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宋夏观摩辽金之战
Wednesday, February 8, 2017 17:15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女真人来流水誓师以后,攻克江宁州,是初战之胜,建立了推翻辽统治的信心;大战出河店,是有了立足之地,奠定了建立金朝的基础;攻占黄龙府,是打开了辽朝挟制女真的门户,女真人有了施展手脚的空间;护步达岗之战,是辽与金的一场战略决战,完成了战略主动权的转换。

东京(今辽宁省辽阳),是辽朝在辽东地区的政治统治中心,是渤海人的活动中心。公元1116年,渤海人高永昌据东京起义反辽,企图与阿骨打联手。但两者的目的不同,高永昌是想恢复渤海政权,而阿骨打认为“同力取辽固可,汝辄据之以僭大号则不可“。同年四月,阿骨打利用高永昌反辽的有利时机南下。先占领沈州(今沈阳),后消灭高永昌占领东京。

上京(临潢府,今内蒙古巴林左旗林东镇),是辽朝的首都。公元1117年,金兵分北、南两路进军。北路通过攻取长春州(今吉林省前郭塔虎城)、泰州(今吉林省洮安四家子古城)等州城,向辽上京进发;南路则从东京道向西、西南推进。

天祚帝得知金兵一路斩关夺隘,昼夜忧惧,偷着命令把珍宝准备了500多包,骏马2000余匹,天天做好逃跑的准备。天祚帝私下对随从们说:“假如女真军真的来了,我有这些日行三五百里的马,又与宋朝为兄弟,与西夏也有甥舅关系,我还可以快快活活地过一辈子。”当他得知金兵不能马上来攻时,掉过头来又说:“我有威德。女真军有什么了不起的?”堂堂皇帝的这种戚戚行为,使最亲近的下属及宫女们都瞧不起。一些有识之士听了,私下议论道:“辽朝算是要完蛋了,自古以来当皇帝的,那有不管军队和百姓而光算计自己的,这样能保存国家吗?”

公元1118年八月,金太祖阿骨打接受汉族大臣杨朴的建议,“自古英雄开国或是受禅,必先求大国封册”。金派使者向辽政府议和,请求封册,提出了辽帝称金帝为兄,每年给金银绢25万匹两,并割长春、辽东两路之地给金国。

天祚帝在大兵压境之下,为了缓一口气,便封册阿骨打为“东怀国至圣至明皇帝”。但是辽的封册使金太祖阿骨打很不满意,责备天祚帝为什么不按照要求封为“大金大圣大明皇帝”。几经协商不成,阿骨打大怒,拒绝了和议,并对群成说:“辽人屡败,遣使求和,只饰虚辞,作为缓兵之计,当议进讨。”于是,公元1120年,阿骨打亲率大军向的辽的首都上京城进发,随之亲自督战攻城,不到一个上午,上京城攻破之,天祚帝有逃到了西京(山西省大同)。

金兵攻下了上京时,“天下郡县所失几半”,金国已占领了辽国的一半国土。此时,依辽朝现有实力,上下同仇敌忾,与金国作殊死的搏斗,保有半壁江山犹为晚也。可惜的是,在这个关键时刻,辽朝内部善于内讧的老毛病又犯了。

天祚帝有六个儿子,即晋王敖鲁斡、梁王雅里、燕国王挞鲁、赵王习泥烈、秦王定和许王宁。其中晋王敖鲁斡是长子,为文妃所生,“最贤,国人皆望属”,是个理想的接班人;秦王定为宰相箫奉先的妹妹元妃所生、箫奉先身为辽国宰相,为了一己之私,置国家全局于不顾,捏造事实诬陷耶律余睹勾结驸马萧昱谋反及欲立其外甥晋王为帝。天祚帝信以为真,杀死萧昱,赐文妃自尽。

耶律余睹得此消息时正在外地,怕自己说不清楚也被诛杀,便率本部1000余兵马,投奔了金国。天祚帝遣奚王府等五名大臣追捕,一直追到了闾山,眼看天降大雨,余睹行程被阻,难以逃脱。这五大臣一核计:箫奉先是个专权的奸佞,余睹是个有才智的人,我等今日为箫奉先擒了余睹,日后箫奉先不也得像害余睹一样害我们吗?核计的结果— 干脆放了余睹,回朝交旨就说没追上。

余睹降了金,阿骨打全部知道了辽朝的内情,耶律余睹又积极做了攻辽的先导。从此,金国南下西进,如风卷残云,加速了辽朝灭亡的过程。

在金军攻辽的几年中,辽朝的士气严重低落,甚至一些素称精锐的部队也变得不堪一击,有许多部队投降了金国。耶律余睹降金之后,使“辽军大震,天祚怒国人叛己,命汉儿遇契丹则杀之。”在以契丹人为主体民族的辽朝中,契丹人当然是上等人,汉族人则是下等人,契丹人杀汉族人不算犯罪,汉族人杀契丹人要处以极刑。可是天祚帝这一怒,让汉族人杀自己所出身的民族,真不知道天底下还有没有比这更糊涂的事了,正是“上天欲让谁灭亡,就先让他疯狂”。于是“国中骇乱,皆莫为用”。

公元1122年正月,金军以辽降将耶律余睹为先锋,攻下了辽的中京大定府。这时,刚从中京逃到燕京的天祚帝听到战报,极为恐惧,忙出居庸关逃至鸳鸯泊(今河北省张北西北)躲避。奸臣宰相箫奉先又向天祚帝献谗言说:“余睹来进攻我们,是要立他的外甥晋王当皇帝,只要你为了社稷着想,不要可惜自己的儿子,把晋王杀了,余睹和金兵可不战自退。”愚蠢、贪恋王位的天祚帝竟然相信了这样的鬼话,杀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晋王敖鲁斡。晋王在朝廷上下威望很高,他一死,没有不痛苦流涕的,人心更加涣散了。金兵那能因晋王死而退兵,还是把天祚帝追得东躲西藏。

天祚帝觉得在鸳鸯泊还不安全,带着身边仅有的5000余骑,向西京大同跑,后又跑到夹山(今内蒙古拉萨其西北)。糟糕的是在仓皇渡过桑乾河之时,把传国玉玺也丢掉水里,不知冲到哪里去了。

到夹山觉得山穷水尽之后,天祚帝才思量明白,箫奉先是个奸臣!他用鞭子指着箫奉先骂道:“你们父子一家,把我害到了这步田地!”箫奉先吓得叩头不已。天祚帝说:“我杀你也没有用,你们滚吧!”箫奉先逃不到数百里路,被金兵抓住打入囚车,后又被一股辽军抢回来,送到天祚帝面前。箫奉先是遭众恨的,天祚帝不能再放他,便赐他自尽了。一代奸相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更多文章:

宋与金携手破辽

解决交通拥堵成了新一届政府第一难题

蔡京、童贯六臣子扰乱朝纲

司马光与王安石斗法导致国力衰弱

 

2017-02-08 17:13:05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0b194d0102wpzm.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