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夏侯婴:西汉第一“车把式”
Tuesday, February 21, 2017 16:28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夏侯婴:西汉第一“车把式”

在汉高祖刘邦的开国功臣里,有一个人不显山不露水,却最是一路平顺,受宠于高、惠、吕后、孝文四位主子,垂名汉廷,泽及子孙,寿终正寝。这位是谁呢?就是邦哥年轻时的好伙计,人称滕公的夏侯婴。

夏侯婴也是沛县人,邦哥正宗的乡党。最初在县上,夏混得稍稍比邦哥有头脸,“为沛厩司御”,直译过来就是,沛县驿站车马管理员。

但有点不太准确,实际上他既经管马匹调度车辆,也驾车拉客。这个角色与现在的行业找个对应的吧,比较难,邮差?当然不是;交管局的?好像也不对;畜牧站的?更离谱了。

好在史迁有下面这段话,说夏侯婴“每送使客还,过沛泗上亭,与高祖语,未尝不移日也。”这就清楚了,原来那时候驿站的分工没那么细,喂牲口、整车、驾车一人全干,说白了,他就是个拿秦王朝薪水的“车把式”。

夏与邦哥两人,当时论身份地位半斤八两。不过他俩也不在乎这个,平等交往,推心置腹,很是要好。交情的不断加深,夏的仗义与担当占的成分要大一些。

夏侯婴升官到县政府机关,按说今非昔比,可夏是个重情分讲义气的人,他人进了县衙门,与哥们刘邦的来往反而更频繁了,关系更亲密了。

正因为这亲密,亲密出了麻烦。有一回两人闹着玩,刘邦下手重了些,伤着了夏侯婴。嘴快的把这事反映给县令。要说小老百姓鸡掐狗咬的没什么大不了,可邦哥是个亭长,豆包也是干粮呀,为吏伤人,那是要承担法律责任要坐牢的。为不让邦哥坐牢,哥俩一番串通,刘邦一本正经向县上申诉,说他没打夏侯婴,夏呢,强忍疼痛亲自出面作证说邦哥确实没打他,事情就这么糊弄过去了。夏的哥们义气很令邦哥感动。

原以为平息没事了,谁知过了一阵子案子又被翻出,这回告发的重点不在刘邦伤人,变成了夏侯婴作伪证。夏是真够意思,硬生生被关押了一年多,前后挨了几百大板,就是不说谁伤他,最终替邦哥开脱了罪责。

如此肝胆相照的兄弟,邦哥举事有了些眉目,当上了沛公以后,立马将夏招致麾下,作为心腹。

前面讲了,夏侯婴一直干的是养马驾车,刘邦当然了解哥们的这个特长。于是才尽其用,任命他为太仆。太仆作为官职,本来是专指掌管天子车马的,在夏侯婴这儿,业务就有些复杂,一是替刘邦掌管车马,第二层呢兼职做邦哥的专职司机,另外,平时为邦哥座驾执鞭,战时还得驾战车冲锋陷阵。

这个“车把式”,业务范围还挺广的。

邦哥取胡陵、攻砀县、打济阳、下户牖、破三川,夏侯婴以兵车勇猛快速攻击敌军,连战连捷,受爵执帛。随后又驾车跟随刘邦在东阿、濮阳攻打章邯,因英勇灭敌而受执珪。开封击溃赵贲,洛阳大败秦军,夏侯婴加爵并受命担任滕县县令。——滕公的称谓,就是打这儿来的。

阅读《史记》《汉书》有关夏侯婴的事迹,不时会看到“兵车趣攻战疾”这几个字。别人杀敌用刀枪剑戟,他的武器就是马拉的战车。驾驶兵车迅猛快速陷敌,成了夏侯婴的必杀技,也是他的作战标准姿势。

在南阳,在蓝田,在芷阳,滕公始终以“兵车趣攻战疾”,直到刘邦事业取得阶段性成功,做了汉王,他也得以封侯,——昭平侯。

插一句,你可知道,滕公这车把式,曾无意间替邦哥办过一件决定日后汉家基业成败的大事,他一个赶车的,居然有一双识别英雄的慧眼,在刀下为邦哥留住了一个人,一个军事天才,一个后来替邦哥打下大半个江山的人,这人就是韩信。在汉中韩信触法当斩,前面十几人杀掉了轮到韩信,这时他看见了滕公,顺嘴嘟囔了一句:汉王不是想夺天下吗,为何要杀壮士?“滕公奇其言,壮其貌,释而不斩。”夏敏锐地发现韩信从相貌到言语,都是个奇人帅才,毅然替邦哥留下了韩信。韩信是成为一代战神还是默默死于非命,多么惊险,当时就在滕公的一念之间。 闲话就此打住。

“兵车趣攻战疾”,对滕公已属稀松平常,最惊心动魄的,是车载邦哥一家跨越死亡的那一回。

邦哥还定三秦,东向击楚,轻易拿下彭城后有些得意,被楚霸王回马枪打了个落花流水。夏侯婴驾车,拉着汉王刘邦仓惶逃命,途中遇见刘盈和鲁元两个惊慌失措的孩子。滕公勒马停车,将姐弟俩抱上车来。哪知道邦哥大丈夫儿女情短,急着奔命,马已疲劳,身后又有项羽追兵,亲爹竟几次将儿女踹下车去,滕公几次下车又抱回孩子。邦哥气得吼叫要杀了滕公,善驭的滕公心里有数。为不致让邦哥再恼,夏侯婴让俩孩子像抱大树那样紧紧搂住自己脖子,大声提醒搂紧坐稳,尔后扬鞭催马开始狂奔。

这一回,滕公是美美地炫了一回车技,邦哥是在惊魂中欣赏了他过人的驾车本领。汉王毫发无损,一对儿女安然送回丰邑。此后在刘邦、吕后一家人心目中,滕公不再简单是个普通的臣子,而是给予他们第二次生命的恩人。

邦哥重整旗鼓,反击项羽,夏侯婴仍操老本行,驾车随征。

邦哥转战荥阳与宛城之间,是滕公驾车载他千里奔驰;北上成皋遭敌围困时,独与滕公共车出成皋玉门,北渡黄河,弛宿修武。

夏侯婴就这样一路紧随刘邦,会师垓下,平定四方,直到邦哥登基称帝。

不久燕王臧荼谋反,刘邦亲自征讨,而“夏以太仆从击荼”;来年又陪伴高祖活捉软禁韩信。

刘邦大封功臣时,夏侯婴改封汝阴侯。有别于其他功臣的特殊待遇是,邦哥与滕公剖符为誓,保证其爵位世代不绝。

滕公本以为从此天下无事,自己的车技恐再难有大的用场时,不料又遇危急,拉着汉天子躲过了一劫。

为平韩王信的叛乱,打击匈奴,邦哥遭遇了生死攸关的“白登之围”。在大同,冒顿单于率四十万大军包围了汉军,冰天雪地,断粮缺水,饥寒交迫,危在旦夕。难得陈平诡计,得了个突围的机会,“高帝欲弛,婴固徐行,”邦哥想飞快逃走,车手夏侯婴却稳驾车,不紧不慢款款走,车驾四周安排弓弩手齐刷刷搭箭朝外,严密防范。最终就这样护驾脱离险境。惊魂未定,邦哥先加封细阳一千户给滕公,作为救命的奖励。

接着在句注山、在平城南,包括后来征讨陈豨、黥布,忠实的夏侯婴一直陪伴汉帝身边。

自邦哥斩蛇起事,到汜水登基,到驾崩离世,作为一个知心好兄弟,夏侯婴始终对自己有一个准确的定位,“常为太仆”,做个让哥们满意的车把式,替哥们养好马匹、备好战车、驾好坐骑,出生入死,肝脑涂地!如此耿耿忠心,邦哥的高度信赖与格外厚爱,也就毫不奇怪了。

公元前195年,邦哥走了,大汉交到了夫人吕雉和儿子刘盈手中。滕公的头衔仍是太仆。

陪伴邦哥打下天下的滕公,有些伤情和失落,他的身子骨却还很是硬朗。吕后和孝惠皇帝,好像是终于等来了郑重报答滕公的时候,虽然职务仍然是管马车的太仆,但礼遇规格更高,亲近非比寻常。

“孝惠帝及高后德婴之脱孝惠、鲁元于下邑之间也。”他们永远记着滕公对刘盈和鲁元公主的再生之恩,惠帝刘盈将靠近皇宫北门的第一所宅第,赐给夏侯婴,明确告诉众臣,让滕公紧挨着朕住!惠帝崩,吕后称制,滕公仍“以太仆事高后”。

等到吕后仙逝,邦哥的老臣诛吕拥刘,共立代王刘恒继位时,滕公坚定履行自己的职责,精心清除宫苑,细心准备天子法驾,隆重接迎新一代汉刘主子,拥立坐上龙位。之后无欲无求,转身“复为太仆”,继续替文帝料理车马銮驾。

《汉书.叙传第七十下》有一段话挺有意思,说“舞阳鼓刀,滕公厩驺,颍侯商贩,曲周庸夫,攀龙附凤,并乘天衢。”意思是,樊哙只会挥刀杀狗,夏侯婴也就善养马驾车,颍阴侯灌婴小商小贩,曲周侯郦商庸人一个,皆因为跟随邦哥依附吕后,所以才都升官发财上了天。

班固这话有些糙,理却说得过去。只是他忽视了一点,点名的这四个人,虽貌似引车卖浆者流,却个个都有自己的一技之长。从这一点来看,人这一辈子,把一件事挖抓精,弄到极致,天地必有你应得的汇报。

滕公夏侯婴,以一个匠人的平常质朴心态,凭一手娴熟的驭马驾车技能,跟着大英雄闯荡,终究活出了人生的精彩来。秦末汉初赶车的人多了,夏侯婴,无疑是“车把式”中异类。

 

2017-02-21 16:39:04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6e0d820102wsup.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