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宝玉与妙玉:一对梦中人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7 23:40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宝玉与妙玉:一对梦中人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污泥中。

这是金陵十二钗正册中,上界给妙玉的判词。

《红楼梦》里,作者对妙玉这个人物着墨不多,可是在痴情公子贾宝玉的情感天空,她却是黛、钗诸位之外,一个更加超凡脱俗冰清玉洁的玲珑仙子。

宝、妙的关系是微妙的、暧昧的、欲说还休的。两人心的距离很近,形的姿态佯隔,相互暗恋又相敬如宾。贾宝玉面对妙玉,心怀无限爱怜却又担心玷污圣洁;妙玉面对宝玉,暗生万种情愫却又怕入魔破戒。他们都因对方而备受煎熬。

妙玉的身份,是一个带发修行的尼姑。她的出场,作者有意做了淡化处理,由一个管家婆子口中带出。林之孝家的禀报王夫人,为元春省亲采买的十几个小尼姑小道姑俱已办妥,“外有一个带发修行的”,苏州人,出身读书仕宦人家,芳龄十八,法名妙玉,个性清高。

宝玉与妙玉的第一次交集,出现在第四十一回,以“吃茶”作引子,颇显着禅意的神交。贾母率众移步栊翠庵,妙玉东禅堂奉茶招呼。这时候作者给宝玉的文字只有一句话:“留神看她是怎么行事”,一旁默默观察妙玉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而这仅是二人情谊生发的小序曲,随之大幕才慢慢拉开,主动的一方竟然是一向清高自许的妙玉。

逮着个空隙,妙玉轻扯钗、黛两人的衣襟——显然是视作同道了,殊不知钗、黛此刻也做了陪衬,妙玉的用心在公子宝玉身上。三人悄然去到更静谧的耳房,宝玉尾随跟了进来。——似可想见,自进入禅房,宝玉的眼睛就一刻也未从妙玉身上挪开。

接下来的戏,分明是妙玉佯装不知地撩,宝玉情不自禁痴痴地望。妙玉重烧水再泡茶,品茗是表,传情是真。

妙玉让人将传世的成窑五彩小盖钟扔了,宝玉立马领会到“知为刘姥姥吃了,她嫌脏不要了”;

妙玉给宝钗盛茶用的是富豪与文人玩过的“瓣匏斝”,给黛玉递上的是一只形似钵而小的“点犀䀉”,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好像随意,她将“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此中的不分你我,不言自明。哪知俗人的宝玉竟没能读懂妙玉的心思,高看了钗黛手里的古玩奇珍,小瞧了留有美尼唇香的绿玉斗。

经过了一番参禅,宝玉终于说出了妙玉在他眼中的超凡脱俗,妙玉固然欣喜却又不愿帅公子总拿她当“天人”,索性主动褪去光环,贴近他心灵一步,找出个大茶盏来,让他牛饮一通。宝玉果然飘飘然。

宝玉的得意洋洋,陡然间似乎又惊醒了撩得如意的妙玉,赶紧做出掩饰和退却,“正色道:‘你这遭吃的茶是托她两个的福,独你来了,我是不给你吃的。’”宝玉此刻已心有灵犀,圆得天衣无缝:“我深知道的,我也不领你的情,只谢她二人便是了。”

然而双方终是春情萌动,待品茗已罢,钗黛已出,宝玉独自逗留,借着索要刘姥姥弄脏的那只茶杯,围绕着“洁净”的共同话题,二人进行了一番精神层面的交流,依依暂别。

第四十九回,众姐妹芦雪庭即景联诗,宝玉“落了第”,李纨罚他去栊翠庵向妙玉讨一枝红梅来。

清静佛地与扰攘凡间虽仅一墙之隔,宝玉与妙玉却没法像大观园别的女儿们一样,时常见面嬉笑逗乐。加之宝玉始终把妙玉置于仰视的位置,即使心有所思,也不敢率性而为去叨扰。索梅——真是个高雅诗意浪漫又恰当的借口。

其实大清早的时候,莹莹白雪中赴诗会的途中,宝玉已经闻到了栊翠庵那十数株梅花的“寒香”,目睹了银装素裹下那胭脂般的傲然艳丽。当时的宝玉,定定站立,久久怅望,细细品赏,胸中暗潮涌动。

这会子李纨一个无意的差使,他兴冲冲冒雪而去。

不过作者在这里采用了“山中藏古寺”的笔法,两人如何见面,怎样交流,一一省略了去,直接将画面闪回到“只见宝玉笑欣欣地捧了一枝红梅进来”,留给读者无限的遐想。至于宝玉得见妙玉之后的心情,全藏在了他随后口占的《咏梅》诗中:

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

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

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

槎栎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

这哪里是在咏梅,分明是在赞美人,抒发着对清静世界里的花仙子的仰慕。

在宝玉这儿,将妙玉神圣光环摘去的,是邢岫烟。通过邢岫烟之口,宝玉心目中的妙玉变得可亲可近可触可碰。邢岫烟讲,妙玉放诞诡僻,“僧不僧、俗不俗、男不男、女不女”,虽言出家修行,实则留恋红尘。宝玉听罢的“醍醐灌顶”,实非字面上的对佛法的开悟。

六十三回,妙玉主动向宝玉展开了攻势。

宝玉的生日,妙玉特意托人送来拜帖,一页红粉笺上,工笔楷书“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既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槛外人,却偏偏记着红尘中贵公子的寿诞?因为这恐怕是她能主动出击的唯一由头。

再看这边,收到拜帖,宝玉又惊又喜又慌乱。先斥责丫头们误事,后手忙脚乱研墨提笔要回帖,末了踌躇再三,想想那庵中无比高洁的一个妙人,万不可草率应付。颇费了一番周折,方郑重写下“槛内人宝玉熏沐谨拜”,亲自送达栊翠庵,小心翼翼投进门缝去。

显然,妙玉貌似遁世的僧尼,实难抑制内心的冲动。她顾忌身份却又向往两情相悦,常伴青灯黄卷也渴望花前月下,欣赏庄周,挣扎着要做个“槛外人”,一颗春心却不停为“槛内人”宝玉悸动。

这一对梦中人情感激荡的最高潮,在第八十七回。

妙玉与惜春在屋里下围棋,宝玉悄然而至,忽然发出这样的一句问话:“妙公轻易不出禅关,今日何缘下凡一走?”看妙玉作何反应:“妙玉听了,忽然把脸一红。”佛陀弟子心如止水,怎可能如此反应?活脱脱美少女触及心事的难掩娇羞。

呆宝玉还在唠叨,直叫槛外人将崩溃:“只见妙玉微微地把眼一抬,看了宝玉一眼,复又低下头去,那脸上的颜色渐渐地红晕起来。”落子已乱了章法,棋没得再下下去,“便起身理理衣裳,重新坐下,痴痴地问着宝玉道‘你从何处来?’”宝玉跟着脸红而答不上来。——这是只属于他两人的爱情暗语。惜春不明二人心事,莽撞拿话怼宝玉。妙玉怕识破玄机,见罪释迦,“心上一动,脸上一热”,极其地不自然起来。

惜春成了多余的人,故妙玉笑道:“久不来这里,弯弯曲曲的,回去的路都要迷住了。”——是为情所迷吧!那只有宝玉能指点迷津了。妙玉嘴说“不敢不敢,二爷前请”,心中却万分受用。

二人来到黛玉的潇湘馆外,并肩落座山子石上,听黛玉抚琴,弦弦忧伤,激情缠绕。洁身自好的妙玉不知不觉彻底“入魔”——情魔。

等到艰难走回禅房,欲断除妄想,趋向真如,妙玉心中的爱却波涛汹涌,“忽想起日间宝玉之言,不觉一阵心跳耳热”。当夜便害上了相思病。

惜春是一对暗恋人的见证者,因此当她第二天听说妙玉中邪卧床,口无遮拦地说出了真相:“妙玉虽然洁净,毕竟尘缘未断。”

可惜惜春的预言错了,妙玉是深知“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的“畸人”,一场相思病让她彻底惊醒,毅然决然斩断了爱怜宝玉的情丝。到百十回后,妙玉探视病重的贾母时,已完全脱胎换骨,修炼成一个名副其实的“妙玉法师”。

《红楼梦》的续作者出于兑现判词的善意,硬生生让妙玉在月黑风高的夜晚遭歹人劫色,不知所终。宝玉不忍动一手指的妙人,如此被人玷污,什么“晶莹雪”“寂寞林”,他一概不顾了,扬长而去,遁入空门。

纵观《红楼梦》全书宝玉与妙玉的文字,作者的用意很明显,虽有红尘阻隔,但两人无疑是互为精神的伴侣,梦中的情人。这样一种特殊的爱情,更有趣也更值得玩味。

 

2017-02-23 23:52:05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6e0d820102wq4q.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