能爱惜民力,导致上天降灾,又使贵国担忧,真是惭愧啊!」(「寡人不仁,斋戒不修,使民不时,天加以灾,又遗君忧,拜命之辱。」)灾后,宋国君主早起晚睡,勤政爱民。三年后,五谷丰登,政治安定(「夙兴夜寐,吊死问疾,戮力宇内,三岁,年丰政平。」)。

相比古人,时光延续了两千多年,人们的从政道德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来源:新纪元 (第513期2017/01/05)

本文标签:人类, 北京, 古人, 死亡, 污染, 道德, 雾霾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