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汉匈和亲流水账:汉阉人做匈奴奴
Monday, February 13, 2017 7:03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汉匈和亲流水账:汉阉人做匈奴奴

西汉进入文景父子两朝,与匈奴的关系实在太玄妙,该打打,该谈谈,该嫁嫁。匈奴人图实惠,汉朝廷则但求边境相安无事。所以双方是一会儿兵戎相见,一会儿书信热络,中原送嫁的花轿不时上路,北漠迎亲的筵席定期摆开。在貌似友好的假象下,南北厮杀不断,而边疆汉人伤亡更多。

这期间有一位汉朝的宦官,参与了文景时期汉匈交往的每一场戏。他叫中行说。

文帝刘恒登基之初,延续与匈奴和亲的政策,嫁了一个公主过去,而享受美少女的人,还是那个冒顿,已经老不喀嚓的冒顿。

得了便宜你倒消停些呀。文帝前元三年(前177年)五月,匈奴的右贤王带兵大肆侵犯汉边,招呼不打一路烧杀抢掠,大军深入到了黄河以南。

如此明显的背信弃义,泱泱大汉不给点颜色说不过去,文帝诏令丞相灌婴,发兵八万五千,自卫反击。右贤王见势不妙,跑了。

随后冒顿给文帝来了封信,轻描淡写说右贤王冒犯是个误会,此前咱们汉匈两家一直和亲,这确实是个好主意,本单于希望能继续,不知汉皇帝您意下如何?

刘恒摊开冒顿的来信,召大臣们商议对匈奴到底是战还是和。公卿们几乎异口同声,说匈奴那破地方,到处盐碱地,占了也没多大意思,上策还是和亲。

文帝最终拍板回书冒顿,“汉与匈奴约为兄弟”,咱们亲如一家,你们不要老滋事,朕赞同你们继续和亲的提议。

不久,冒顿单于因病去世,他儿子稽粥继位,号老上单于。

就是在这个时候,阉人中行说出场了。

老上单于刚就位,“文帝复遣宗人女翁主为单于阏氏”。刘恒舍不得自家亲生公主,送个翁主——诸侯王之女——给单于。

翁主启程赴大漠,朝廷指派宦官中行说随嫁照料服侍。接到这差事,中行说很不乐意,不想去。文帝却认为非他莫属。中行说冒着杀头的危险放话,说非要强迫我去,到了那边我可能会给这边制造麻烦!

一踏上匈奴的土地,中行说就做了蛮夷的奴才。他百般讨好老上单于,赢得宠幸,之后,一直帮着匈奴人撩汉室。汉匈和亲在文景两朝的变味,跟这个汉奸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中行说见单于喜欢汉人的丝绸和米粮,挑拨道:匈奴虽没有汉朝地广人多,但之所以能与汉分庭抗礼,正是因为匈奴人的穿衣饮食习惯有自己的特点;单于您喜欢汉人的衣料食物,上行下效,庶民跟风,大漠草原人的文化根基就动摇了,长此以往,“汉物不过什二,则匈奴尽归于汉矣。”汉人用不着拿出他们物产的十分之二,就能把整个匈奴买了去。

为了彻底说服单于摆脱汉风,中行说让人穿上汉朝廷赠送的丝绸衣服,故意在荆棘丛中穿梭,不一会儿浑身上下被扯得破破烂烂。单于一看,这什么玩意儿啊,确实照咱的毡衣皮裘差远了。当即下令,连汉人送来的食物全都扔了,以表明那些东西根本不如匈奴的奶酪好吃有营养。

最可恨的是,中行说鼓动老上单于蔑视大汉天子。汉皇帝凡给匈奴单于的信函,简牍的规格竖一尺宽一寸,在中行说怂恿下,匈奴单于给汉帝的信,简牍加宽了一寸,用一尺二寸的;汉帝信的抬头一句是“皇帝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单于来信开口竟是:“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单于敬问汉皇帝无恙”;其它如书信封套所盖印章,也比汉帝的御玺又大又长,信中的语气用词也常常傲慢不逊。

汉与匈奴间时有使者往来,代表匈奴出面的,多数是曾经的汉臣中行说。

有一回,交谈中,汉使无意中提及匈奴人不懂得敬老。这下好像捅了中行说祖宗的马蜂窝,俨然一个忠实的匈奴后裔,气哼哼辩解回击道:匈奴年轻人要打仗,吃好穿好为的是保卫老少安宁,这有什么错?!

汉使见状不饶了,再问:匈奴人父子同一帐篷睡觉,“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尽妻其妻。”平时不戴帽子、不系腰带、不讲君臣上下尊卑之礼,这又怎么讲?

中行说理直气壮:匈奴人食肉喝奶穿兽皮,随时搬迁又好骑马射箭,哪用得着你们汉人那些个穷讲究;至于父兄死而接手他们老婆的事,那是为了确保血统的纯正。你看看你们汉人,没事就知道修城池、造土屋、种庄稼、织衣裳,紧要关头却不谙格斗,“嗟土室之人,顾无多辞,令喋喋而佔佔,冠固何当?”唉,你们这些爱住土房子的汉人,快闭上嘴吧!别再夸夸其谈了,头上戴顶帽子又能怎么样?

自得到匈奴人信任后,中行说一天比一天猖狂。这不,没多久竟代表匈奴给汉室放出狠话。他说:汉人你们少废话,只管每年保质保量把给匈奴的物资按时送到,分毫不差还要好的。如若不然,等到你们秋天庄稼成熟,我匈奴的铁骑将踏平你中原良田,让你们颗粒无收!

汉匈之间,在和亲的幌子下,就这么由一群汉人与一个代表匈奴人利益的变节汉人,经常打嘴仗。中原善良的愿望,常常换来的是匈奴人变本加厉地骚扰。

汉文帝前元十四年(前166年),老上单于亲率十四万骑兵侵犯朝那、萧关,杀死汉北地都尉孙卬,残害平民百姓,掳走大量财物,而其前方哨探,甚至摸近到距长安不远的雍县和皇帝的避暑之地甘泉宫。汉皇连忙部署加强京师守备。

汉面对匈奴,活像是秀才遇上了兵。老上单于烧杀抢掠,在汉境内整整逗留了一个月,满载而归。

有了中行说的指点,汉室在匈奴人眼里就是个钱袋子,没吃的了来拿,没穿的了来抢,几乎年年骚扰一回,习以为常。文帝为此头疼不已,一切与中行说的预言完全合拍,汉天子烦了,立马派人找匈奴谈判,“复言和亲事”,再出一个女儿对付一阵子。

大约维持了相对平静不到四年,老上单于死了,接班的儿子号军臣单于。而那个汉贼中行说呢,活得挺好,继续效忠蛮夷。

军臣在位的第四年,又一次撕毁和亲盟约——这当然与中行说不无关系。军臣各以三万人马,分别大规模入侵汉朝的上郡和云中郡,“所杀略甚众而去”。

汉王朝一边送美女赠财物,一边经受着不守信义的骚扰。当时的情景很好玩,匈奴人在边界处溜达,汉军一到,他们往远处躲躲,等汉军稍稍后撤,匈奴人又靠了过来。双方像商量好的,来回拉锯,敬而远之。

再往后,文帝驾崩,景帝刘启继位。内部遭遇七国之乱,匈奴人一度与赵王刘遂暗中勾结,扮演了极其不光彩的角色。好在汉室将帅给力,迅速平定内乱,没给匈奴人可乘之机。

“自是之后,孝景帝复与匈奴和亲,通关市,给遗匈奴,遣公主,如故约。”景帝与匈奴继续和亲,但很明显,大多都是汉室在破财免灾——遣送公主,馈赠财物,开通边贸。虽时有小股盗寇南扰,汉朝这边,已经很满意了。

奸人中行说哪里去了?病死了。据说在他临死前,仍不忘对故乡人使坏,给匈奴人出来个毒主意,将死去腐烂的牛马扔进河里,长期浸泡而污染水质,害死了处在下游的许多汉军将士。

逆臣贼子固然当遭千古唾骂,只是不明白,涉及那么重大而长远的睦邻关系,文帝刘恒何以在中行说明言其入匈奴将为汉祸患的情况下,仍坚持派他去?(待续)

 

2017-02-13 07:00:04

原始网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6e0d820102wppf.html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