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image
浏览次数

现在:
最近一小时:
最近24小时:
浏览总量:
2016年鸡西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Friday, February 24, 2017 3:28
% of readers think this story is Fact. Add your two cents.
0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鸡西市法轮功学员因坚守良知,遭受了江泽民一伙前所未有的迫害,至少有魏晓东、赵春迎、刘桂香、赵碧旭、郭美松等二十六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据明慧网报道,仅二零一六年一年,鸡西市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的至少有四十三人,有一人被停止工作,共被勒索钱财十六万五千元,还有更多法轮功学员遭酷刑冤狱的事实被曝光。

本文综合报道二零一六年一年中,明慧网曝光的鸡西市法轮功学员被冤狱、酷刑、绑架、勒索等的事实。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教导人们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修炼自己,做道德高尚的好人。法轮功学员因为有心法约束,自觉自愿的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工作,在家里孝敬老人、疼爱子女孙儿,他们诚实经商,清廉为官,为人师表,重德行善,以真善忍理念不断净化自己的心灵,提升着社会的道德风气。

有人说他们傻,但是当人们想找可靠的人倾诉时,想求善良的人帮忙时,想吃到放心食品时,想遇到不收红包的教师、医生时,您是否想到了那些正直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呢?他们不计较个人的利益得失,不屈从于任何诱惑和压力,他们坚持真理,平和而坚忍,如一朵朵净莲悄悄绽放。

然而,因法轮功的至真至善与中共及江泽民流氓集团的假恶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小人妒嫉的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悍然发动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成立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纳粹盖世太保似的“六一零办公室”,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等灭绝政策,尤其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罪行,更使人神共愤。

法轮功学员在佛法修炼中深深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更是看到了天灭中共时神佛淘汰行恶者及中共成员的凄惨景象,他们如神的使者,自费制作真相资料,急切的奔走于大街小巷,告诉人们真相,帮助人们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不与邪恶为伍,免于跟中共遭殃。在风雪严寒中,在劳累困乏中,在恐怖压力中,在酷刑折磨中,他们一次次选择了坚持信仰,选择了继续讲真相救人。善良的您是否听到了他们慈悲的呼唤,在天灭中共的紧迫形势下,做出了自己正确的选择呢?

一、好人遭绑架、陷冤狱

(一)密山市张传富一家十二口遭迫害

密山市铁西村张传富一家亲属十二人,只因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屡遭中共残酷迫害。父亲张玉堂被非法拘留四次,劳教一次,判刑两次,至今仍陷冤狱;二姑张玉兰被非法拘留两次,劳教一次,被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二姑家二哥被非法劳教三次,判刑一次,二嫂被非法拘留两次,非法洗脑一次,三哥被非法判刑七年,劳教一次,三嫂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三姑家表哥戴军被非法劳教一次,判刑六年,在牡丹江监狱迫害后含冤离世;表哥樊明胜被关进密山市精神病院五十三天,多次被非法拘押、劳教,被警察开车故意撞伤,差点残疾;张传富本人被非法拘留两次,劳教两次,妻子被非法拘留两次,姐姐张天杰、妈妈张翠霞都被非法拘留过。

◎张传富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张传富被挡壁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十月十六日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八年一月,狱警因张传富拒唱邪党歌曲,对他拳打脚踢,将他双手背过来绑在床栏杆上吊起来,双脚离地,再用电棍电,三、四个小时后才放下来,这时张传富的双手已不能动了。

二零零八年六月,张传富再遭狱警刑罚:白天不让上厕所、夜间码小凳到半夜一点左右、拉到烈日下暴晒数小时及上大刑。两狱警用绳子把张传富双手捆上,倒背过来吊在床上沿,双脚离地,脖子上吊半桶水;灌芥末油,塑料袋套头不让喘气,再往塑料袋里吹烟呛他;脱下裤子用电棍电下身;折磨完了,再用水把报纸蘸湿贴在脸上,封住嘴;用强光晃眼睛等。狱警还躺床上用脚踹张传富来回打秋千,手段极其残忍。

◎父亲张玉堂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张玉堂曾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拘留四次,其中一次被长期关进监狱,等同判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张玉堂在外流离失所期间被鸡西警察绑架,先后关在鸡西第一看守所、哈达监狱、牡丹江尖山子监狱,遭吊挂暖气管上,戴钢盔用钳子敲打十多小时,火烧手指,电棍电,针扎十手指,往嘴里灌尿、抹粪便等非人折磨。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张玉堂因探视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外甥女,被洗脑班的恶徒打断四根肋骨。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晚,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张玉堂夫妇,二零一五年张玉堂被非法判刑,送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关押,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泰来监狱打电话让张玉堂妻子来,说张玉堂正在监狱的医院里,三十日一早张妻来到监狱,看到张玉堂瘦得只剩把骨头了。妻子得知此前张玉堂连续昏迷五天,监狱却不通知家属,也没做任何抢救措施。还有一次张玉堂走着走着突然昏倒,从三楼的楼梯上滚到一楼,左半边头肿得很厉害,头上中间部位被磕破,软软的,躺那里也是没人管。二零一六年三月初,张玉堂因拒绝奴工,被吊在门框上许久。

张玉堂现在不能行走,不能吃东西,只要吃一点食物胃就疼。监狱之前说给张玉堂办保外就医,材料提交上后又不了了之了。

◎表哥樊明胜累遭迫害

樊明胜,三十八岁,住密山市黑台镇塔头村,十六年的青春年华,一直在被迫害之中,被关精神病院摧残,多次被非法拘押、劳教,被迫带着年幼的孩子流离失所,亲人也屡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春,年仅二十二岁的樊明胜因修炼法轮功被关进密山市精神病院五十三天,被强行打毒针,致大小便失禁,昏迷三天三夜,醒后强行给他服用有损神经的药物“氯丙嗪”。

院方为让他放弃信仰,强行给他做残忍的“电休克”。打“强心针”后,电击太阳穴,人就四肢抽搐、口吐白沫。樊明胜用炼功来缓解疼痛和药物摧残,院方背着他家人把电量调到最大,致使樊明胜大脑严重受损,醒后头痛得四分五裂,两眼发直。

从精神病院出来没过半年,樊明胜又被密山国保大队押进看守所。樊明胜绝食抗议迫害,被插管灌食,不让拔管。七天后樊明胜严重脱水,满嘴爆皮说不出话,看守所勒索几千元不成,最后勒索几百元让把人接走了。

当天下午,黑台派出所又派俩人到他家看着,樊明胜只得半夜离家出走。第二天虚弱的他又被绑架,被密山国保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劳教两年,送鸡西市劳教所迫害。因澄清法轮功真相,樊明胜多次被劳教所警察用警棍和硬塑料管打得皮开肉绽。因炼功,被警察用细尼龙绳向后捆住他双手双脚,两头离地,只肚子着地,尼龙绳一会就勒进肉里,几分钟人就呼吸困难、手脚失去知觉。

为抵制迫害,樊明胜多次绝食,遭惩罚性灌食,折磨得生命垂危再送医院。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下,樊明胜于二零零二年四月被折磨得精神失常,被警察用抹布堵嘴,双手铐在楼梯扶手上,仍骗他写‘悔过’书。

二零零三年七月,樊明胜九死一生回家后,当地派出所、镇政府多次到家中逼他写“悔过”书,要挟他家人。

二零零六年八月,新婚不到一年的樊明胜在向人讲清真相途中,被密山市二人班乡警察开车连续撞击四次,造成肩胛骨粉碎性骨折,脚踝骨粉碎性骨折,脊椎骨撞裂四节,肋骨撞折六根,胸腔、腹腔内出血严重受损。在送医院途中,警察当着满车医护人员面说:“早知这样,不如当初把他一下撞死省事。”

医生说樊明胜即使手术也得残疾,并且得在床上躺半年以上,密山国保大队与二人班乡派出所为掩盖罪行制造假现场后一哄而散。

樊明胜无力承担高昂的医药费,没做任何手术,在医院待了八天就回家了。回家后学法炼功仅五天就能站起来,一个月就能走路,四十来天就自己到鸡西市去找律师打官司了。

密山国保大队不但不处分故意撞人的警察,还联合二人班乡警察伪造假现场,威胁律师,并提前违法批樊明胜劳教,樊明胜被迫带着妻女流离失所,二零零九年又被非法劳教半年。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樊明胜等六人到太平乡宏林村给百姓送福字、挂历,被警察梁宏瑞、鞠洪光和协警杨军友劫持,十二月二十六日,警察把樊明胜由拘留变为刑拘。

(二)十六年冤狱家破人亡 密山市杨晓光被迫害经过

密山市法轮功学员杨晓光,现年五十九岁,在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十七年中,有十六年是在冤狱中度过。狱警用木板把他打得头破血流,多次昏死过去,右耳被打聋;被热水烫,绑死人床,吊铐,牙签扎肚子,戴“太空帽”。杨晓光被迫害得家破人亡,母亲离世,幼儿远离家乡。

杨晓光为向当权者讲清法轮功真相,两次进京上访。第二次被从北京押回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密山市法制科曹天顺问杨晓光;你还炼不炼法轮功?炼就教养你,不炼就放你回家。杨晓光说,炼!当天被送到鸡西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遭罚站、开水烫、关小号等迫害。

有一天,在劳教所“转化”会上,杨晓光等三人阻止恶徒散播污蔑谎言,十几个警察将他们拳打脚踢拖出会场,拿花盆往他们头上身上猛砸,砸得他们口鼻流血,躺地上起不来,杨晓光满口牙齿被打得全部活动了。

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天,杨晓光因炼功被关小号、锁地环。他开始绝食,并向省司法厅长检举袁干事打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被科长黄某用木板往脚上狠打。杨晓光仰面躺在地上,黄某拎一桶凉水从脚下对着头猛泼上来,杨晓光险些被呛死。黄某又解开地环让他站起来,冷不丁用双拳连续猛击他双耳和太阳穴,将他完全打聋了,至今右耳仍失聪。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杨晓光和杨海玲(后来被迫害致死)再遭警察绑架,杨晓光被吊铐一夜,警察拿牙签往他肚子上乱扎,给他戴上“太空帽”,拿钳子往他脑袋上使劲砸,因嘴被捂得很严,杨晓光被憋得半死。一个近二百斤重的胖警察把杨晓光打倒后坐他身上,后来用双拳猛击杨晓光太阳穴,打的昏死过去。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杜永山给杨晓光上大背铐,强制按手印。

二零零三年三月,密山法院对杨晓光非法判刑十四年,送鸡西市哈达监狱,杨晓光被警察指使犯人用木板打得皮开肉绽,他绝食抗议,狱警指使十几个犯人把他按在地上往嘴里灌盐水。十九天后杨晓光被转到牡丹江监狱,遭关禁闭,毒打致脑袋肿大变形,睁不开眼,牙被打掉一块碴。

(三)鸡西赵春艳在监狱被迫害致命危

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赵春艳,现年六十四岁,二零一三年被冤判五年,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严重迫害,生命垂危,正在医院抢救。

之前,家属曾去监狱探望,狱警都以赵春艳不转化为由,不让接见。可二零一六年十月末,监狱突然通知家人赵春艳病危,让家属速来。家人急忙赶到哈尔滨中心医院,见病床上的赵春艳骨瘦如柴,已不能行走、不能进食,呼吸困难、口齿不清,生命垂危!家属悲痛无比!狱警利用亲情逼迫赵春艳的家人签字,交纳抢救费,还让家人快点办理保外就医,可是黑龙江省司法局不给办保外就医。

赵春艳女士是在一九九七年秋修炼法轮功的,炼功后风湿病、心脏病、神经衰弱都好了。没想到为祛病健身做好人,赵春艳惨遭中共多次迫害,被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零十个月,又被恒山法院诬判五年。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九日,赵春艳被恒山奋斗派出所所长孙梦山和片警许某绑架关押二十四天。十一月,赵春艳又被警察绑架关押了五十二天。刚回家三天,就被孙梦山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到万家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赵春艳去牡丹江旁听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时,在马路上被警察绑架,被恒山国保警察强制劳教一年半,在黑龙江女子戒毒劳教所遭迫害,被非法加期十六个月零九天。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赵春艳老人在家中被绑架、非法抄家,十月二十八日,被恒山法院诬判五年。

(四)学大法身心健康做好人 密山市孙玉山遭七年冤狱迫害

孙玉山,家住密山市承紫河乡,一九九七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胃病好了,脾气也变好了,在单位里脏活重活他都抢着干。一九九八年单位减员时,孙玉山就把名额让给了他人,单位领导都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善良。孙玉山每年每季都被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经常被评为系统先进工作者。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孙玉山遭乡六一零和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勒索,被绑架到密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六日,密山市公安局警察和承紫河乡派出所李嵩崇到孙玉山家非法抄家,抢走七千多元钱的物品,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密山市国保大队李刚、高士明对孙玉山刑讯逼供一个多小时,与检察院、法院串通,诬判孙玉山七年,关进牡丹江监狱。狱警指使犯人对他强行洗脑、拳打脚踢,双手用力猛击其双耳,孙玉山被打得天旋地转、眼前发黑,差点倒地上(此后双耳经常听不清别人说话),还被关小号迫害。

(五)鸡西市刘学刚被佳木斯监狱劫持迫害

鸡西法轮功学员刘学刚,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亲人们三次去看他,均遭狱警刁难,不让见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刘学刚的哥哥思弟心切,违心地回答警察的违法讯问,才见到刘学刚,发现他眼睛被打肿了,不知遭到多少折磨。刘学刚夫妇经长期磨难,才于二零零七年完婚,后又长期身陷囹圄。

二零零零年春,刘学刚两次被恒山区小恒山派出所副所长孙某国、片警宋庆山非法抄家、绑架,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刘学刚去北京上访,由小恒山派出所所长谭泽民劫持回当地,非法刑拘至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恒山区公安局局长孙孟山勒索刘学刚三千元所谓保证金。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刘学刚在东山出租房中被向阳派出所绑架,遭刘铁夫等人殴打、上大挂、不让睡觉等刑讯逼供十八小时,后送鸡西看守所非法劳教三年。他母亲悲愤交加,一病不起,临终前也未能见儿子一面。

二零零三年七月,刘学刚遭警察祁敏、张国华、张敏等用白塑料管打脚底板,右大脚趾盖被打掉,被非法加期三个月,后送绥化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早四点,刘学刚夫妇被鸡西市西山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十一月被非法判刑八年,刘学刚上诉被驳回。

(六)密山市孙丽香讲真相遭七年冤狱迫害

七年多的冤狱迫害,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孙丽香被折磨得病魔缠身,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被放回家,她丈夫仍然身陷冤狱。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晚,孙丽香和丈夫在太平乡讲真相时被村治保主任高举仁恶意举报,当地派出所、密山市公安局和“六一零”警察将他们夫妇二人绑架,一辆高级吉普车被非法扣押(价值约三十五万元),四台电脑约两万元及三万美元被鸡西市“六一零”、密山市公安劫掠。

期间,孙丽香和丈夫遭密山市国保大队、鸡西市国保支队多名警察刑讯逼供,强迫他们出卖同修。警察用钢笔尖往孙丽香身上扎,殴打折磨她。一个五大三粗的人一脚踹到她肚子上,将她踹倒在地上起不来,一边打一边骂,骂得不堪入耳。孙丽香被迫害得全身疼痛,身上黑紫。每次非法提审,夫妻俩都经受着巨大的精神、肉体上的摧残,生不如死。后来他们被送到鸡西第一看守所迫害,孙丽香对生存都失去了信心。

被非法关押九个月后,孙丽香与丈夫被非法判刑九年,丈夫被关进牡丹江监狱,孙丽香被送往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哈女监迫害孙丽香,逼迫她转化,孙丽香被折磨得病魔缠身,被放回家。

而恶告刘景录、孙丽香夫妇的太平乡庄兴村治保主任高举仁,曾有三名法轮功学员找他讲真相,劝他到法院撤诉,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天理,他却口出恶言,不听劝告,致使刘景录夫妇被冤判九年刑期。善恶终有报,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高举仁到乡政府开会时,突发脑溢血,送往医院途中死亡,时年五十四岁。当地明白真相的老百姓都说他举报法轮功,遭报应了。而据明慧网报道的中共六一零、公检法人员迫害法轮功遭报的有上万例,有的警察自己都说干一次报应一次,因此都在大大收敛自己的恶行,转而保护法轮功学员,弥补罪过。

二、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一)鸡西市刘宇遭电刑、四肢锁地环等酷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面对铺天盖地的污蔑谎言,鸡西市法轮功学员刘宇于二零零二年六月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开自己制作的条幅,喊出“法轮大法是正法”,被劫持回当地,非法关押在鸡西看守所两个多月后,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他说:“炼”,就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鸡西劳教所。

刘宇刚到劳教所就被传染上疥疮,晚上痛得睡不着觉。被两次关小号,四肢呈大字形锁在地环上、铁窗上,被警察按在地上用胶皮警棍打脚面。

一年多后刘宇又被转送绥化劳教所迫害,被大队指导员和狱警把他两个大脚趾用电线栓上,电线另一端拴在电棍上,把他呈大字形铐在两侧床上电他。每次给电,只见刘宇的两腿就被电得腾空起来了,腿上剧烈的疼痛,这样一直折磨到下午,直到他出现昏迷状态才停止。但是,直到最后他也没有“转化”。非法关押期间,他在肉体和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伤害,真的是度日如年!

(二)三年劳教七年冤判 鸡西巩志军遭迫害事实

鸡西市东海矿法轮功学员巩志军,今年四十五岁。因坚持信仰,他屡遭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被非法判刑七年。

一九九九年九月,巩志军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鸡西市劳教所院内的戒毒所。因抵制劳教所强制转化迫害,每天经受罚站、警棍殴打、“开飞机”等迫害手段,每天都在恐怖气氛中度过。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三日,巩志军在密山北大营悬挂“法轮大法好”条幅,被密山北大营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目睹狱警对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的酷刑迫害,每天都生活在阴森、恐怖、别人挨打时的惨叫声中,心里遭受极大的煎熬和摧残。

回家后,东海矿派出所经常到他家骚扰,有时深更半夜也来搜家。巩志军不堪骚扰,到鸡西做点生意维持生活,片警张顺将他的户口非法注销,并加入内部协查通报。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五日,巩志军被鸡冠区分局绑架,铐在铁椅子上三天之久,不让睡觉。鸡冠区分局伙同鸡东公安、恒山公安、鸡西市公安十几人轮番酷刑折磨他。鸡东公安局一个微胖、圆脸的年轻警察,用皮带勒住他头部向后拉,将报纸卷成纸棍抽他的眼睛,称用此手段迫害过鸡东的曲德红。市公安局刘姓警察练过散打、搏击,属职业打手,用薄铁皮管抽打他头部,抠他身体、肘部的电麻穴位,称用此手段迫害过张月增。鸡冠区政保科警察用点燃的蜡烛烧他手指,往他眼睛上抹芥末油。在鸡西市第一看守所,他被二十四小时罚站,连续五天五夜后昏倒在地。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巩志军被非法判刑七年,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被强制奴役,完不成任务就遭刑罚。两月后转到佳木斯莲江口监狱,因绝食抗议奴役,并向大队长张波讲真相,被调到重刑犯监区,和无期、死刑犯关在一起,因制止李姓警察折磨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五六个警察和十几个犯人集体殴打。

三、法轮功学员赵桂琴被迫害离世

赵桂琴,女,家住鸡西市恒山区张新矿煤城委,曾患腰腿疼、脑血栓等病,修炼法轮大法后获得了健康。大法遭中共迫害后,她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当地警察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九天。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张新派出所警察对赵桂琴非法抄家、绑架,后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万家劳教所。

赵桂琴被迫害的身上长疥,腿疼,狱警就用铁勺子往赵桂琴腿上刮,刮的她痛哭失声!警察还逼迫她“转化”,写“三书”。后来,万家劳教所狱警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加期,有些学员起来抗议,遭迫害吊铐时,男狱警对哭喊的女学员全身乱摸、猥亵。为了抗争这无法无天的迫害,十五名学员被逼上吊(编者注:在中共非人的酷刑折磨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时刻面临着死的威胁和侮辱,但是,法轮大法教导人珍惜生命,在任何情况下,自残、自杀都是不符合大法法理的),有三名学员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赵桂琴老人惊恐痛心,失眠十五天,脑血栓发作,由家人背回家。

老人恢复学法炼功后,生活能自理了,还能干点家务活了。可张新派出所警察刘太勇、刘洪贵多次来家恐吓,逼签字,抢走大法书和炼功带,老人惊恐、痛心,病情加重,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含冤离世,享年七十四岁。

鸡西市法轮功学员王长利,女,五十六岁,鸡西市恒山区友谊社区居民,九八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大法遭迫害后,王长利坚持修炼大法,在集市上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三次,在恒山公安分局被国保警察威胁恐吓、打耳光、逼迫按手印,使王长利精神极度紧张,血压高达二百五,看守所拒收。此外,当地警察还多次抄她家,抢走大法书等,造成王长利精神恍惚,血压居高不下,身体病变日重,最终肾肺衰竭,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离世。

四、被绑架勒索的案例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下午,密山市牡丹江农垦分局兴凯湖农场法轮功学员顾巧玲在街上讲真相时,被兴凯湖公安分局副局长张华年伙同综治办头子史彦杰绑架,送密山市农垦分局连珠山看守所非法拘留。

一月二十七日,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红旗矿法轮功学员穆姓老人在集市讲真相,被红旗矿派出所人员绑架。

一月二十七日,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尤志忠在恒山矿长征委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大恒山派出所多个警察绑架、抄家、非法拘留十天。

一月二十八日,鸡西市东海矿法轮功学员赵斌、巩志娟等四人在鸡东县兴农镇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警察劫持,告知赵斌被非法拘留十天,其他三人非法拘留七天。赵斌的私家车被鸡东县国保人员非法扣押,并说要没收他安锅的二十多个机顶盒以及一些安锅工具,赵斌于一月二十九日绝食反迫害。

一月三十日,密山市牡丹江农管局兴凯湖农场公安局长张华年威胁手下的警察说;不把你妈送拘留所,就开除你们的工作。在张华年的威逼下,法轮功学员李景艳被自己的女儿、女婿亲自送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

一月三十一日,鸡西市梨树区六十六岁的王凤芝及七十八岁的李姓法轮功学员,在梨树区集市上发新年对联、年画时,被协警绑架,梨树街派出所副所长郑云雷和警号为073138的魏姓警察及国保警察带协警闯进王凤芝家,掠走过万元的私人财物,没有给家人付清单。三月八日,王凤芝因迫害出现心脏病和糖尿病等多种病症,被取保候审,家人被迫交了十万元押金,梨树区法院法官对王凤芝女儿提出很多不法的附带条件,让孩子在担保书上签字。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鸡西市东海矿派出所杨宝光带两名警察到高洪兰家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籍。临走放言:公了还是私了?私了有人拿了一万、一万五千元。该派出所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曾伙同城子河区公安分局国保王丽、金锡东、杨洪宝等人,骚扰、绑架十位控告江泽民的东海矿法轮功学员,勒索了三万四千元。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九日中午,鸡东县永安镇法轮功学员郭秀荣、张丽萍、吕文范、刘淑芹、刘秀梅五人在永丰讲真相,被小卖店的人构陷,被鸡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永安派出所警察劫持,非法拘留七天。

三月十二日,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王凤霞、张慧玲、何影三人,去东麻山发真相资料,被麻山派出所人员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三月十三日上午,密山市四名法轮功学员在三梭通乡宁安村讲真相时被绑架,七十六岁老年女学员张成花当晚回家,其他三人非法拘留十五天。

四月三日上午,鸡西法轮功学员潘桂芬等一行三人在桥东菜市场集市上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警察带到派出所劫持两个小时。

四月六日,鸡西市梨树区法轮功学员隋桂兰要去上班时,被蹲坑的平岗派出所所长贺某及梨树区国保大队杨洪生等绑架,问是否参与诉江,并找街道主任闯入家中非法搜查,隋桂兰被非法拘留五天。

四月二十四日,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唐桂荣在恒山区狗市发真相资料时,遭城管人员绑架,被恒山派出所警察送鸡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天,期间被恒山派出所人员非法抄家。

七月二十一日,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张凤荣、刘淑范在市里向人们传播法轮功真相时,被人恶意构陷,密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玉海颖和一高个警察把她们绑架,非法拘留十天。

八月,鸡东县法轮功学员刘俊玲遭迫害,工作被停。刘俊玲原在鸡西市鸡冠区公安分局做卫生员,因向本单位人讲大法真相,不料讲到了局长头上,被停止工作回家。

八月三十一日早,鸡西市滴道区法轮功学员潘西华乘火车外出时,在鸡西火车站被滴道区公安分局国保金辉等人拦截,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丈夫陈维权当日在家中也被滴道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天。

九月二十九日,鸡东县法轮功学员任首志、徐景阳、袁淑芬、尹桂清和五十多岁的李某在大街上给民众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鸡东县公安局警察绑架。警察在尹桂清包里翻出一枚法轮章,恐吓说要判她十年,勒索家属五万元,尹桂清已七十多岁,儿子心疼母亲,拿了五万元钱才接母亲回家。

十一月三十日,鸡东县法轮功学员谭秀芬遭省公安厅警察绑架,被非法刑事拘留。

十二月十四日,密山市黑台乡法轮功学员王玉凤、于秀香、樊明胜、国秀华、杨淑贤、尚颜花等六人到太平乡宏林村给百姓挨家挨户送福字、挂历,讲真相,让人们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得福报,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被警察梁宏瑞、鞠洪光和协警杨军友劫持,当晚被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于金林、玉海颖关入密山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十二月二十六日,警察把樊明胜由拘留变为刑拘。尚艳花身体出现病状,玉海颖一再刁难,勒索家属五千元放回。

善良民众听说王玉凤等人被绑架的事件后,几天时间就有六百二十八人签名按红手印,要求立即释放好人。家属拿着对玉海颖的控告信和民众按的红手印,到密山市政府、纪检委信访办、检察院控申大厅等部门申诉,却被退回。

五、鸡西市虎林市边陲小镇新年喜见“法轮大法好”

鸡西市虎林市边陲小镇的诉江展板与鸡西市新年喜见“法轮大法好”、“审判江泽民”条幅


密山市区2039人签名控告恶首江泽民

本文标签:丈夫, 上访, 东海, 中共, 主任, 举报, 信仰, 修炼, 公安, 公安局, 六一零, 六月, 农场, 刑拘, 刑讯逼供, 判刑, 劫持, 劳教所, 勒索, 北京, 医院, 半夜, 哈尔滨, 善良, 回家, 国保, 国保警察, 大法, 太阳, 夫妇, 女子, 好人, 妻子, 家属, 就医, 局长, 工作, 强制, 恐怖, 所长, 手指, 抗议, 抢救, 控告, 政府, 新年, 明慧网, 条幅, 殴打, 母亲, 江泽民, 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真相, 法轮大法, 法轮大法好, 法院, 洗脑, 洗脑班, 派出所, 牡丹江, 狱警, 玉山, 生命, 生活, 监狱, 看守所, 真善忍, 真相, 眼睛, 精神, 精神病, 精神病院, 绑架, 老人, 致死, 表哥, 警察, 诉江, 身体, 迫害, 迫害致死, 酷刑, 非法, 非法判刑, 黑龙江

Report abuse

评论

您的评论
Question   Razz  Sad   Evil  Exclaim  Smile  Redface  Biggrin  Surprised  Eek   Confused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eyes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 Green

今日头条
最新故事

Register

Newsletter

Email this story
Share This Story:
Print this story
Email this story
Digg
Reddit
StumbleUpon
Share on Tumblr
GET ALERTS:

If you really want to ban this commenter, please write down the reason:

If you really want to disable all recommended stories, click on OK button. After that, you will be redirect to your options page.