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百年红祸:红色恐怖——血统论兴衰
Tuesday, February 14, 2017 20:27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来源:正见新闻网

1966年8月被称为〝恐怖的红8月〞,仅在北京一地,红卫兵就打死了上千人。而触发这一切的是以一幅对联为代表的〝血统论〞。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我们专访了文革受难者遇罗克的弟弟,旅美作家遇罗文,来听他讲述所谓〝血统论〞的缘起。

1966年7月29号,北京航空学院附属中学出身于干部家庭的学生,贴出一幅对联,公开喊出了以〝血统〞划分好人坏人的口号。

旅美作家遇罗文:〝学校最早贴出一副对联,写的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是‘基本如此’,这个东西刚一出来大伙就非常惊讶,这叫什么呢,太混不讲理了。但是红卫兵写出来,谁也不敢说什么,红卫兵当时简单就像大王一样,谁也不敢惹。〞

这副对联使得〝血统论〞迅速从高校扩散到社会,笼罩北京城。不同家庭出身的人顿时落入冰火两重天——干部家庭的子女被激发出革命激情,激进的要当好汉,而所谓〝出身不好〞的人却胆战心惊。

遇罗文:〝中共从49年以后到文革前一直在贯彻着这种血统论,非常不合理。尤其毛泽东后来两次提出不能忘记阶级斗争,不平等不合理的这种事就更严重了,但是到了文革,就可以说到了登峰造极。〞

顺着〝阶级斗争〞的狂潮,〝血统论〞蔓延全国,以高干子女为首,所谓〝红五类〞出身的学生红卫兵兴起,对所谓的〝黑五类〞的一场红色恐怖。

北京率先冲进了〝恐怖的红8月〞——从8月5号师大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被红卫兵打死,到8月底,红卫兵已经在北京市打死了上千人,中央文革小组表扬他们〝战果累累〞。另一方面,〝劣等血统〞的人则随时可能丧命。

遇罗文:〝我说的就是北京南一中的事。有一个老头他本来是传达室的工人,但是忽然发现他爸爸是地主,然后就给他关到劳改队。那是冬天,用凉水去浇他,浇完之后马上改成热水,就接近开水,反复的一会儿凉一会儿热,就把这老头活活烫死。〞

而红卫兵在8月18号受到毛泽东接见之后,更是从校园走上北京街头,所谓的〝破四旧〞,仅〝红8月〞就抄了3万多户人家。连北京知名的吉祥剧院也被变成屠宰场,总是〝人满为患〞。

遇罗文:〝这个吉祥剧院就被这些红卫兵当作一个杀人的屠宰场。他们打人的手法非常残暴,而且是很专业。就跟凌迟似的,不让你马上死。把人打得已经昏迷了,他们就用一桶浓的硷水倒在这个人身上,这个人一下就疼的蹦起来,紧接着就心力衰竭而死。甚至比如有母女俩个人被逮进来,他故意当着母亲的面,把她孩子先打死。然后等她妈神经失常了以后,再把她母亲打死。〞

旅美作家遇罗文估计,吉祥剧院前后可能关过几千人,但据他所知,活着出来的只有俩人,其中一个是知名知识份子章乃器。

而〝劣等血统〞的人只能自杀,决不能反抗。崇文区榄杆市的房产主李文波,在〝红8月〞中忍无可忍的反抗,红卫兵不仅将他活活打死,还将这一带血洗7天。北京市公安局等也进一步扩大舆论,声称为防止所谓〝阶级敌人报复〞,农村也要先下手。

于是红色恐怖从市区迅速扩散到郊县,终于引发了大兴屠杀。据统计,1966年8月27号至9月1号,大兴县的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四类分子〞及其家属325人,其中年龄最大的80岁,最小的仅出生38天,22户人家死绝。

文革初期,〝血统论〞的兴起,使得红卫兵对所谓的黑五类掀起了一场〝红色恐怖〞。1966年8月,红卫兵在北京就打死了上千人,并在北京近郊的大兴县发动大屠杀。但这些红卫兵没有想到的是,不久他们却变成了反动团伙,〝血统论〞也在政治上破产。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我们请文革受难者遇罗克的弟弟,旅美作家遇罗文为我们做进一步的介绍。

1966年的〝红8月〞,时任中央文革领导小组成员、公安部部长的谢富治,在北京市公安局的会议上说:不但不要约束打死人,而且〝民警要站在红卫兵一边……把黑五类分子的情况介绍给他们。〞

8月26号,大兴县公安系统传达了谢富治的讲话,从第二天就开始对所谓的〝黑五类〞进行大屠杀。

旅美作家遇罗文:〝它是有组织的。屠杀的指挥者是谁呢?是公社的干部,他们传达给各个大队。然后大队干部才去屠杀这些黑五类。而且公社后来又派了好多人,去到各个大队去监督(杀人)。〞

屠杀直到9月1号才结束。大兴县的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四类分子〞及其家属325人,其中年龄最大的80岁,最小的仅出生38天,22户人家死绝。旅美作家遇罗文,曾走访过大兴县屠杀最为严重的大辛庄公社,他在《大兴县屠杀调查》中记载,大辛庄公社仅在8月31号一夜之间,就杀了100多口人。

旅美作家遇罗文:〝我写了一个《大兴屠杀调查》。这些人活活被打死,而且有些打死的手段非常残暴,拿铡刀把脑袋铡下来,或者从腰那里铡两段。拿大棒子打脑袋一下就打死。其中有一个老太太抱着她自己的孩子被活埋,小孩不懂事就跟奶奶说‘奶奶,迷眼睛’,这老太太就说‘一会儿就不迷了’。就这么被活埋了。〞

9月1号县里来人叫停了屠杀,但对杀人者的处理却只是象征性的。

对所谓〝劣等血统〞人的屠杀也蔓延到其他城市。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和乡村学校中,都发生了类似暴行。

但是红卫兵们没有想到,1966年10月份,中央文革小组陈伯达等人否定〝血统论〞的声音渐大。而以高干子弟为首的红卫兵在12月成立了〝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简称〝联动〞,公开与中央文革对抗。到了67年1月,〝联动〞被宣布为反动组织取缔。指示过不要管红卫兵打死人的公安部部长谢富治,又指示公安部要镇压〝联动〞。

这使得赋予红卫兵杀人理由的〝血统论〞在政治上破产,一批决意要革别人命的高干子女,第一次尝到了被革命的滋味。

但遇罗文指出,中央文革小组并不是要否定〝血统论〞,而是想通过打击〝联动〞这些高干子女,以保证文革中顺利打倒老干部。

遇罗文:〝‘血统论’就是中共的一贯政策,他们怎么能反对呢?他们这是一种权宜之计。中央文革这些人为了拉拢底层群众,所以就提出反对‘血统论’,这样底层群众拥护它,孤立了‘联动’。但是他们真正反对‘联动’的,并不是因为‘联动’执行了‘血统论’,是因为‘联动’这些人保他们自己的父母,因为那时候毛泽东想打倒一切老干部。〞

而中共对〝血统论〞的真正态度还在其他方面体现。例如〝血统论〞最知名的鼓吹者谭力夫虽然一度被抓,但在文革后却官至文化部办公厅主任。而民间反对〝血统论〞的声音反而遭到压制,遇罗文的哥哥遇罗克,曾经以《出身论》一文批驳〝血统论〞,虽然引起社会巨大反响,但遇罗克在1968年被捕,70年被执行死刑,眼角膜还被移植给了一位北京的劳动模范。

本文标签:中共, 中央, 中央文革小组, 作家, 公安, 公安部, 北京, 吉祥, 子女, 家庭, 对联, 屠杀, 干部, 恐怖, 文革, 杀人, 毛泽东, 百年红祸, 红卫兵, 红祸, 红色恐怖, 血统论兴衰, 谢富治, 遇罗克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